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性和季节性过敏性鼻炎 中药治方

01-02  3137  来源:网络 

  在笔者所在的山西中北部地区,常见的过敏性鼻炎有常年性和季节性两种。前者不分季节,随时可以发作,长期反复不休,症状较轻,表现为晨起后鼻塞,打5~20个喷嚏,流清水样鼻涕,遇冷空气亦加重。

  后者每年发作期多在立秋前后,发病急促,局部症状较重,打喷嚏数量多且频繁;鼻痒,鼻塞明显,夜间剧,清涕黄涕均可见到;还可眼睑作痒、流泪,咽喉和气管发痒,多伴有哮喘症状,病人痛苦,急欲求诊。笔者以中药治疗疗效肯定,简介如下。

  常年性过敏性鼻炎

  患者临床多表现为阳虚或气虚,舌体多淡胖,笔者治疗常用玉屏风合麻黄汤或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疗效很好。

  王某,男,30岁。2012年12月12日初诊。

  自诉患鼻炎3年,每日早晨起床后打5~10个喷嚏。近因劳累、受凉加重,日喷嚏20个以上,需用半卷卫生纸;时鼻塞,汗出,纳可,大便不畅,较常人怕冷,多梦。舌淡,脉细。

  处方:黄芪30克,白术15克,防风10克,甘草10克,麻黄6克,附子15克,细辛6克,牡蛎30克,陈皮15克,生姜5片,大枣5枚。9剂,水煎服,日一剂,分两服。

  患者服本方后症状消失。继服补中益气丸加附子巩固疗效。

  季节性过敏性鼻炎

  患者表现较复杂,外寒内热,上热下寒均可见,单纯阳虚者少见,方用小青龙加石膏汤、麻黄附子细辛汤加黄芩、小柴胡汤和升降散等方治疗,但疗效不若常年性过敏性鼻炎。以下3个病例的初诊时间都是2013年立秋前后一两天。

  病例1

  李某,男,3岁。

  家长诉鼻塞,喷嚏连连一周。患者目赤发痒、流泪,咽痛,咳嗽气短,鼻涕早晨清,中午浊;汗出,思饮,夜卧有哮鸣音,纳可,大便正常。舌红苔薄,脉细。

  处方:麻黄6克,杏仁6克,桂枝6克,白芍6克,细辛3克,半夏6克,甘草6克,五味子3克,干姜6克,桑白皮10克,陈皮10克,石膏30克。3剂,水煎服。

  服上药后鼻塞、喷嚏、气短症状大减;继服3剂后,症状没有进一步减,改用玉屏风加麻黄杏仁甘草细辛继服。

  病例2

  刘某,男,35岁。

  诉过敏性鼻炎5年,每年七八月间发病。刻诊:鼻头发红,喷嚏鼻塞,气短,张口抬肩,汗多,夜不能平卧,咳嗽痰稀白,鼻眼痒,纳呆,大便溏,舌胖大少苔。

  处方:麻黄6克,附子15克,细辛6克,甘草10克,黄芪30克,白术15克,牡蛎30克,桑白皮15克,杏仁10克,陈皮15克。水煎服,日1剂。

  患者服5剂后症状缓解。

  病例3

  郭某,女,23岁。

  诉患过敏性鼻炎5年,加重一周。患者鼻塞严重致夜不能寐,鼻痒喷嚏,涕浊,心烦易怒,口干口苦,思饮思冷,大便不畅,目涩,无汗。舌红少苔,脉数。

  处方:柴胡15克,黄芩10克,半夏15克,党参15克,甘草10克,蝉蜕6克,僵蚕10克,大黄10克,桑白皮15克,菊花15克,辛夷6克,荆芥10克,防风10克。5剂,日一剂,分两服。

  患者药后大便日3~4次,鼻塞缓,睡眠好转,口干口苦减,鼻痒喷嚏不减,鼻涕变清,用小青龙加石膏、大黄、桑白皮、蝉蜕。服5剂后症状皆减。

  体会

  现在,季节性过敏性鼻炎病人越来越多,且发病年龄越来越小,症状越来越重,应引起人们注意。若把该病简单归因于对某种物质(如花粉或蒿草)过敏来解释,是对病人不负责,也没有临床意义。笔者通过观察、与病患交流,以及在治疗中总结成功和失败经验,有以下一些体会,与同道交流。

  体虚是发病内因

  大部分过敏病症是虚的表现,肺气虚、脾虚、肾虚常见。有一位患者患过敏性鼻炎多年,近两年却未发病。细究原因,是2年前在春季流产后身体不适,笔者曾用温补气血的方子调理两三个月后,患者自觉体质改善而停药。当时虽没有刻意去治疗鼻炎,但当年秋季鼻炎就没有发作。

  又有今春诊治一患儿的母亲,身体羸弱,纳呆便溏,畏冷,服补中益气丸加附子牡蛎方一月左右。近日陪儿子再来看病,提到今年鼻炎症状很轻,不服药亦可坚持。

  还有很多无意为之的病例,可以佐证体虚、免疫力低下是过敏性鼻炎发病内因。

  受寒是发病外因

  一是吃凉性食物,如西瓜、梨、雪糕及冰镇食品。二是服寒性药物,如抗生素、清热解毒类中成药。三是吹空调、电扇、冷水洗头;穿轻薄衣物,均可使寒邪侵入人体。

  其实,打喷嚏、流清涕是身体驱除寒邪的反应,寒气去则自止,无须强行阻断。而且,驱邪反应发生是有条件的,在正气强的情况下才可能进行。体质强壮者,受邪后身体迅速反应,表现为发热、咳嗽、流涕症状,邪去症立除。体质差者,到立秋前后肺经气血旺盛有力量驱邪时,才出现排病现象。力量轻,邪气重,只能排一部分,故每年这个时候还会排病而发为鼻炎。

  治疗不当不可忽视

  当前,在外感病治疗中,大量使用抗生素和寒凉性药物成了普遍现象。外邪侵犯人体,正气奋起抗争,表现为发热、咳嗽、流涕、咽痛、腹泻等症状。此时,正确的治疗方法应是因势利导,用温散法驱邪外出。虽然,在治疗过程中症状可能会加重,疗程可能会长一些,但结果是身体抵抗力不会被削弱,病情缓解后不易复发。

  如果用抗生素或清开灵、蒲地蓝、板蓝根、双黄连等清热解毒、清热泻火类药物,会有即时疗效,可能症状改善还比温散方法快一些,但身体抵抗力下降了,邪气潜藏到了体内,是闭门留寇的做法。当身体经过休息,正气逐渐恢复后,或在某种条件(邪气潜藏的脏腑,该脏经气旺盛时)下,邪正交争,临床表现为病情复发。

  还有很多患者,在身体出现皮疹或打喷嚏、喘促等所谓过敏症状时,医生急于求成,使用抗过敏药物或激素类药物治疗。但使用此类药物亦阻止了自身的排邪反应,留邪于体内,损伤了身体免疫力,把急性病人治成慢性病,如使过敏性鼻炎发展为哮喘。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