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治卵巢早衰 多囊卵巢综合征的验方

01-02  2550  来源:网络 

  柴松岩是我国著名的中医妇科专家,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临证经验丰富,笔者有幸跟随柴松岩临床,获益匪浅。

  理论创新

  1.肾之“三最”

  柴松岩根据中医学的传统理论及数十年临床诊疗经验,提出了肾的三个特点,成为其辨治妇科疾病的理论依据。

  肾生最先:《素问·上古天真论》云:“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能有子。”说明女子在少年时期,肾的功能已居于主导地位。但是少年期是生长发育之初,肾气未实,故其功能不稳定,容易在初潮之后发生月经紊乱;或肾阴不足,不能维阳,当滥用补品、肠胃积热时,易导致相火妄动,可表现为6~10岁的女孩外阴、乳房过早发育,月经早潮等,西医诊断为“小儿性早熟”。柴松岩认为,本证属本虚标实,应以补肾益阴为大法,但须加用清泻虚火、收敛浮阳、固摄冲任之品,如寒水石、生牡蛎、川黄柏、地骨皮、白芍、旱莲草、莲须、椿皮等,此时饮食宜清淡,忌食羊肉、小虾米、鹌鹑蛋等助热动阳之品。

  肾实最迟:女子胞脉系于肾,冲任之本在肾,人之生老病死无不与之息息相关。然而,肾气充实,需待到“三七”、“四七”之时,经、孕、产、乳又往往屡伤阴血,耗损肾气。故柴松岩在治疗青中年(生育旺盛期)妇女时,将补养阴血、顾护肾气、保养肾精之法则贯彻始终。她常选用首乌、寄生、杜仲、菟丝子、女贞子、枸杞子等药,既能养血补肾,补而不滞,又可肝肾兼顾,意在精血互生。或用沙参、麦冬、百合等补肺金,启肾水,养阴增液。对于兼有瘀滞者则投以茜草炭、阿胶珠、益母草、益智仁、海马等补肾化瘀;甚者见舌苔干、腹胀满则加大黄导瘀生新,以存阴液。

  肾衰最早:肾气充实之后,很快又进入逐渐衰退的时期,随着肾气渐衰,月经及生殖功能逐渐减退直至丧失,但其他脏腑功能仍能维持正常。故经云:“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直至“七七”肾气衰,“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在诊治中老年妇女病时,柴松岩注重两点:一是补肾与养血相结合;二是交通心肾,清泻虚火,选用女贞子、旱莲草、首乌藤、浮小麦、百合、莲子心、生地、白芍、地骨皮等。对于未进入中老年期的患者,以“治未病”为原则,仍避免肾气、阴血的损伤,慎用或不用破血行血、通利泻下及辛温耗散之品。已值“六七”、“七七”之人,补肾养血自是不言而喻,同时还注意健脾养胃,兼顾后天,以达脾肾互养之目的。

  2。阳明病变对月经生理的影响

  柴松岩在诊治各种妇科病时,经常问及患者饮食与大便情况,尤其对于闭经、不孕、崩漏等疑难病证,更是参考舌脉之象,判断肠胃之虚实,以增强用药的针对性。胃与大肠乃手足阳明之经,称为“二阳”,二者受纳、传导功能是否正常,直接或间接影响月经与生殖。阳明乃多气多血之经,虚则血气俱亏,无余以下注血海;实则浊热积聚,久而溢入血分(因冲为血海,隶属阳明故也),血海伏热可灼伤津液而致经少、闭经、不孕;可壅遏气血而致经行腹痛及经前头痛、身痛诸症;可迫血下行而致先期、量多甚至崩漏不止。故见纳呆、口臭、食后腹胀,大便干或黏滞不爽,舌苔黄厚或苔白不洁,脉沉滑有力或滑数者,多用黄连、竹茹、茵陈、连翘、荷叶、土茯苓、熟军等药清胃泄热,化浊通腑;症见食多善饥,唇红干裂,大便数日不解,舌红体瘦、苔白而干或中心无苔,脉细数者,多用瓜蒌、石斛、玉竹、芦根、生石膏、元参等养阴清胃,润肠通腑;见纳少、便溏、乏力、畏冷、舌质胖嫩、脉细无力之人,为脾胃虚寒,多用薏米、良姜、白术、砂仁等健脾和胃,防止湿阻肠胃,气血不行。抓住阳明经腑之证,意味着掌握了治疗重点,因而比单纯养血补肾,或单纯泄热通腑技高一筹,往往收到事半功倍的良好疗效。

  擅治疑难病证

  1.多囊卵巢综合征

  多囊卵巢综合征在妇科病中属于内分泌失调、排卵功能障碍之疑难病证,临床表现为闭经、肥胖、痤疮多毛、不孕等,病程漫长,病机复杂。柴松岩认为,本病首先责之于肾。在正常情况下,肾气盛除倚仗先天之外,尚需依赖于五脏六腑各司其职,方可将有余之精微汇聚于肾。在病理情况下,“五脏相移,必归于肾”,故治疗时以肾为中心,兼顾他脏。

  肺肾同治:肺主一身之气,并可输布水谷精微以达全身。肺属金,金生水,柴松岩在补肾同时从肺人手,常用沙参、百合益肺养阴,启动肾水;用百部、银花、杏仁、川贝清肺热,行肺气,对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之体毛浓密(如唇周汗毛深重、乳晕毳毛粗长)、皮肤脂溢或粗糙等均有明显的治疗作用。

  脾肾同治:脾为后天之本,在肾阳温煦下,参与全身水液代谢,完成运化、升清、奉心化赤生血之功能。卵泡多而不能成熟排出,是因湿性黏腻、阻滞气机使然。柴松岩常选用薏仁米、冬瓜皮、茯苓、半夏、桔梗、佩兰、夏枯草、贝母等健脾祛湿,化痰散结,并酌加温肾助阳或温经通阳之品,可使患者排卵功能逐渐恢复而获良好疗效。

  肝肾、心肾同治:肝肾同源,精血互生,这是月事以时下及顺利妊娠的基础,她常选择兼人肝肾、益精养血之品,用药已如前述。

  心为君主之官,主神明,“二阳之病发心脾”,通过反复实践、学习老师处方用药,我体会“心”的功能与现代医学之脑——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极为相似,即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激素代谢失常、内分泌系统功能紊乱是由于中枢神经或神经介质的改变而引起的。柴松岩意识到此点之重要,故在治疗时,常使用交通心肾或宁神益智之品,如远志、莲子心、丹参、首乌藤、百合等。

  2。卵巢早衰

  西医治疗本病,除用外源性激素代替之外,别无他途。而且需要长期应用激素,否则,将提前衰老,进入绝经期。柴松岩则以补肾养血为主,同时兼顾肝、心、脾脏及周期性用药的问题。

  病案举例叶某,38岁,1998年3月2日初诊。闭经5年,西医诊为卵巢早衰。1997年3月起使用西药激素替代治疗1年,每月口服倍美力20多天,后5天加服安宫黄体酮。来诊时为周期第6天。主诉潮热汗出,心烦,面斑,头晕头胀,记忆力减退,带下几无,性欲低下,纳食尚可,大便干,2~3日一行。激素治疗前查血清E29。1pg/ml,余项不详。舌质淡,苔薄白,脉细无力。

  此为阴阳两虚,血枯经闭,治以养血温肾调经。

  处方:女贞子12克,仙灵脾12克,杜仲10克,柴胡5克,远志5克,当归10克,香附10克,瓜蒌15克,枳壳10克,泽兰10克,百合15克。用药期间嘱患者停服激素。

  以上方为主,治疗1个月后带下增多,汗出潮热明显好转,虚火渐清。于4月13日起,加强温肾健脾、活血调经之药。继服中药1月余,面色转润,大便转调。舌嫩暗,苔薄白,脉细滑,基础体温单相。

  处方:太子参12克,仙灵脾12克,川断15克,熟地黄10克,巴戟天6克,肉桂3克,细辛3克,赤芍10克,丹皮10克。

  10剂药后基础体温典型上升,无不适主诉,复查血清激素六项均恢复正常,其中E29。1pg/ml上升至80pg/ml。患者曾被西医认为无法自然行经,柴松岩为其治疗不到3个月,自然排卵,月经来潮。

  灵活用药力求精专

  1。根据月经周期的运行规律用药

  中医学倡导“天人相应”,月水如大海之潮汐,周而复始,循环不休。柴松岩经常教诲我们:遣方用药均不应干扰这一完整的生理轴链,否则将导致月经失常。经净或有出血倾向时,不可妄投温躁动血或辛散伤阴之品,以恐竭泽而渔;月经将至或热盛、夹瘀之人,不宜用酸敛收涩之品,以免逆其势而留瘀;经迟、闭经,或排卵前期,适加仙灵脾、巴戟天、肉桂,以温阳益肾,助动助化,促进周期由阴转阳,使卵泡发育成熟并排卵;月经将至或久未行经,脉有滑象者,配以杜仲、萆薢、川芎、香附,以助通助下,促使月经顺畅来潮;胎漏、滑胎或妊娠小腹坠痛者,其势宜升,禁用通利滑窍、重坠走下之品。总之,顺应周期规律变化用药是柴松岩治疗妇科疾病的一大特点。

  2。药少力专

  柴松岩临证处方多在8~10味药之间,常常是一味两用,或一药多用,在功能上相辅相成,以增强疗效;在药性上相制相佐,以减低毒副反应,力求治病保人。例如,肉桂、仙灵脾温肾通阳,可助排卵,常配以地骨皮、川椒目,防止过热动血;巴戟天、蛇床子温肾益脾,常配以白芍、莲须制动制热;牡蛎固冲,配香附防止月经过期;柴胡、玫瑰花一上一下,清热疏肝,又因二药配合主动,故可行血调经;枸杞、菊花一补一清相伍,益阴清肝,适用于更年期眩晕、头痛目涩诸症;以阿胶珠、坤草养血,代替温燥之当归、滋腻之熟地;以首乌养血益气,代替黄精补肾、归芪生血,不胜枚举,可谓一方十味,寒凉共用,补泻同施,表里上下兼顾,环环相扣,变化灵活。若非素有深厚的中医药学功底,实难掌握其中分寸火候。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