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名老中医孟如教授

08-10  2686  来源:网络 

戏剧性的中学时代

“中医非我所愿。”孟如说道,“我从来就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名中医。”

孟如中学时代就读于华美女中,这是一所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而当时弹得一手好钢琴的孟如却在一次意外中显现出了非凡的体育天赋。“那是在一次假期联谊中,有一次我看到其他学校的男生欺负我们女校的女生,我很生气,非要追上去打抱不平,恰好就被一名体育老师看到了一个跑步比男生还快的女生,于是就把我戏称为‘飞毛腿’,我当时还很生气,老师怎么能乱起绰号呢。”孟如哈哈大笑,“后来这个老师就让我代表学校去参加运动会,但那个时候我连起跑都不会,每次都被发令枪吓得比别人慢半拍,结果我还在区运动会上跑了个第一名,后来又让我去参加市里面的运动会,又拿了个第一名。”正在被上报到省运动会的时候,孟如的母亲,一位毕业于南京金陵女中的开明女性进行了干预,她的理由是运动员这个职业并不是要个安稳的工作,只能吃青春饭,老无所养。孟如微笑着说道:“于是妈妈就要求我跑慢点,不然又是第一名就会被分配到体委当运动员,固执的我还不情愿,母亲就笑话我说你不就是稀奇那个第一名的笔记本嘛,到街上你要哪本我给你买哪本,当然最后我还是听从了母亲的劝告,以后跑步就消极对待,再也没有跑前三名了。”

到考大学的时候,孟如的母亲再次进行了干预,要求孟如学医,而且是西医,理由就是医生这个职业无论多大年纪,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被需要。“我妈妈在教育子女方面很有一套,我一向都很听她的话,但后来我怎么去学了中医呢,这里有一个美丽的误会。”孟如娓娓道来:“当时我的同桌是个‘药罐子’,因为家里非常相信中医,所以天天都在吃中药,有一天我发现她的中药里有红枣、桂圆,常常偷偷拣出来吃了,这下可把我同桌急坏了,毕竟一服中药少了任何一味药都不行。好笑的是我还告诉人家不就是怕苦嘛,加点糖代替一下嘛。”

“而恰恰是这一位中医的忠实拥趸,在填志愿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一年也就是1956年,周总理特批成立了四所中医学院,这是中医学院首次出现在高考志愿中,所以我那位粗心的同桌就没看见。当然她是非常的懊恼,就请求我报中医学院,为了安慰她我就报了,只不过是最后一个志愿,但我万万没想到这一年只要是报了中医学院的都会被优先录取,就这样我走上了中医这条道路。”

“孟金匮”的育才之道

“大学毕业后要分配工作了,我心想只要不是行政和教学,就算是地州县我都愿意去,因为在学校理论学习了那么长时间,我需要大量的临床实践来验证所学的理论,从而掌握并运用它们。最后组织把我分配到了省中医院内科病房工作,因为在病房可以系统的观察某一种疾病发生、发展到治愈的全过程,这是理论联系实践的宝贵机会,可惜短短的一年后我就离开了省中医院。”

“如果不让我去搞教学工作,不给我加行政职务,也不要给我那么多社会工作,就让我专心的临床,我想我会成为一个很棒很棒的中医。”身为名老中医的孟教授似乎还有很多缺憾。

离开医院后孟如来到了云南中医学院任教,她迅速调整了心态,转变工作方向,全身心扑到了教育事业上,先后任“内经金匮”及“中医内科学”教研室主任,中医系主任,成为教学管理能手并取得了优异的教学成绩。“一年的临床为我的教学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实践基础,因为我课上得好,学生都很喜欢我,结果有一年选

举区人大代表时学生们就都投我的票。”孟如谈道,“后来当了系主任,工作起来真是废寝忘食,教研室、教学计划、教学备课这些都得管。为了深入了解一线的教学工作,我必须听全系每一位老师讲课。比如有一门课教学质量不高,学生反映到我这儿,那么我就亲自去听课,告诉这位老师讲课中存在哪些问题,教学时应该采用什么方法把教学大纲中的内容教给学生,然后再让他单独给我讲课,一边听一边鼓励他,告诉他已经有进步了,反复几次下来学生就不再排斥他了。也就是说平时不但要教学生,还得教老师。”

孟如十分关心中医继承人的培养,担心今后会出现后继无人的窘境。在采访中孟如深切地说道:“‘中医乏人,中医乏术’,人是术的载体,我认为学校课程的设置是有问题的,中医院校的学生要学习大量的西医课程,而西医院校的学生则没有那么多课程,两相比较,中医院校学生的负担要重得多。尤其是四大经典著作和医古文,对于本科生来说学习起来就比较吃力,学习的过程也是囫囵吞枣,不如将其放到研究生阶段再深入研习。而省下来的时间就多去临床实践,因为这是中医生命力的体现,我在教《金匮要略》这门课的时候就给学生加了一门实践课,当时学校就在白塔路昆明市中医院旁边,每次我就把学生全部带到住院部去,先记病历再查房,用直观的病历增强学生的理解能力,等到我再讲课的时候,学生的印象就特别深。”

孟如认为高等教育取决于四个因素:第一是高层的决策,因为它决定了中医院校的培养目标、办学的方向,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第二是院校的执行,确定的方针政策执行得怎么样,在力度上是有所差别的;第三是人才的素质,也就是质量,培养的不一定都合格;第四是社会的需求,这是决定性的因素,再好的东西如果没有需求也是不行的。

遵仲景求创新

孟如博览群书,精研经典,在长期的理论、教学与临床实践中,不断的探索和创新,以丰富的经验、独特的临床诊疗思路方法,体现出了自己的学术思想及风格。在临床治疗中,尤其对内科疑难病症的诊疗方面,兼纳中西医学,既保持和发扬中医药优势和特色,又借鉴和运用现代科学思路和方法。临证择方用药得心应手,不拘于经方、时方,不流于一家一派之说,重视学习和运用现代医学新技术和研究新成果。

系统性红斑狼疮是一种典型的自身免疫病,西医治疗主要运用激素、免疫抑制剂等药物,由于激素的副作用以及此病难以治愈的情况,中医更具备着无法比拟的优势。

“系统性红斑狼疮在诊疗思路上以前都是‘西医的病中医的证’。我发现这个模式已经不再能客观反映临床的诊疗规律,因为在辨证论治方法上,当系统性红斑狼疮出现高热红斑出血时,多用温病学卫气营血辨证论治;当病情呈现慢性迁延反复发作时,多用脏腑经络辨证论治。在疾病的临床表现方面,由

于损伤的器官与系统不同而表现各异,如血小板减少病及血液科,肾损伤病及肾内科,皮肤损伤病及皮肤科……就西医而言,此病己波及多个学科。所以它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中医跨了两个辨证方法,第二就是西医跨了血液、消化、风湿等等学科,临床表现错综复杂,辨证起来比较困难,所以我说系统性红斑狼疮‘西医的病中医的证’证的结合点在何处非常重要。”孟如分享着她独特的诊疗思路,“由此可见,以系统性红斑狼疮作为病证结合点难概其貌,而以各器官、系统常见的临床表现作为病证的结合依据则更能反映临床实际,比如说系统性红斑狼疮是肾病损伤的时候有哪些证,在其他器官、系统损伤时又有哪些证,是哪个器官损伤就从哪里去找,在这所有的病症中间,共同的证型是哪一些,共同损伤的脏器的证型又在哪些地方,纲举目张,通过大量的不断的临床实践得出思路、积累经验,当总结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兵分两路按照各个科系统化的进行辨证,证辨对了,治疗起来自然就容易了。这就是理论的上升,再化繁为简,最后做到‘知其要者,一言而终。’”

对于自身免疫病的诊疗,孟如认为,对其诊疗必须具备两大方面的知识结构作为支撑:一是扎实系统的中医基础理论与临床学科知识,二是西医的免疫学基础理论与相关疾病临床知识。

孟如数十年致力于中医经典著作《金匮要略》的教学、理论研究工作,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既遵循仲景首创的“以病为纲,病证结合,辨证施治”诊疗体系,又有所创新和发展。风湿免疫性疾病常累及多个脏腑,用一种辨证方法很难概括,用几个简单的证型很难求全。孟如强调“深研病因,分症治疗”,分辨、归纳临床症状作为治疗依据;本病临床常见表里同病,寒热虚实互见,治疗很难面面俱到,孟如认为“难治之病,执简取繁”是关键,治疗要重点突出,标本同治,数方同用,故对本病均施予两个甚至多个处方交替使用,疗效甚好,孟如对本病采取西医确诊,中医辨证分型治疗,以病为纲,病症结合,分症治疗,审因用药的治疗方法。

是病人选择了我

孟如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小板桥带毕业生实习的时候,有一天一位男子用木板车拉着病人来找我,说这是他的独女,叫周水兰。小姑娘面浮肢肿,伴有咳嗽气喘,高热39℃,下肢脚背红斑表面附有鳞屑,肝脾肿大,是急性系统性红斑狼疮,病情很危重。我马上请云南省中医医院的西医帮忙检查以明确诊断。后来,这位同事带信告诉我说这个病人治愈的可能性不大,到最后很有可能人财两空。我知道周家条件很差,因为他们来看病的时候还带着自家种的蔬菜,一边卖菜一边看病,根本无法承担高额的住院治疗费用,而且周水兰这么重的病,还是被木板车拉到医院的,一路颠簸都差点没命了,看到小姑娘这么可怜,我就动了恻隐之心,决定给她上门看病,以后每周我就带着两个学生,骑着自行车去土桥村给周水兰治疗,风雨无阻。”

“据周父介绍,在遇到我之前他带周水兰去过不少地方求医,用了不少钱都没效果,后来失望之极只有去求神拜佛、找江湖游医,那些骗子要的药引子竟然是梅花鹿的心血、人脑子。”孟如红着眼圈义愤填膺地说道,“这不是故意整人嘛,这些人怎么能这么恶毒啊,这个20岁的小姑娘活到现在真是太不容易了,我一定要救她!周父说孟老师我没见过你这样的医生,你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医死医活我绝不怪你,周水兰对我说这个病就算治不好,她也心满意足了,父女俩让我非常的感动。”

没有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经验的孟如从自身免疫病的基础理论学起,查阅大量中医书籍,一步一个脚印的走。“我先把高热退了,再解决咳嗽,然后消肿,同时不断的鼓励周水兰,告诉她我一直没有放弃你,你也知道你的病情在好转,你必须要配合我。”孟老说道,“慢慢地她的病就有了起色,但是我每次去她家都会给我一些红糖饼干,我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为了不让周父再买东西给我,又不伤及周家的自尊心,我就想了一个办法——要他自己种的小菜。为了补充营养,我还把我家的肉票全拿了出来给她,肉我也想吃啊,但我比她健康!”

“这是病人选择了我,周水兰的病例告诉我医生的医德太重要了,当遇到危重病人的时候,如果连医生都放弃了,那病人也就没救了。”孟老激动地说。

在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我们是不是该好好学习孟老的医德精神,多一份真诚让误会更少一些,多一丝热心让人心更加温暖。

孟老的执着其实就是对生命的坚守!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