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一鸣发掘养子时刻注穴法

12-30  2473  来源:网络 

  曹一鸣(1915-1999),男,汉族,曾任天津中医学院(现天津中医药大学)针灸系主任、教授。中国针灸学会理事,天津针灸学术委员会主任。

  他师承于“广西派针法”传人罗哲初先生,从事中医临床、教学工作50余年,提出针灸“理、法、方、穴、术”辨证论治体系,为指导针灸治疗奠定了理论基础。擅长子午流注针法,挖掘整理了子午流注养子时刻注穴法,自创子午流注纳甲法指算法。

  发掘养子时刻注穴法

  曹一鸣从现存最早的子午流注专著《子午流注针经》中发现,除了子午流注针法中的纳甲法、纳子法两种针法之外,还有一种流注针法,即养子时刻注穴法。笔者现将其理论简介如下。

  开穴规律

  养子时刻注穴法开穴规律

  此处的“开穴”,指开阖的开。先开与本时辰之时干相应经脉的井穴、后依“阳时开阳经穴,阴时开阴经穴”及“经生经”、“穴生穴”的原则,开本时辰其他四穴。每时辰相生五经,流注五穴。前之所云“时辰”,当以本地“地方时”计算。“时干相应经脉”,须遵下列歌诀:

  甲胆乙肝丙小肠,丁心戊胃己脾乡,

  庚属大肠辛属肺,壬属膀胱癸肾藏,

  三焦亦向壬中寄,包络同归入癸方。

  例一:甲日甲戌时,甲为阳木,故以胆井为始,按照“阳时开阳经穴”及“经生经”的原则,知胆(木)生小肠(火),火生胃(土),土生大肠(金),金生膀胱(水);再依“穴生穴”的原则,胆井窍阴(金)生小肠荥前谷(水),水生胃俞陷谷(木),返本还原,过胆原丘墟,木生大肠经阳溪(火),火生膀胱合委中(土)。

  甲戌一时辰内,开上述井荥俞经合五穴。每24分钟开一穴,依次而行。不仅甲戌时开此五穴,每日中凡遇甲时皆按此开穴。由于天干有十,地支十二,在十干配十二时辰中,起于甲必重见于甲,起于乙必重见于乙,其余丁、戊、己、庚、辛、壬、癸皆如此。凡遇阳干重见时,皆纳于三焦,按井荥俞经合顺序开穴。如甲日甲戌时始,顺序至甲申时为重见,气纳三焦,与关冲、液门、中渚过阳池、支沟、天井穴。

  例二:乙日乙酉时,乙为阴木,故肝始井穴大敦(木),木生心荥少府(火),火生脾俞太白(土),过肝原太冲,土生肺经经渠(金),金生肾合阴陵泉(水)。各日乙时均依此开穴。但遇阴干重见时,俱纳于包络五输穴。如乙日乙酉时始,至乙未时为重见,遂开中冲、劳宫、大陵、间使、曲泽五穴。其余时辰皆仿此。

  曹一鸣认为,纳甲法开井穴是根据“阳进阴退”的原则,唯癸日不按“阴退”原则在癸丑时开肾经井穴,而在癸亥时开穴,因此空下10个时辰为“闭穴”。养子时刻注穴法开井穴则根据时干,其返本还原亦据时干。纳甲法以各经值日为主,而养子时刻注穴法以各经值时为主。每日无论日干为何,只要时干为甲(包括甲子、甲寅、甲辰、甲午、甲申、甲戊)均按窍阴、前谷、陷谷过丘墟、阳溪、委中顺序开穴(纳穴除外);只要时干为乙(包括乙丑、乙卯、乙巳、乙未、乙酉、乙亥)均按大敦、少府、太白过太冲、经渠、阴陵泉顺序开穴(纳穴除外)。余皆类推。所以,养子时刻注穴法每日依据各时辰的时干均有开穴,癸日亦不例外,故无“闭穴”之说。

  纳穴推求规律

  本日日干上一个天干为当天时干的时辰,即为纳穴(如果一日中出现两个,则以前一个为准)。时干属阳者,纳三焦五输穴,时干属阴者,纳包络五输穴。如乙日上一个天干为甲,乙日里的甲申时即为纳穴。甲属阳当纳三焦,开关冲、液门、中渚过阳池、支沟、天井。壬日上一个天干为辛,壬日中以辛为时干的有辛丑和辛亥时,因辛丑在前,故为纳穴。辛属阴,纳包络,开中冲、劳宫、大陵、间使、曲泽。

  从其开穴规律中,可见养子时刻注穴法每一时辰便开五穴,每日各时辰均有开穴,日日相连,循环不息,较纳甲法和纳子法便于临床运用。纳甲法一时辰仅开一穴,隔一时辰才能再开,癸日中又有10个时辰为“闭穴”。纳子法每一时辰配属一经,有些经脉夜里才有开穴,故二者临床运用不太方便。而且本法除纳穴外,时干相同则开穴一致,比较容易掌握。

  如何取穴

  按时取穴

  患者就诊时,按气血流注所开之穴,恰与病情相符则及时取用,借有利时机调理气血。如与病情不符,可取用相合时辰的开穴或按生克运化规律取穴治疗。由于本法开穴较多,很容易出现流注开穴与病情相符的机会。

  定时取穴

  对慢性病,可约定流注开穴与病情相适应的时间来治疗。养子时刻注穴法每时辰开五穴,五穴分属五经,每日便开十二经,定时取穴不难办到。

  五脏有病可定于每日阴时,六腑有病可定于每日阳时。如脾经病可约各日的丑、卯、巳、未等时辰针刺治疗,这些时辰均有脾经的开穴。

  按相合规律开穴

  按照“甲与己合”、“乙与庚合”、“丙与辛合”、“丁与壬合”、“戊与癸合”的生化规律,可以互用相合时辰的开穴。如甲时顺序开窍阴、前谷、陷谷、阳谷、委中的同时,可顺序取用己时的开穴隐白,开前谷时可取用鱼际,开陷谷时可取用太溪,以此类推。

  从上述来看,“甲与己合”等是时辰上的相合。再从相合的每对腧穴来看,又体现了表里两经的相合。如胆井窍阴为甲,脾井隐白为己,此是“甲与己合”;小肠荥前谷与肺荥鱼际则为“丙与辛合”,余者皆然。

  按生克运化取穴

  凡值生我我生,乃气血生旺之时,故可辨虚实而刺之。方法是开本经井穴时则取生我我生的井穴;开本经荥穴时则取生我我生的荥穴。

  如胆经病开荥穴侠溪时,虚则补其母,当补膀胱经荥穴通谷;实则泻其子,当泻小肠经荥穴前谷。开肝经合穴曲泉时,虚则补肾经合穴阴谷,实则泻心经合穴少海。

  手法配合

  在运用气血流注取穴治疗中,为了更好地调和气血,补虚泻实,尚应配合适当的手法。如采取提插、捻转、疾徐、开阖、呼吸补泻等。

  案例

  支气管哮喘案

  王某,女,53岁,家庭妇女,1997年12月3日初诊。

  主诉:哮喘4年。患者诉4年前因外感引发哮喘,此后每于秋冬交季发作,冬季尤甚,晨起咳喘,痰多色白而黏。曾多方求治,经中西药、针灸、刺络拔罐等法治疗不效。

  刻诊:慢性病容,张口抬肩,喉中痰鸣,纳食尚可,二便正常,脉滑而数,舌暗有齿痕,苔薄微黄。查体:两肺可闻哮鸣音,孔最穴有压痛(2+),膻中穴压痛(+)。

  诊断:哮喘(支气管哮喘)。

  遂在孔最穴针1寸深,得气后施行弹拨手法2分钟;膻中穴沿皮刺1寸深,留针20分钟。针后患者即感喘息渐平,收到立竿见影之效。后又针5次,隔日1次,哮喘未再发作。

  老年性瘙痒案

  王某,女,82岁,退休教师,1997年12月24日初诊。

  主诉:皮肤瘙痒1月余。初起双手皮肤痒,后连及四肢、耳后,夜晚尤甚,无法入睡。

  刻诊:脉象弦细,舌红无苔有裂。查体:心肺正常,皮肤光滑,无丘疹及风团划痕征;治痒穴(上臂外侧、肩峰直下与腋前皱襞相平处、肱骨后缘)压痛(+)。

  诊断:隐疹(老年性瘙痒)。

  遂针刺治痒穴深1寸,施弹拨手法2分钟,患者立刻感到全身轻松。翌日复诊,患者诉针后下肢瘙痒已减,继续施针。三诊时诉上肢痒亦缓解,夜间可入睡。连续治疗5次,瘙痒基本消失。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