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养生”受捧 玩的只是概念?

07-26  2689  来源:网络 

近年来,以中医为名的养生、保健、美容项目愈来愈受追捧。在传统的按摩店外,越来越多的灸疗保健室、中医美容店、中医养生馆出现在大街小巷。走访之后,记者发现,主打“中医牌”其实“玩概念”的现象并不是孤本。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

  “三八”妇女节那天,太原市民李女士握着一张贵宾卡,抱着好奇和期待,走进一家颇具知名度的中医养生馆。室内满是特有的中药香,特别定制的墙纸上印着中医古籍内容,墙上挂着几位中医理疗师的简介……李女士对该店的硬件设施相当满意。

  这家养生馆提供的服务项目非常之多。除了常见的按摩、艾灸之外,更有名目繁多的美容美体项目,李女士不知自己该怎么选了。

  导医员——不行,咱不能这么称呼人家,这不是医院,只是家养生馆;导购——不行,这也不是商店。那么,还是称前台工作人员吧,前台工作人员热心地向她推荐:这是灸保健:“安神补脑”“乳腺调理”……这是精油按摩:丰胸,塑脸,肌肉拉紧……这是足底全息按摩……

  最后,李女士选定了一款乳腺按摩,因为自己有乳腺增生。

  为李女士做按摩的保健员很年轻。令李女士不太舒服的是,本来想多沟通一下乳房保健的话题,但小姑娘却絮絮叨叨开始游说她往卡里继续充值,或者购买特供的美容保健产品。李女士有点不耐烦了,她提出如果这次乳腺按摩效果好就考虑。于是,对方认认真真地给她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按摩。

  但昂贵的产品价格让李女士望而却步。所幸,因为该店不能刷银联卡,李女士最终以没带那么多现金为由,“逃离”了这家养生馆。事后,她和一位中医提起自己这次经历,大夫告诉她:“乳腺按摩通常是不可以做那么长时间的。”

  而潘女士在某家以“中医手法”为主打特色的美容院的经历也有些不愉快。店中摆有一张古色古香的中药柜,但拉开每个小抽屉,里面都是空的。自称学过一些中医知识的美容师,口若悬河地宣讲中医理论,可讲着讲着露出了破绽:她竟然连任脉和督脉的概念都搞混了。

  两位女士的经历,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看病太难 保健受捧

  作为业内资深人士,伊老师拥有回头客群体和良好的口碑。5年前,她就试图将中医保健养生概念融入自己的美容院。她同时取得了营养师、心理咨询师、按摩保健师等一系列资格认证。

  她的店隐藏在一条巷子中。相隔不远,同一条巷子中约有六七家同类的小店:按摩保健美容。她说,从事这个行业的,很多很多。

  说是美容,伊老师的手法主要是刮痧、按摩;说是保健,她的顾客群中不乏求医不得而来者。记者采访时,她正在给一位顾客做脊椎和腰部护理,记者问被按摩的穴位,伊老师熟练地回答“环跳”。

  她说,10年来,她看过太多案例,她的结论是:因为去医院看病太贵太难,使得老百姓不得不自寻途径,涌向这些保健机构。或者是有病当没病护理以缓解痛苦,或者是希望增强体质以期“未病”。

  一位84岁的老者去医院就医,在被要求做了一系列拍片检查之后被确认为椎间盘膨出,但诊治方案是:这么大年纪了,手术不敢做,推拿不敢做,回家慢慢养着吧。老者由亲戚领着来到伊老师处,一边唠叨老头子怎么进了美容院,一边接受着伊老师以刮痧和按摩为主的理疗。一个“疗程”后,老人康复,花费正好相当于在医院做一系列检查的花费。

  一位正接受护理的顾客主动告诉记者:自己本来有心绞痛,也去过医院,无非就是开药、开药。但后来来这里刮刮痧就觉得好了不少,也就不再去医院了。“我们不从事医疗工作,也就是说,我们不治病,只做保健服务。但是,确实,许多顾客是被医院的‘过度医疗’赶出来的。”伊老师说。

  审批容易 监管无奈

  开办一家“中医养生保健机构”,无论主营是按摩还是美容还是其他,只需要工商部门的审批,属于“服务类”领域,并不存在卫生系统的前置审批。在监管方面,这类机构只需要接受卫生防疫的常规监督,比如环境的消毒是否合格、健康证件是否合规。

  也就是说,市场上为数不少的以中医理念为招牌特色,以中医技艺为宣传口号,进行市场化经营的“中医养生保健机构”,实际上游离于卫生行政部门的监管之外——这就是现实。

  省城目前大约有多少家中医养生保健机构?从工商部门难以查到这个数字,但随便走走就会发现数量不少。相关部门“看似相关”,却“实际无涉”,因为既无规定更无权力监管。这几乎是一个空白。

  鉴于“区域内社会中医养生保健服务机构较多,群众对中医养生保健服务的需求较高”,去年8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出台了《关于开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机构准入试点地区申报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 《通知》),并附《中医养生保健服务机构基本标准》(试用稿),强调这是注册这类机构的“最低要求”。

  这份《通知》将中医养生保健归纳为8个项目:咨询指导、按摩、艾灸、刮痧、贴敷、拔罐、薰洗、其他以中医理论或理念为指导的各种物理疗法和自然疗法。《通知》还要求此类机构不得从事药品销售和医疗活动,同时对场所的面积与环境、人员的数量及资质、设备设施的配备等方面也做了要求。

  但现实中,这项工作似乎在各地都不易开展。

  而另一方面,业内人士则普遍认为,基于国情,他们并不希望被行业监管,更不抱希望能被管好。“凡管必一刀切,必一管就死。这个行业是乱,但哪个行业不乱?这个行业是不靠国家花钱花力气、自己成长发展起来的,而且发展迅速。一管就坏了,只不过多了婆婆而已。”伊老师说。

  从业水准 良莠不齐

  那么,这个行业从业人群的整体水准如何——资质如何?“资质是应该具备的但不是绝对的。就像六味地黄丸的发明者也不具备所谓资质一样。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是很难以资质来定标的。这完全要看个人情况。并不是说有资质就一定信得过,也并不是没有资质就一定是骗子。如果一个顾客真要强调瞅瞅资质证明,作假也是很容易的事。但在信赖的前提下,双方其实都无此必要。”这是业内业外的共识。

  记者了解到,以推拿为例,推拿保健机构的从业人员,应该具有劳动部门颁发的“推拿技师”资格证书。而医院的医生则应具有卫生部门颁发的“推拿医师”资格证书。前者不可以从事医疗活动,后者也不能从事医疗以外的活动。也就是说,如果是一名“真正的中医师”,他只能在他的医师注册地(即所在单位)开展工作。即使是利用业余时间,也只有具备相当职称者、在经过单位允许后、在指定的时间和场所内、开展单位以外的专业工作。

  也就是说,除非一家中医养生机构的挂牌中医师,其医师资格注册地就是该机构,他才可以在此开展工作,而这又必须是在该机构同时经过卫生系统批准、具备开展医疗项目资格的前提下。如此一来,该机构就相当于门诊而非只是一家保健服务机构了。

  这已非我们所探讨的范围。“保健这块儿还真是没办法衡量。社会确实需要,但人员确实难找。连医院的推拿科都聘不到大夫,愿意干的专业人员太少。社会上只能从‘闲散人员’中找了。”一位中医师这样慨叹。

  伊老师曾开有二十几家美容分院,后来完全撤掉,只自己一个人做这个行业。她坦言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既然是中医养生,则懂中医相关知识理论和保健手法是最基本的。但实际上,这个行业很难招聘到中医专业的毕业生,愿入门槛者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小姑娘,也很少有人用心投入学习。自己费尽心力对她们做系统培训和考核,但很难从理论和手法上达到自己要求的高度。老顾客来了,还是点名要她来护理,而员工们乐得清闲,聚在外面看电视,真成了老板给员工打工。个别人才一旦培养出来,也就跳槽或单飞了。带不出一支真正过硬的队伍让她心力交瘁。“脏腑、经络、穴位、气血、药食……真正的中医养生一定要至少懂得这些基本的科学,一个外行能够在一年内基本入门,就算是快的了。人员培训的成本实在太高了。”

  整体水准参差不齐,流动性大,稳定性弱,这就是这个行业从业者的基本特点。如果能有相当的专业知识基础,行业队伍的建设就会顺利得多。既然如此,那么,有否可能,在教育和卫生系统的合力下,对这个行业进行“扶助式监管”呢?

  “可能吗?我们最需要、只需要免费培训。可能吗?”伊老师以一句反问表示怀疑。

  加强认知 免被忽悠

  普通市民怎样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养生保健机构,真正得益于中医养生?

  记者采访了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学推拿科副主任杨润,请他对“百姓热衷中医养生”做出专业的指导和建议。他说:中医是辨证施治,护理保健也同样。每个人的状态不同,首先要清楚自己的体质状况,需要什么样的保健项目,不要轻易听从引导。

  以拔罐为例,绝非罐子越多越好,有时只要一个罐就奏效,但有些中医养生保健机构会尽量多给罐,以期多收费。同时,留罐时间通常以不超过15分钟为宜。如果太长或太短,一般可视为不够专业。

  以艾灸为例,按中医理论应该是梅雨季最宜进行,而秋冬则因气候干燥不宜。无病者最好根据自己的体制选择,不要动不动就灸。

  以推拿为例,分为保健推拿和医疗推拿。有病则必须选医疗推拿。

  许多机构主营的精油项目本属于中医芳香疗法中的一种,但精油不是万能油,不同的种类针对不同的体质,其价格也存在着巨大的泡沫,如果使用不慎可能出现过敏、内分泌紊乱等副作用。

  涉及滋阴壮阳等的项目更要慎重。

  普通的中医养生机构是不可以针灸的。

  要重视服务机构的消毒。刮痧是几乎无副作用的保健手法,但刮痧板最好是专人专用。如果做不到,至少在用过一次后在84消毒液中浸泡半小时。刮痧程度视出痧情形即可,不可以太重以免损伤。

  ……

  说到底,技工≠诊断≠治疗,推拿≠洗脚屋和按摩店,养生保健≠治病就医。许多时候,你进店感受的,可能更多是一种服务,一种心情上的休闲和放松。而真正单纯意义上的中医养生,完全可以从自己搓耳、梳发、扣齿……从调节情志、合理饮食中获得,这才是中医“简便廉验”效应与理念在养生上最熨帖民生的普及。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