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英教授 治慢性肝病黄疸和肝硬化腹水经验方

01-02  2324  来源:网络 

  首都医科大学教授钱英是当代著名中医临床家、理论家和教育家,对中医肝病、肾病的理论及临床有独到的体会和认识。本文仅简要介绍其治疗慢性肝病黄疸和肝硬化腹水的经验。

  活用“关氏三法”治黄疸

  钱英是著名肝病专家关幼波教授的学术继承人之一,对慢性病毒性肝病包括肝炎、肝炎后肝硬化、慢性重型肝炎等黄疸的治疗,既继承了恩师的学术经验,又有自己的领悟与发挥,主张灵活运用关幼波“化痰、解毒、活血”三法治疗黄疸。

  退黄要“多法联用、分清主次”

  慢性病毒性肝炎容易并发黄疸,钱英认为,本病黄疸病机错综复杂,痰瘀、毒邪、正虚常共同存在,且又有主次之分;仅辨阴阳、瘀血过于笼统,必须仔细、准确辨证,才能做到立法处方切中病机。

  关幼波提出的治疗黄疸三法,即“治黄必治血,血行黄易却;治黄需解毒,毒解黄易除;治黄要治痰,痰化黄易散。”钱英在继承中加以发挥,认为退黄要“多法联用,分清主次,灵活使用”,特别是要根据具体的临床分期、具体证候灵活使用。

  化痰可根据具体证候酌情选用杏仁、橘红、莱菔子、瓜蒌等药;解毒可选茵陈、大黄、栀子、金银花、连翘、草河车、蒲公英、叶下珠、苦参、黄连、黄芩等。活血要求凉血而不滞邪,以丹皮、赤芍、生地、白茅根、小蓟多用。

  另外,该病瘀血病机各有特点,治疗也应该有所不同。有瘀热者,应强化凉血活血,选赤芍、丹皮、紫草、茜草等为宜;若因虚至瘀,应强调养血活血,选川芎、三七、泽兰为佳;病久多为沉寒痼瘀,应突出温通活血,桂枝、苏木、鸡血藤切合病机。

  此外,他在治疗过程中非常重视合理使用扶正祛邪法,因为,正盛才能邪退,切不可过施攻伐。

  滋肾柔肝解肝硬化黄疸

  明朝李中梓在《医宗必读》中首次提出“乙癸同源、肝肾同治”的法则,因为肾水与肝木互为母子,肾藏精,肝藏血,精血互生是乙癸同源的物质基础,肝肾的结构和功能,通过精血这一中间环节而紧密相连。

  肝硬化患者常出现面色晦暗、全身皮枯槁黝黑、腰酸腿软、头晕耳鸣、五心烦、男子阳痿或性机能减退或乳房发育、妇女多见月经不调或多毛等肝肾精血、阴液虚损的表现。钱英认为“肝无血养而失柔,木无水涵易枯萎”是肝硬化发生的基本病机,故治疗黄疸在解毒凉血,化瘀软坚的同时强调滋肾柔肝。

  正如叶天士在《临证指南医案》中所言:“肝为刚脏,非柔润不能调和也。”早在20世纪90年代,他就研制了“软肝煎”治疗肝硬化,本方以滋补肝肾的一贯煎与软坚散结的鳖甲煎合方化裁,方药组成为:北沙参、女贞子、百合、炙鳖甲、桃仁、泽兰等,临床研究成果于1996年经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组审定,认为“软肝煎对改善症状及肝功能,抑制病毒、抗肝纤维化具有较好疗效”。

  临证时,钱英经常使用“软肝煎”化裁治疗肝硬化黄疸病,多获良效。其他滋肾柔肝药,则常选当归、白芍、生地、枸杞子、旱莲草、沙参等。

  “截断逆挽法”治慢重肝黄疸

  慢性重型肝炎(简称慢重肝)的黄疸,虚实错杂,病情急重,预后极差。目前西医尚无特效治疗措施,中医药适时、准确切入,有助改善病情,提高疗效。

  “截断逆挽法”是钱英受现代名医姜春华教授“截断扭转”学术观点和清代喻嘉言《寓意草》“逆流挽舟”的启发,结合自己的经验总结出来的,并由此创制了“截断逆挽”基本方,用于临床获得很好疗效。

  “截断扭转”的主要精神是:抓紧早期治疗,采取果断措施和特殊功效方药,直捣病巢,迅速祛除病因,快速控制病情,主张重病重药,快速截断,多法联用,突出重点。进展期毒瘀为主,以解毒化瘀、截断病势为治;若毒瘀与正虚并重,则应攻补并重;恢复期以逆流挽舟为主,具体治法有体用同调、肝脾同调、肝肾同治等。

  “截断扭转”要点有三:清热解毒(清除病因——热毒)、通腑攻下(净化肠道,阻断二次打击)、凉血化瘀(顿挫病势,防止传入营血)。“逆流挽舟法”的主要精神是:针对慢重肝“毒损肝体”、“毒瘀与正虚交织”的病机特点,尽早配合使用滋阴温阳益气法,以取扶正驱邪之效并有助于截断病势。至于临证具体应用“截断逆挽法”,则需要在基本法、基本方的基础上,根据病人的具体病机证候,灵活变通。

  气化三焦治疗水臌

  祖国医学认为三焦是人体唯一的孤府,是中渎之府,是气化循行的通道,具有主持诸气、通调水道的功能。水臌是祖国医学臌胀病中五臌之一,相当于现代医学的肝硬化腹水。该病病程长,病因多端,病机复杂,多为肝脾肾亏虚,气滞、血瘀、水聚腹中,虚实夹杂,气血水三者互为因果,治疗很棘手。

  钱英总结多年的临床经验,认为“气化三焦”为治疗本病的重点,辅以活血化瘀。具体经验如下:

  补气利水 健运中焦

  水臌一病多有脾肾亏损,脾主运化,脾运化失职,清阳不升,水谷之精微不能输布以奉养他脏,又有浊阴不降,水湿内停之患。脾胃为生化之源,土能治水,故健脾是关键之一。

  钱英常重用生黄芪80~100克,如此可使脾胃运化得助,中焦枢纽得开,水气得行,再以四君子汤增强健脾益气的作用。据现代研究发现,黄芪(每日60~90克)浓煎内服补气功能较强。

  温阳化气 疏利三焦

  《傅青主男科·臌病·水臌》中指出:“此症满身皆水,按之如泥者,是若不急治,水流四肢,不得出膀胱,则为死症矣。”意即脾肾阳虚之水臌,当急治。而要使水从膀胱而出,必要下焦气化通畅。

  杨百城在《灵素生理新论》中谈到:“三焦根于命门之火,游行于上中下之间,通会于肌腠之肉。”纪斋卿认为:三焦始于原气。钱英认为命门之火是三焦气化的前提条件,故而三焦之气不化,必须温补命门之火,然后可以疏利三焦,化气利水。首选药物即附子,“附子无干姜不热”,配以干姜,两者配伍能峻补命门,温扶肾阳。此外,可配桂枝增强通阳化气之功。

  调气和血 以助利水

  钱英认为水臌病程日久,多有气虚血滞,是气、血、水三者相互牵连为患。临床表现为腹部坚硬胀大如鼓,下肢或肿,按之如泥,舌下静脉曲张。气为血之帅,气虚则血无以行,或者血行不畅而留滞,气血不行则水湿难化。

  所以治疗水臌,在健脾利水,温阳化气,疏利三焦的同时,他还特别强调要活血调血,治疗时除了重用黄芪等补气药之外,还常用川牛膝、三七、当归等和血化瘀药物,体现了标本兼顾的思想。

  钱英,男,76岁,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第三、四、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曾任北京中医医院副院长、北京联合大学中医药学院副院长等职,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内科肝胆病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钱英教授传承工作室”和北京中医药“薪火传承3+3工程”钱英名医传承工作站的指导老师。在中医肝病、肾病领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具有深厚的理论造诣和独到见解。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