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痹西医病于骨 中医辨属血分 验案举例

01-02  2217  来源:网络 

痹,指闭塞不通,气血凝滞的一类病症。先贤认知丰富,记述颇多,《内经》以“痹”命名者达50余种。其中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颈、腰椎间盘突出等病情顽固,久延难愈者属顽痹之列。

顽痹西医病于骨,中医辨属血分。医家百法常囿于祛风燥湿、散寒化瘀、蠲痹通络等法,期间有有效,有不效,难中病的。或曰此疾甚笃,久病及肾,长期施以益肾壮督之方药“先固其元气,元气实,邪自去”。然张从正又云:“夫病之一物,非人身素有之也。或自外而入,或由内而生,皆邪气也。邪气加诸身,速攻之可也,速去之可也,揽而留之,何也?”人体脉者,血之隧道,贯穿一身,血随气行,周流不息,血行脉络,外充皮毛,渗透肌肉,滋养筋骨,百体安和,运动无碍。气滞血瘀,气逆血上,得热瘀浊,遇寒凝滞,气血失畅,运行不周,渗透难遍,外邪易侵。至痹之笃顽者,因风、因寒、因湿,必有感触成此,病中于皮毛血脉筋骨间,皆气血凝滞郁遏不通。邪在皮毛肌肉则不知痛痒,麻木不仁;邪入血脉筋骨,则肢节背膝屈伸难利,举动疼痛。《灵枢·周痹》曰:“故刺痹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经,视其虚实,及大络之血结而不通,及虚而脉陷空者而调之,熨而通之,其瘈坚,转引而行之。”故顽痹之疾急当疏理气血之阻滞,使营卫调和,则风、寒、湿邪无所依附而痹疾遂解。

验案举例

颈椎间盘突出

李某,男,42岁,2013年7月22日初诊。

3年前因无力麻木,步履不稳,如行沙滩而就诊本地某院。MRI显示:C3~7颈椎间盘突出, 椎管狭窄脊髓变性。经治无效即前往肥、沪,西药、理疗诸法未果,又进中药百剂不效,身心沮丧。刻诊:右身麻木,蹒跚不利,下肢萎软,足似踩棉,酸胀冷凉,纳差脘胀,苔薄滑腻,质黯偏红,脉弦、细、涩,取之无力。病邪久罹,气郁血滞,痹阻经脉,即成痿躄。治宜疏理气血,舒筋通络。拟救偏汤加味:春柴胡15克、川桂枝12克、枳实12克、细辛6克、赤白芍各15克、全蝎6克、豨莶草20克、生甘草6克、生黄芪25克、全当归12克,生姜3片,大枣10枚。6剂,水煎服。

二诊(8月5日):麻木大为缓解,局部转温,身渐有力,踩棉感不显,行步已利,欣喜异常,信心百倍。拟方:前方加骨碎补20克,淫羊藿20克。6剂,水煎服。

三诊(8月19日):尚有轻微麻木,余症已平,再拟前方继用以巩固疗效。

综合性腰椎病

王某某,女,82岁, 2013年5月9日初诊。

腰腿疼麻,行走困难5年余,诸医院诊以腰椎间盘突出,腰椎滑脱,骨质疏松、退变。中、西药物,针推、理疗其效甚微,拒绝手术,痛苦不堪,前来就诊。刻诊:腰疼如折,行步困难,下肢略肿,麻木尤甚,纳溲尚调,舌偏黯,苔薄白腻满布,脉细、弦、涩、有力。证属年迈体衰,痹邪乘虚,袭踞经隧,血瘀气滞。治宜疏理气血,舒经通络。拟救偏汤加味:春柴胡15克、川桂枝12克、枳实12克、细辛6克、赤白芍各15克、全蝎6克、豨莶草20克、生甘草6克、土鳖虫10克、骨碎补20克、淫羊藿20克,生姜3片,大枣10枚。6剂,水煎服。

二诊(5月22日):病势顿挫,痛麻大缓。遣人代诉取药,以前方继用。

三诊(6月7日):症去八九,无明显不适,舌脉调和。前方做丸以巩固。

强直性脊柱炎

任某某,女,27岁,2013年11月1日初诊。

下肢疼痛持续性加重8年。长期以止痛诸药或中药维持,近年渐渐加剧不能生活、工作。刻诊:脊背难舒,翻身困难,肢痛酸胀,屈伸不利,畏冷盗汗,乏力肢软,纳呆厌油,经黯块多,乳胀疼痛,溲黄便结,舌淡红,苔薄白、润、腻,脉细、弦、涩,取之无力。痹邪久驻,血气不利,经脉瘀阻,邪盛正衰。急宜疏理气血,益正定痛。拟救偏汤加味:①春柴胡15克、川桂枝12克、枳实12克、细辛6克、赤白芍各15克、全蝎6克、豨莶草20克、生甘草6克、生黄芪25克、全当归12克、炒苍白术各10克、制乳没各6克、广陈皮12克,生姜3片,大枣10枚。6剂,水煎服。②强骨丸,一次2粒,一日2次。汤方每剂服2天,日2次;4天后吃丸药2天,依次交替服用。

二诊(11月20日):疼痛大减,酸胀不作,身已有力,活动灵活,盗汗不见,脘胀已无,纳食颇香,翻身较易,畏寒依然,舌脉参前。效机立显,药中病的,再拟前方化裁继用。汤方去陈皮、黄芪,加制附片12克、生麻黄6克以助温通辛散之力,10剂;丸方继用。

三诊(12月23日):阴雨天夜卧翻身稍难,无其他不适,似如常人,查其ESR(血沉)17mm,血、尿常规(-),舌脉调和。再拟前方化裁继服,诸症向愈。

类风湿关节炎

许某,女,64岁, 2014年3月6日初诊。

类风湿性关节炎史多年,省内中西诸医已诊,常用激素、止痛类药物维持,近年间歇性加重。症见:畏寒肢冷,周身刺痛,晨僵不适,双手尤剧,常发肿热,口干时苦,脘见嘈杂,寐浅梦多,小溲尚调,大便常结,舌黯红,苔薄润腻,脉弦、细、涩。证属风寒湿邪日久,缠绵不愈,邪留经脉,郁久化热,气血痹阻。治宜疏理气血,活血化瘀定痛。拟救偏汤加味:①春柴胡15克、川桂枝12克、枳实12克、细辛6克、赤白芍各15克、全蝎6克、豨莶草20克、生甘草6克、全当归12克、土鳖虫10克、制乳没各6克,生姜3片,大枣10枚。6剂,水煎服。②强骨丸,一次2粒,一天2次。汤方每剂服2天,日2次;4天后吃丸药2天,依次交替服用。

二诊(3月24日):诸症悉缓,西药已停,自觉轻微疼痛,红肿未见,舌脉参前,拟前方去土鳖虫,加生麻黄6克、制附片10克、骨碎补20克、淫羊藿20克。6剂,余方继用,服如前法。

慢性风湿性关节炎

王某某,女,71岁, 2013年9月3日初诊。

全身诸关节游走性疼痛数十年,加重2月。多家医院诊断为风湿性关节炎。长期中、西药维持,近来病情加重,需服大剂镇痛药方可缓解。刻诊:肢节疼痛、入夜尤甚,局部冷凉,头昏肢软,胃脘嘈杂,纳溲尚调,舌黯偏红,苔薄腻,脉弦、细、涩,取之无力。痹邪乘虚,经络阻滞,气血不畅, 瘀阻脉隧。治宜疏理气血,温经通络。拟救偏汤加味:①春柴胡15克、川桂枝12克、枳实12克、细辛6克、赤白芍各15克、全蝎6克、豨莶草20克、生甘草6克、生黄芪25克、全当归12克、炒苍白术各10克、制乳没各6克,生姜3片,大枣10枚。6剂,水煎服。②强骨丸, 一次2粒,一天2次。汤方每剂服2天,日2次。3.芥硫散120克,浴足。4.太乙袋外敷。

二诊(9月26日):诸症大减,基本不痛,苔薄腻,质黯红,脉细、弦、涩。效不更方,继服巩固之。

按:徐灵胎曰:“欲治病者,必先识病之名。能识病者,而后求其病之所由生。知其所由生,又当辨其生之因各不同,而病状所由异,然后考其治法。一病必有一主方……千变万化之中,实有一定不移之法。”法之方药似仲景四逆散、桂枝汤、柴胡桂枝汤合方,实则大异,另有深意。君以柴胡、桂枝,疏达气机,通散郁结;臣以枳实、细辛、赤芍、白芍、全蝎5味辛散苦燥,行气破结,活血化瘀,通利驱湿。其中枳实、细辛破结气协柴胡疏散之力;芍药、全蝎活血化瘀助桂枝通达之功;佐以豨莶草苦寒,通利关节,既防桂枝、细辛温燥太过耗血伤津,又制柴胡、枳实升阳劫肝阴之弊;甘草甘缓益气,调和诸药为使。用法中加生姜、大枣以调和营卫,增加祛风除湿,益气和营卫之功。如此可疏理阴阳气血之阻滞,舒达左右经络之不通,补弊救其偏,营卫和调,风寒湿邪无所依附,痹疾邪气焉能不可速除?!强骨丸,主药马钱子也,著名中医名宿张琼林之方,借其通达斩关夺隘非常之力,常与此丸交替服用,克顽疾起沉疴,疗效甚佳,屡试不爽。《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阴阳者,万物之能始也。”《四圣心源·气血原本》则云:“……三阴右降,则为肺金……三阳左升,则为肝木。”《脉诀乳海·.卷四》曰:“凡人之身,左属肝主血,右属肺主气”。肝升于左而藏阴血,外阳而内阴;肺藏于右而主阳气,外阴而内阳;此阳生于阴,阴化于阳之谓。遂以救偏汤疏理左右,调和气血,救偏补弊,以平为期。经云:“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此之谓也。”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