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树锦治过敏性疾病 麻黄附子细辛汤

01-02  2581  来源:网络 

  临床常见的过敏性疾病包括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皮炎、荨麻疹、血管性水肿、药物过敏、过敏性休克等,常常诱发过敏性紫癜、紫癜性肾炎、过敏性哮喘等一系列病症,给患者生活及健康带来极大危害。

  姚树锦主任医师为陕西太和医学流派第四代传人,第二、三、四、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陕西省首届名老中医。临证50余载,擅长诊治各种疑难杂症。他针对过敏性疾病的病变特点,运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化裁,多有良效,现简要总结其部分经验。

  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有标准

  麻黄附子细辛汤,原为治疗太少两感的经典方剂,该方出自《伤寒论》第301条“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细辛附子汤主之。”用治少阴阳虚兼太阳表证,即为太少两感证。本方适用于风寒在表,少阴阳虚在里之病机。

  太阳经为人一身之藩篱,其功能顾护于外。风寒在表,太阳经受邪,必导致肺气失宣等症状。肺为娇脏,为五脏之华盖,位处上焦,开窍于鼻,以咽喉为其门户,故风寒袭肺,常出现鼻塞、流涕、咳嗽、气喘等肺气失宣症状;且肺合皮毛,风邪外袭,皮毛应之,可见皮肤瘙痒,出现风团等症状。“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外感寒邪必伤及阳气,里阳不足者当属多见。

  姚树锦认为麻黄辛苦温,能宣肺散寒启鼻窍,善解太阳之表邪;附子大辛大热以峻补肾阳,补命门之火而温阳散寒;细辛辛温走窜为少阴表药,通达内外,既可内温脏腑之寒滞,又可外散在表之寒邪,于本方中内可助附子以温阳,外助麻黄以解表。

  三药合用,共奏温阳散寒,解表通窍之功本方临证运用关键在于抓住少阴本病,外感寒邪这一基本病因病机。对明确外感病因者,当据风寒之所停滞处辨证用药,所谓“邪留之所,正虚之处也” 。

  过敏疾病与太少两感吻合

  姚树锦认为禀赋不足、风邪内留及伏邪致病是过敏性疾病发病原因。过敏发生时,症状出现迅速、变化急剧,症状与“风性善变”的特点相类似。阳气亏虚于内,气虚卫表不固,风邪乘虚侵袭于外是过敏性疾病发生的内外因,这与麻黄附子细辛汤主治的太少两感吻合。

  过敏性鼻炎

  患者临床表现为突然发病,发病时鼻痒,连续打喷嚏,流大量水样清涕,同时伴有眼结膜、咽部、外耳道奇痒等;这些症状,多于春秋季节交替或夏季使用空调后出现。姚树锦认为阳气亏虚,外感风邪,风邪袭肺,肺气不利,宣降失常是其病因病机。

  基础方:麻黄5克,制附片6克(先煎),细辛3克,辛夷花10克,黄芪30~60克,白术15克,防风6~10克。根据患者病情适当给予加减。

  他运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过敏性鼻炎,源于20年多前在东南亚学术交流时,当地以“鼻敏感病”就诊患者颇多。姚树锦详细询问患病经过,当地四季高温,人们习惯每日多次冲凉,喜用空调降温,饮食也喜好生冷,日久阴寒内浸;加之天热腠理开泄,外邪乘虚而入,故而出现鼻塞、流涕、喷嚏反复发作,结合舌脉,正是太少两感证。运用此方治疗后,每获良效。这也是他诊治疾病不仅重视辨证施治,而且注重因时因地因人制宜的例证。

  荨麻疹

  以受风或受凉后皮肤上突然出现风团块,于数分钟或数小时后即可消退,来去无定踪,瘙痒异常,其发病过程体现了“风善行而数变”、“风无定体”的特点。姚树锦认为其病因病机为风邪袭表,流窜肌腠,郁遏肌表。

  基本处方:麻黄5克,制附片6克(先煎),细辛3克,黄芪15克,白术15克,防风6克,蝉蜕10克,苍术10克,滑石10克,胡麻仁10克。

  根据患者体质不同,给予化裁,气虚者,给予黄芪用量可加至30~60克。皮肤瘙痒重者,加用地肤子15克,苦参10克,蛇床子10克。

  小儿哮喘

  小儿脏腑娇嫩,易虚易实,肺脾肾三脏常不足。因外感、饮食调护失宜,导致正气亏虚,正虚邪实,易耗损阳气,阳气不足则湿聚成痰。外因诱发,痰随气升,痰瘀气滞,相互搏结,壅滞气道,发为喘息。痰饮为喘息“夙根”。水为阴邪,则痰饮亦为阴邪,最易伤阳气,故“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

  患儿阳气不足,内有痰饮,卫阳不固密,风寒之邪壅塞于肺,而致肺失肃降;累及脾肾,而致脾肾阳虚,温煦气化失职,真元耗损,肾气失纳摄,以致形成少阴水饮与阳虚里寒相合而作喘。故选用麻黄细辛附子汤加减来助阳化饮,温化痰湿,宣肺平喘。

  基本方:炙麻黄3克,制附片3~5克(先煎),细辛2~3克,干姜5克,五味子9克,川贝母5克,远志6克,天竺黄6克,枳实6克,紫苏子6克,甘草6克。

  平日调补当顾护脾胃,消食化积。基本处方:生山楂15克,鸡内金10克,砂仁6克,天竺黄10克,生地10克,三七10克,白芍10克,清半夏10克,茯苓10克。散剂冲服。

  病 案

  王某,女,52岁,退休。2013年5月8日初诊。

  诉:周身皮肤瘙痒3月。患者3个月来每于受凉后出现周身皮肤瘙痒,搔抓后出现团块状丘疹,皮色不红,保暖后可自行消失,在西安某医院诊断为“荨麻疹”,给予抗过敏西药口服,效不佳。

  刻诊:荨麻疹每于受凉后出现。伴眼睛干涩瘙痒不适,平素身困乏力,畏寒怕冷,动则自汗出,易外感,夜间难入眠,食纳可,二便调。舌质淡,体胖,苔白,脉沉细。

  辨证:脾肾阳虚,风邪袭表,流窜肌腠,郁遏肌表。

  治疗:益气固表,温阳散寒,疏风散邪。麻黄附子细辛汤合玉屏风散加味。

  处方:麻黄3克,制附片3克(先煎),细辛3克,黄芪60克,白术15克,防风10克,蝉蜕10克,苍术10克,滑石10克,胡麻仁10克,当归15克,炒枣仁30克,琥珀2克(冲服),太子参30克,麦冬10克,五味子10克。

  服药7剂后,皮肤瘙痒明显减轻,受凉后偶有荨麻疹出现,活动后汗出减少,夜眠转安,眼睛干涩瘙痒减轻,但仍觉乏力,怕冷。舌淡红,体胖大,苔白,脉沉细。

  上方续进7剂,皮肤瘙痒消失,畏寒减轻,乏力减轻,汗出减少。调整用药。

  处方:黄芪60克,白术15克,防风6克,太子参30克,麦冬10克,五味子10克,炒枣仁30克,琥珀2克(冲服),当归15克,生地15克,菊花10克,车前子15克(包煎)。

  续进14剂后,患者乏力明显缓解,无明显畏寒,荨麻疹再未复发,外感明显减少。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