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泻 温阳除湿升阳止泻法

06-19  2431  来源:网络 

泄泻是以排便次数增多、粪便稀薄,或泻出如水样为主症的一类病证,本证四季皆有,但以夏秋多见。其病因多与感受外邪、饮食所伤、情志失调及脾肾阳虚有关。感受外邪者以寒湿、湿热、暑湿较多;饮食所伤者,多由饮食不节,暴饮暴食引起;情志所伤者,主要与肝克脾有关;内伤脏腑者,主要由食伤脾胃,或脾胃素虚,或脾肾阳虚形成。其中,脾胃虚弱是慢性泄泻的根本病机,而湿邪是其主要病理因素。情志失调、饮食所伤、感受外邪等病因须在此基础上才可导致慢性泄泻。在其治疗上,感受外邪者,或温或清;饮食所伤者,健脾消食;情志所致者,抑肝扶脾;内伤脏腑者,或消食健脾,或益气健脾,或健脾温阳;泄泻严重者,加止泻之品;日久伤阴者,加酸甘化阴之药;肛门下坠或脱肛者,重用益气升阳之味。总之,健脾祛湿是治疗本病的关键,其兼症则以上基础上辨证治之。

天津中医药大学附属武清中医院陈宝贵教授行医近50载,临证经验非常丰富,尤其泄泻病方面有其独到的经验。其治疗泄泻,常在芳香化湿、清热利湿、消食导滞、抑肝扶脾、健脾和胃、温肾健脾、固涩止泻等法基础上伍以风药,收效颇佳。风药大多为辛味之品,多为解表药,具有能行能散、升发脾阳、祛风胜湿、疏理肝郁、发散郁火的特点。常用风药有葛根、柴胡、升麻、防风、白芷、藿香等。如脾阳不升,症见泻下清稀,或完谷不化,头晕者,陈宝贵多用葛根升脾阳以止泻;如脾胃虚弱,中气下陷,症见神疲乏力,食少便溏,或见脏器下垂者,陈宝贵常用柴胡、升麻佐于补气药中以升提中气;若肝郁脾虚,肝木克土,症见腹痛肠鸣,泻下痛减,属痛泻者,陈宝贵多用防风以土中泻木,胜湿止泻;若寒湿久泄,症见泄泻日久,遇寒则重者,陈师常用白芷佐于温阳方中以升阳除湿止泻;若湿浊中阻,症见腹痛吐泻,脘痞胸闷不舒,属寒湿泄泻者,陈师常用藿香以芳香化浊,和中止呕。现代药理研究证实,风药具有抗炎、镇痛、抗过敏、解痉、抗菌、提高免疫力等作用。临床验证,风药用于泄泻病中,确能提高疗效。需要注意的是,风药在泄泻治疗中,多数情况用量宜轻,且有些药不宜久用,因风药大多是辛香之剂,有伤阴耗血之弊。以下三则则医案,供同道们参考。

案一 温阳除湿、升阳止泻法

韩某,男,40岁,2000年4月15日诊。

泄泻近1年,每日3~5次,有时泄稀水,受凉或食冷后明显,腹部有时隐痛,常有头晕,乏力,舌暗淡,苔白,脉细弱。曾在某西医诊断为:慢性肠炎。

证属:脾虚湿盛,清阳不升。

治法:温阳除湿,升阳止泻。

处方:藿香10克,干姜10克,白蔻10克,茯苓15克,枳壳10克,白芍15克,荷叶15克,防风10克,党参15克,陈皮6克,葛根15克,炒车前子15克,当归15克,甘草10克。7剂,每日1剂,水煎450毫升分早中晚3次温服,日1剂。

二诊(4月22日):泄泻次数减少,已不泻下稀水,头晕乏力减轻。

上方未做加减,患者又服14剂而愈。

按:泄泻年余,泻下清水,受凉或食冷后明显,腹有隐痛为脾阳不足,湿邪偏盛引起;头晕,乏力为脾阳不足,清阳不升的表现;舌暗淡,苔白,脉细弱亦为脾虚湿盛之征象。治疗应以温阳除湿,升阳止泻为主。上方中以党参、茯苓、干姜、白蔻温中健脾;以葛根、荷叶健脾升阳;以陈皮、枳壳理气健脾,其中枳壳调理脾胃升降;以防风祛风胜湿;以炒车前子渗湿止泻;以当归调理血分,使气行血不滞;以白芍、甘草缓急止痛,其中白芍可酸甘化阴。全方共奏温阳除湿,升阳止泻之功。方药对证,患者共服20余剂而愈。

此案上方中藿香、防风、葛根为风药,其中藿香可芳香化湿,葛根可以升脾胃之阳,防风可以祛风胜湿,且又有“风能胜湿”之意。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