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和阳之间:谈抑郁症(2)

05-23  2429  来源:网络 

那么,这个小柴胡汤到底是治疗什么的呢?

传统认为,张仲景把小柴胡汤列为了少阳病的主方,用来治疗邪气在半表半里的时候的病症。

这就是说,这个方子是一个转枢纽的方子,因为少阳为枢,然后下面邪气就该进入阴经了。

但是,我们必须知道的是,其实小柴胡汤的治疗思路是特别的多的,比如江尔逊老中医就认为小柴胡汤是三阳之方,凡是邪气在三阳的时候,都有机会用到。实际上看《伤寒论》原文,三阳病和厥阴病等篇章里也都用小柴胡汤,所以仲景从来没有把它当做是专门在少阳病时用的方子。

那么这个方子原来是做什么的呢?原来,在张仲景写《伤寒论》的时候,他参考的是号称是伊尹做的《汤液经法》这本书,这本书历史上有记载,但是后来没有了,谁也没有看到过,后来文革以后,河北的民间出了个手抄本的《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是从敦煌的石窟中传出的,后来原本在文革中毁了,这个书是陶弘景写的,里面就提到了张仲景写书参考《汤液经法》的事情,陶弘景说:“外感天行之病,经方之治,有二旦,六神大小等汤,昔南阳张机,依此诸方,撰为《伤寒论》一部,疗治明悉,后学咸皆奉之。”就说明了这事儿。

同时陶弘景记录了《汤液经法》里的方子,就有这个小柴胡汤,叫大阴旦汤,比小柴胡汤多了味芍药,陶弘景写道:“阴旦者,扶阴之方,以柴胡为主。”

因此,研究这个大阴旦汤,也可以看出这个小柴胡汤最初的立方思路。

其实,六经是张仲景创立的,他把当时道家的一些方子的名字去掉,给纳入了六经的范围,用来说明寒邪侵袭人体的时候,人体各个层次防御体系的反应。

而这些方子在创立的时候,并没有用六经来说明,这些方子用的是大小阳旦、大小阴旦、大小青龙汤、大小白虎汤、大小朱鸟汤、大小玄武汤这样的名字,用的是四时对应四方,对应人体的各种症状的模式,并不是说仅仅用来治疗寒邪的,是天行病,就是传染病的。

张仲景把他们归入六经,使得世界上从此多了六经这种辩证方式,但是,也导致后世很长时间,大家都以为外感病就是寒邪,直到明清以后温病学说出现,才改变了这一个局面。其实如果早看到敦煌卷子,也就该明白最初的中医不是这样的,最初的中医就是把外感病叫做“外感天行(天行是流行病的意思)”,说这外感天行可以在人的身体上造成寒热等各种情况,我们只要调整这些寒热,就可以治疗外感天行了。

其实,这个思路是非常的科学的,是符合外感病的本质的。

但是,现在我们应用小柴胡汤也早就不限于外感病了,用的最多的还是内伤病。

这里面有很多的理论问题,我就不多谈了,几千字都写不完,我的结论是:只要是胸中气乱,寒热错杂,升降不利,就可以使用小柴胡汤。

很多人认为小柴胡汤就是治疗少阳胆经的病的,其实我认为远比这个要广,它是治疗整个上中下三焦的气机不利,升降不通,寒热错杂的情况的,其中以肝胆不和为主。

张仲景提到的少阳等,只是半表半里,和胆经并无实质联系。大家可以看,张仲景并没有写“足少阳胆经”的字样,不信您找找。

我的看法,小柴胡汤和肝经倒是关系也很密切。

在中医里面,肝主疏泄,一切情志方面的郁滞,都和肝的关系密切,如果肝升胆降,那么气机就上下流通了,我们讲过的黄元御的圆圈就旋转起来了,但是现在如果精神总是郁闷,气机不升降了,那么也就卡在了那里。

这样,就开始郁滞生热,导致咽干、心烦、胸闷、心悸、目眩;胆气上逆,则口苦,总有恶心的感觉,想呕;脾胃气机不升降,则胃口不好,不想吃东西。

那么,这个方子里面,柴胡是升的、半夏是降的,炙甘草是守中的,这三味药形成了一个车轮,看过我的书的朋友都知道,这是黄元御的拿手好戏,其实黄元御的思路就是从这里来的,黄芩是清热的,党参是补虚的,生姜和大枣是调和脾胃的。

就是这么个简单的方子,我在应用的时候,如果患者的舌头红,舌苔薄,说明阴虚,我会按照《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的记录,加上白芍,同时我的经验是加上生地9克、制首乌9克。

如果神志不宁,我会加上龙骨和牡蛎,仿柴胡加龙骨牡蛎汤的方义,加强收敛潜镇的力量。

但是,大家千万不要以为这个方子是万能的,一个方子只适合它的方证,这个小柴胡汤就治疗气机逆乱于中焦,导致三焦气机不通,寒热错杂之证,具体一定要有口苦、咽干、目眩、默默不欲饮食、呕逆、心烦、胸闷、情绪不好、失眠、易发脾气等证,一般脉是弦的,如果大家有上述的表现,自己不要服药,只要心中有数就可以了,然后去找个医生,让他确认一下,服药的时候就三副,我的经验是:只要是小柴胡汤证,一般三副一定能够有明显的效果,如果三副没有任何改变,对不起,您的问题不在这,另找思路吧。

当然,除了内伤病,外感的也有很多机会用到小柴胡汤,很多人说经期感冒用这个方子特有效。其实很多时候都可以用到,我举个例子:有位老太太,他的女儿有天问我,说她母亲身上总是起疙瘩,很痒,怎么都治不好,类似疹子一类的东西吧(其实具体是什么我都忘记了),但是老母亲在外地,我就让她家人拍摄了舌图,然后了解到老太太是感冒后患的病,也有口苦、目眩、呕逆等证,于是我就认定是小柴胡汤证,开了小柴胡汤,服用后,立刻就不痒了,三副的时候,突然变成身体的一半(左半部还是右半部忘记了)起了一些疙瘩,另外半部没有,我也不解其故,遂令其停药,晚上想来想去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突然想到,《内经》说:“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这是邪气往外发了一半,正在半阴半阳,应该继续发,想明白了以后,就告诉她要通知母亲,不要担心,继续服一两副,结果,她给家里打电话,母亲告诉她,不用服了,已经全部好了。其实,这是停药后,药力仍然在起作用的缘故。

在小柴胡汤的应用中,记住一定要找医生帮助分析,在医生的监督下服用这个方子,因为这个汤证的脉象很关键,而且最重要的是:小柴胡汤治病,几副药就见效,但是达到效果就可以停止服用了,不能常服,尤其不能没事儿就跟保养品似的常服,如果没事儿就服,容易伤身体。日本以前就有位厂长,生产小柴胡汤颗粒,他告诉所有的人,这个方子可以谁都服用,爱怎么服就怎么服,多久都可以,是保健佳品,结果很多人相信,常年服用,有的人就导致了间质性肺炎——因为他忘记了中医的基本概念:对证才可以服用。

就跟青霉素似的,这个药是好药,治疗细菌感染很有效,但是如果您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随便喝,那就是毒药了,这个道理希望大家明白。

但是,药物的效果是有限的,我经常遇到这种情况,这位朋友严重失眠,几副药调好了,满意而归,没多久,又来了,犯病了,为什么呢?因为股市又跌了。

其实,药物只是帮助我们渡过这一关,但是真正和你一起前行的,是你自己那颗心。只有当你自己的那颗心平和了,才能调理好之后,把健康保持下去。

所以,养生必须先养心,心正了,做事才能平和,行事平和了,也就少郁闷,这样也能保持一个“阴平阳秘”的状态。

我有很多朋友,给患者治病的时候,为了让患者的心静下来,就让患者每天给菩萨磕头五十个,或者念“南无阿弥陀佛”五十遍,为什么呢?因为你给他讲静心的道理他听不懂,不得已,让他磕头念经,结果每天专一地做这个事情,慢慢的心就静了,这其中,医生是用心良苦啊。

我自己也曾经面临郁闷的情绪,自己读书的时候,有的时候觉得心里面压力很大,我怎么办呢?当时我们北京中医药大学的隔壁就是中日友好医院,我就在傍晚的时候,去医院的院子里,结果看到住院的患者在院子里休息康复,看到他们痛苦的样子的时候,心里就无比的悲哀,在这些患者的背后,是中日友好医院的一个巨大的鉴真大师的塑像,慈悲而安详,我每次看到这些,心里的压力就全部驱散,代之以求胜之心——如何为推动医学的发展做一点点事情?一般我会在那里坐半个小时,然后就回去看书了。

这是情志疗法,用慈悲之心战胜郁闷。

大家可以试试,在电脑里放张贫困山区孩子的照片,自己郁闷的时候,看看这个照片,立刻就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应该走出郁闷,用郁闷的这个劲头,为孩子们做点什么事情。

在《黄帝内经》里面,有这样的以情胜情的治疗方法,是悲胜怒、恐胜喜、怒胜思、喜胜忧、思胜恐。

但是,我觉得慈悲胜过一切,即使你有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所有的毛病,可是只要生出了一颗慈悲之心,那么,所有的郁闷就立刻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