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白及粉治疗呕血--古今单验方评注

07-08  2408  来源:新浪博客 

大黄白及粉治疗呕血(即上消化道出血)

上消化道出血目前以中医药为主治疗者主要为消化性溃疡、胃癌及胃炎引起的出血,疗效较好,而对食管静脉曲张破裂和胆道出血之经验尚少。根据辨证分型目前报道颇不统一,有分胃热、脾虚、肝郁三型;有分为脾胃虚寒、脾胃湿热、脾不统血、气虚血脱、气血瘀阻五型者。总的来说,根据我们的经验,辨证分型的止血疗效尚不及应用单方、验方者。

我们过去治疗上消化道出血,以参三七40%,白及40%,生大黄20%的比例,配成药末,每服3—4.5克,日3—4次温开水调服,出血量多势急者,可每2小时服药一次,有效率为96%左右。后减去价昂之参三七,疗效反有所提高。可达100%。后又减去白及,只用单味大黄,有效率在94%左右。由于应用了祛瘀生新、清热攻下的生大黄,使瘀积在肠内的积血得以清除,减少了瘀血停留所致的

吸收热,对病人十分有利。而且应用这些简方止血时间多在3天左右,故为病人所乐意接受。

我在1978年曾做过动物实验,打开狗之胃壁,剪断一根动脉造成大出血,用大黄白及粉、参三七粉、单纯大黄粉、白及粉及8号止血粉、氢氧化铝、止血环酸、抗血纤溶芳酸等以止血,结果以大黄白及混合粉末止血作用最快、最好。单纯白及粉及参三七粉次之,单纯大黄粉及其他药物均无明显止血作用,与在人体之结果有所不同。

考大黄之用于止上消化道出血,前人朱丹溪、唐容川等均早已用之,认为“大黄之性,亦无不达,盖其药气最盛,故能克而制之。使气之逆者,不敢不顺,既速下降之势,又无遗留之邪。今人多不敢用,惜哉!”近年来用单味大黄止血之报道日多,但我认为还宜配合白及以提高疗效。因白及中含有白及胶,其性极粘,有收敛止血及生肌作用,并能促使白细胞及血小板凝集,形成血栓而达止血目的。据观察,其局部作用胜于明胶海绵。

对于食管曲张静脉破裂引起之大出血,由于出血量大势猛,多用中西医结合抢救。我曾在部分病人插入三腔管后,先将胃气囊充气,拉紧后牵引固定,然后口服大黄白及粉糊剂,使药物堆积于胃底及食管下段,再把食管气囊充气,以压迫止血,可使食管静脉出血止住,且使三腔管放气后再出血之可能减少。

评注

大黄是临床常用中药,历代多以大黄为主组成的方剂作为“下法”的代表,中医界流传着“温病下不嫌早,伤寒下不嫌迟”的说法,概括出了在温病、伤寒中运用“下法”的不同之处。习医者皆知,大黄是治疗便秘(实热型)的良药,但是究竟该如何选用,一些中医初学者难免困惑,对于这个问题,《张仲景五十味药证》给予了规范及回答:“为了便于记忆,大黄主治的以上诸证,可概括为痛而闭,烦而热,滑而实三证。痛而闭,指腹满痛而大便不通,或泻下臭水而腹痛更甚,按之腹部有充实抵抗感,重压之下患者可感到腹部不快的压痛感和胀痛感,是里实证;烦而热,指精神处在亢奋的状态,面红耳赤,或胡言乱语,或多言声高,或身热多汗,或身轻好动,是热证;滑而实,是指脉来滑利而有力。”“大黄证的客观指征为口燥舌黄。其舌质坚老,舌苔黄厚干糙,或如干焦锅巴状,笔者称之为“大黄舌”。”这种高度概括我们是表示欢迎并乐于使用的,中医惯有的一些名词术语在非中医人士看来,生涩难懂,倘要加以阐释推广,这种类似的探索不失为一种好方法。尤其这种概括符合中医体质学的观念,而古今单验方普遍是只有药方的简单阐释,而对于疾病、人体体质极少阐述,这是限制单验方效验非常重要的原因,以往似乎被大家所忽视了。

大黄治疗内外妇儿科疾病,现代报道颇为丰富。《大黄实用研究》一书介绍大黄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经验极为细致,我这里选取部分片段、略作整理,以供参阅:

1.介绍雷氏、王氏、杨氏运用泻心汤加减治疗胃炎、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合并上消化道出血,出血性胃炎、应激性溃疡、鼻衄、赤脉灌瞳、糖尿病并发眼底出血;自拟大黄复方止血粉报道也很多。

2.单味大黄的运用介绍焦氏用制大黄粉治疗上消化道出血,孙氏用生大黄粉与甲氰咪胍片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的对比观察,还有易氏等人的经验。

3.单味大黄止血的由来讲到张仲景的《金匮要略》、《伤寒论》用泻心汤、抵挡汤的经验;明代龚廷贤的将军丸治“吐血不止如神”;清代唐容川的经验等;焦东海1977年首次介绍用生大黄粉(3克,每日3次)治疗急性胃、十二指肠溃疡出血100例,取得疗效。

4.关于大黄止血疗效的若干问题大黄的

疗效与下列因素有关:

(1)在大黄的各种制剂中,以生大黄粉的止血速度最快,但有部分患者发生服药后腹痛或呕恶反应;

(2)祖国医学强调道地药材,大黄的品种不同,对止血效果确有差异,同时呕恶程度与腹泻次数亦均有较大差别;

(3)焦氏等认为,口服大黄粉(或片)以每服2—3克,每日3—4次为宜,……疗程一般为3天,最长不超过10天,疗效不好改用其他方法。

(4)大黄治疗实证出血的疗效无庸置疑,……大黄对虚证出血的效果一样较好,虚实之间的疗效无明显差异。

(5)服用大黄之后所引起的缓泻作用,不应视为副作用,而是利于止血的治疗作用,由于缓泻有利于瘀血排除,且对纳差、腹胀等症状的改善及吸收热的消退均有

裨益。

(6)影响大黄止血疗效的因素还与出血病因、出血量、出血速度、医生的服务态度与合作情况以及病人的年龄、情绪、体质、原发病与并发症的轻重等有关。

附带说两句,陈泽霖早年曾编写《舌诊研究》一书(其第二版仍偕同夫人陈梅芳共同修订),已成为建国以来研究中医舌诊的必读书之一,陈氏父亲陈耀堂,亦是以往享誉沪上的中医名家,对中医单验方也很重视

(陈泽霖)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