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和阳之间:谈抑郁症(1)小柴胡汤

05-23  2605  来源:网络 

前面我和大家聊过了,现代人的压力特别的大,结果出现了无数病症,很奇怪的病症,怎么调理都很难见效,让人伤透了脑筋,比如我前面讲过的,有突然呕吐的,有头晕到无法站立的,有失眠到每天睡两个小时的(其中以崔永元为代表),等待。

那么,这种情况怎么来调理呢?

这,要从汉代张仲景的《伤寒论》里的一个方子谈起。

这个方子,叫小柴胡汤。

我先把小柴胡汤的方子给大家写一遍,这个分量不是原文的分量,是我通常使用的分量:

柴胡九克、黄芩六克、党参六克、法半夏六克、炙甘草六克、生姜六克、大枣十二枚。

我通常的熬药方法是:水五碗,熬剩两碗,早晚各一碗。

这个方子原来的分量比我开的要大一些,熬药方法是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渣滓,再煎取三升,每次温服一升。

但是,我经过实践,认为五碗水熬剩两碗比较方便,就这样用下来了。

大家会奇怪,我开的方子的量这么小,能治病吗?其实,我就用这个方子加减,治好过无数的奇怪的病症,这说明药物的分量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药物的配比,只要配比得当,那么就是可以治病的,分量只不过影响了治疗的速度,比如应该一天痊愈的,您分量用小了,只不过是一天半才好而已啊。

我还是用例子来和大家说这个方子吧。

有位女士,是个上市公司的高层,有一次我给她诊脉,诊完后,她认为我说得准确,很惊奇,但是自己先没有调理,而是要求我给他的丈夫调理,为什么呢?因为她的丈夫让她很是发愁,什么情况呢?就是失眠,整夜的失眠,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最后甚至无法上班了。

我听完了叙述,说:“这可能是西医说的抑郁症吧?”

她说:“对啊!怎么样,你会治疗抑郁症吗?”

我问她:“西医都怎么治疗了?”

她告诉我说曾经治疗过很长的时间了,时好时坏,没有什么大的改善,但是精神科医师已经很满意了,还拿他做成功的例子呢。

我当时听完了,也很犹豫,因为我哪里会治疗抑郁症啊?于是说:那见个面吧,我只能给他调理一下身体了,不一定会针对抑郁症来治疗。

结果后来见面了,我才知道此人在国外打拼过,估计压力太大了吧。诊了脉,是弦脉,同时舌头上有芒刺,覆盖得满是白苔。

于是,我问他:口苦吗?咽干吗?头晕吗?有呕的感觉吗?胸闷吗?容易发脾气吗?

他几乎全部或多或少都有点,张仲景说过:“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就是有一个对上就可以了,这位是全都对上。

于是,我分析他就是一个肝郁的状态,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治疗抑郁症,但是我只能把他的肝郁给梳理开。

于是开了小柴胡汤,就是这个分量,加了龙骨和牡蛎,好像没有加别的什么药,开了三副。

三副后他反应,各种症状开始减轻,我就又开了五副,结果说已经基本可以睡整夜了,情绪也恍然如同梦醒,几乎感觉自己已经痊愈了。感叹中医治病原来如此神速,简直太奇妙了。

后来,治疗几次后,他的症状就基本消失了,后来,有一天在国贸的一个咖啡厅里,我给他讲了大约一个小时的《金刚经》,我告诉他,一定要放下很多事情,要放下,让我们的心恢复自己的宁静,其实仔细想想,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够把握的,你以为这些钱你赚到了吗?想想,再过一亿年,你赚的钱在哪里?你又在哪里?所以,不可执迷,当你把你的心放得很空的时候,你才可能感觉到真正的自己的存在。

记得那天我喝了一瓶瓶的水,讲得还是口干舌燥,但是到后来,在我走出咖啡厅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今天的天真的很蓝,阳光真的很温暖,自己的心里原来是如此的平和,原来,仔细想想,这天说的很多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啊。

同时,从此我就知道所谓的抑郁症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这是一个名词,被搞得很深奥,但是如果你无视它,我们就按照中医的理论来调理患者的身体,原来是不那么可怕的。

后来,我又治疗了很多例这样的患者,症状各异,但是基本都是肝气不舒引起的情志方面的问题,渐渐的心得就多了。

又后来,我们的网友中有位是一家健康杂志的编辑,偶然提起,她们正在组稿,专门谈论抑郁症的,她要去几家著名的西医医院,我马上就告诉她,西医有西医的专长,但是,在这个领域,西医绝对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的,我们中医确实极其的擅长,疗效惊人,我建议她去采访一下中医。后来,不知道这个选题做的如何了。

再举个例子来谈谈具体的辩证吧:

有一位朋友,是位女性,也是失眠得无以复加,几乎每晚就是两个小时,痛苦得不得了,整日昏沉。

但是,当时找我看病是因为呕吐,说自己经常呕吐。

我诊断后,才知道她的身体绝对不是呕吐一个症状,仔细问下来,也是张仲景所论述的小柴胡汤的汤证,一个都不少。

张仲景说的症状有:“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等等,小柴胡汤的条文很多,我不一一列举,给大家翻译一下吧。

这些症状归纳起来,有:口苦、咽喉干、目眩(就是头晕啊)、往来寒热(就是忽冷忽热啊,这个症状其实不多)、胸胁苦满(其实多数是胸闷啊)、默默不欲饮食(就是胃口不大好啊)、心烦、有呕吐的感觉、耳聋目赤等。

张仲景说这些症状“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就是您看到一个就可以确定了,不用全都有,其实我还没有敢看到一个就用该方子的,据说刘渡舟老先生是看到口苦就用,我一般都是确定三条以上的时候才用。

那么,这位女士所有的这些,基本都具备了,不但具备,而且是每项都做到了极端,比如呕吐,会吃完饭就吐,比如头晕,她会直接晕倒在地。

诊脉是弦脉,舌象我给拍摄下来了,不是标准光源拍摄的,没有条件,但是可以看出来特点,我给放在了相册里,大家可以看看,这样的舌象是标准的小柴胡汤证的舌象。

(舌图请大家看我博客的像册中:女性肝郁1-2小柴胡汤证。)

这样,用小柴胡汤还有什么疑惑的呢?这是柴胡汤证已具啊,于是,就给她开了小柴胡汤,也是加了龙骨和牡蛎,五副。

吃完了五副以后,她就已经可以睡足八个小时了。

同时,所有的症状都不见了。

这搞得她周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这就是方证对应上以后的好处,张仲景的方子,就怕方证不对应,如果对应上了,那么见效就应该在三副以内的。我也经常有分析不准的时候,但是分析准了,就会连自己都对疗效感到惊奇。

那么,肝郁到底为什么会如此可怕呢?小柴胡汤到底是调理什么的呢?我们在生活中该如何注意这个小柴胡汤证呢?请看明天的博客:阴和阳之间——谈郁(2)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