临证积累了治疗发热的经验方

01-02  2143  来源:网络 

  发热是临床常见的一种病症,许多疾病均可引起发热,其病因病机复杂,常寒热虚实相互夹杂,症状表现各异,因此治疗必须针对不同病机辨证施治,对症用药,方可获效。笔者通过多年临证积累了一些治疗发热的经验,现将常用治疗发热八法拟定分述如下:

  清热化痰、润肺止咳法

  外感发热,汗出不解,病邪传里,初始在肺,为持续发热,若进一步影响到胃,形成肝胃蕴热,则午后热甚,伴咳嗽、吐白黏痰或黄痰,口干舌燥,舌苔薄黄而腻,脉滑数。

  治以清热化痰,润肺止咳。自拟清热化痰润肺汤(桑叶、杏仁、黄芩、百部、知母、川贝母、桔梗、全瓜蒌、金银花、连翘、生石膏、甘草)。此方对咳嗽、低热,亦可应用。

  寒温并用、和解少阳法

  发热中常出现忽寒忽热,上午或下午,或一日内数次发作,称“寒热往来”。系由表传里,介于半表半里的少阳经,故《伤寒论》称为少阳病。少阳证系正气不足,腠理不密,邪气乘虚侵袭直入少阳,与正气相搏,正邪交争,正不胜邪既无力祛邪外出,邪不胜正又不能入里而留于半表半里。此证系有阳郁化热表现,也有津液受阻的湿浊停滞,故治疗需邪正兼顾,寒温并用。

  其代表方剂小柴胡汤(柴胡、黄芩、党参、半夏、炙甘草、生姜、大枣)加减治之。其功效为和解少阳枢机。对于长期低热者,余常合并秦艽鳖甲散加减应用,颇获良效。久病气虚者加太子参、黄精、生白术;阴虚者加玉竹、麦冬、生地、龟板胶等。若发有定时,或间日发作,或不明原因发作的症状,常以小柴胡汤合达原饮加减治疗,常获殊效。亦可用柴胡达原饮(《通俗伤寒论》方:柴胡、黄芩、厚朴、槟榔、桔梗、青皮、草果、荷叶、枳壳、炙甘草)。其治间日疟效果尤好。若太阳、少阳合病者,发热微恶寒,四肢酸痛,恶心呕吐,脘腹不适,可选用柴胡桂枝汤亦可收效。

  清热解毒、凉血养阴法

  一切大热火盛之证,症见突然高热,神昏狂躁,渴饮,干呕,剧烈头痛,抽搐惊厥,舌绛唇焦,脉细数。需清热解毒,凉血养阴法。

  代表方剂:清瘟败毒饮(《疫疹一得》),方用:石膏30克,生地10克,玄参9克,黄芩9克,黄连6克,水牛角粉3克,栀子9克,桔梗9克,知母9克,赤芍9克,连翘15克,竹叶9克,丹皮9克,甘草3克。

  如热盛发斑而色泽紫暗者,加大青叶、紫草;惊厥抽搐加僵蚕、蝉蜕、石菖蒲;热郁发黄(黄疸)加龙胆草、茵陈、黄柏。近代用于各种传染病,如流脑、乙脑、败血症等,可加减应用。

  清热解毒、疏散风邪法

  风热疫毒上攻之大头瘟证(多为头面部丹毒),症见恶寒发热、头面红肿疼痛,目不能开,咽喉不利,舌燥口渴,舌红苔薄黄而腻,脉浮数。治宜清热解毒、疏散风邪法。

  代表方剂:普济消毒饮。(《东垣试效方》),方用:黄芩、黄连各15克,陈皮、甘草、玄参各9克,连翘、板蓝根、马勃、牛蒡子、薄荷各9克,僵蚕、升麻各3克,柴胡、桔梗各6克。如有气虚加党参;便秘加大黄;腮腺炎合并睾丸炎加川楝子、龙胆草、夏枯草。近代多用于头面丹毒、腮腺炎、扁桃体炎、急性中耳炎、牙龈肿痛等。

  凉肝息风、清热解痉法

  症见高热不退,神昏目眩,烦躁不安,手足抽搐,或出现痉厥,舌质干绛,脉弦数。多为肝经热盛,热极动风所致。治以凉肝息风、清热解痉法。

  代表方剂:羚角钩藤汤。(《通俗伤寒论》),方用:羚羊角粉3克(冲服),桑叶6克,川贝母12克,生地、竹茹各15克,钩藤、菊花、白芍、茯神各9克,甘草3克。

  本方常用于急性传染病中高热痉厥、高血压、头痛、子痫等具有热极生风的证候。

  若热邪内扰,神志昏迷者,可配紫雪丹、安宫牛黄丸;高热不退,耗伤津液甚者,加玄参、生地、麦冬、石斛、阿胶;高血压头昏目眩者,加怀牛膝、白蒺藜、夏枯草等。

  清营解毒、透热养阴法

  外感热病,热入营血。症见高热烦躁、时有谵语、不眠、斑疹隐隐、舌质红绛而干,脉细数等。治以清营解毒、透热养阴法。

  代表方剂:清营汤(《温病条辨》),方用:水牛角粉5克,生地、金银花各15克,玄参、连翘、丹参、麦冬各9克,竹叶、黄连各6克。

  若气分热重,而营分热轻时,重用金银花、连翘、竹叶心,减少水牛角粉、玄参、生地用量;高热烦渴、抽搐,舌红绛而干,本方送服紫雪丹。

  近代常用于治疗流感、脑膜炎、乙脑、败血症等。

  调理肝脾、升阳散火法

  有些长期低热、反复发热治疗无效的情况,笔者曾沿用蒲辅周先生治低热的经验。《内经》曰:“肝为罢极之本”,“阳气者,烦劳则张”,此理论指导着临床实践,他认为过于疲劳,中气损伤,脾气下陷,脾气不敛,虚热内生;肝主条达,而易寒易热,精神过度紧张而致肝脾不和,亦能引起低热。“烦劳则张”,实为阳虚,这个阳指中焦脾胃之阳。亦谓之中气、中阳。虚不内敛而外越则导致低热。近年来,笔者遇到这种低热,本“火郁发之”之理,常用升阳散火汤(葛根、升麻、羌活、独活、党参、白芍、柴胡、生甘草、炙甘草、防风)加减治之,颇获良效。该方具有升阳解郁、清热散火之功,有升有散,升的是脾气,散的是郁热。适用于阳经火郁。若见汗多者,笔者常加生龙骨、生牡蛎、浮小麦以敛阴固表止汗,且有益气除热之效。

  健脾益气、甘温除热法

  久患内伤低热者多气虚、阳虚。此阳是中焦脾胃之阳,亦谓之中气、中阳。这种低热,为阳不内敛而外越而致低热。其症状,一般是下午高,劳累之后往往发热明显。

  治疗上一般轻者用补中益气汤,重则用当归补血汤加党参,即当归、黄芪、党参。若汗多加浮小麦。若脉弦细数,脾胃虚弱,疲乏嗜睡,形胖体重,关节疼痛,口苦,纳差,大便不调,宜升阳益胃汤(党参、黄芪、白术、茯苓、白芍、法半夏、防风、泽泻、柴胡、陈皮、羌活、独活、炙甘草、黄连、生姜、大枣)。

  低热病人,尤其是气虚发热的病人,苦寒药不宜多用,不仅伤脾败胃,而且苦寒太过则化燥伤阴。

  另外,慢性病尤其要重视胃气,内伤低热,脾胃已弱,药量宜轻,宁可再剂,不可重剂。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