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专家说癌

08-10  2533  来源:新浪博客 

如果中医是主流医学,大多数癌症病人是不会死的。这当然是有条件的:不手术;不化疗;不放疗;但可以做不伤害性的检查。

中医治病研究天地人的关系,就是从生命生存的规律入手。生命的最重要的规律是什么?就是承认生命必然死亡。因此,中医认为人活到一定的年龄,无论哪一个器官功能衰竭,都必然会死亡。中医不阻止死亡的自然产生。西医尽管承认死亡之不可避免,但是它的做法表明,他们认为可以阻止死亡。我们可以从西医的许多死亡统计报告中看出。他们总是这么说:现在每年死于心脏病的有多少,死于癌症的有多少,死于肾脏病的有多少……就是没有死于衰老的。死于衰老是什么意思?就是正常的死亡率。这些统计,他们从不排除正常的死亡率是什么原因?其目的就是拿病死者来恐吓活着的。他们就可以借研究治病来向国家、向人民要经费,掏人们裤袋里的钱。当然,西医医学不是医生或医院向老百姓掏钱,而是他们背后的一个医药财团。西方医学实质是医药财团手中的木偶。这不是我的发现,而是现代西方的非主流的医学家们和研究者。有本书叫《现代医疗批判》,作者霍恩&;罗斯,讲得最清楚不过了。因此,我们应该把医学研究和这个内涵联系起来。我在2008年11月,在北京开的“原创中医复兴论坛”上发言,突然想到了“市场医学”这个概念。我说:“现在的医学,可以叫做市场医学。市场医学究其实,是个怪物!因为,医学是要命不要钱的,市场是要钱不要命的,结合起来,岂不就成了怪物?!”

治病是为了生命与健康。可是,西医不研究生命与健康,而去研究尸体与细菌。他们认为尸体上有生病的原因。人生病死了,他们就解剖死了的人,研究生病的道理。他们的病理学家,在尸体的某些部位的改变上,判断分析生病致死的道理。外伤致死是可以用这种方法的,而人老或生病致死用这种方法却是错误的。癌症致死论就是这样的思想条件下分析出来的。生、老、病、死,这本来是一个自然过程。人活着是依靠各种器官功能的活动。这些活动就像一条相互衔接的链条在不停地转动。死亡,就像这链条的中断。老了,各种器官的功能由于某一种原因发生中断造成的。因此,用解剖尸体来判断老了死亡的原因,是不准确的。过去有的人老了生了病,未死之前却交代把尸体交给病理学家去检查死亡的原因,有巧查上了尸体上有癌肿块,就把这肿块判断为致死的原因。

癌症致死是因为手术(包括化、放疗)治疗引来的死亡,医学却把这个责任推给所患的疾病——癌症。没有人揭穿把手术称为除根术的错误。因为,手术只能切除可见的癌病灶,而不能切除患癌的原因。既然原因未除就能够复发,而且复发时的身体条件更差,因为已经经过了手术的摧残,抗病能力已大大减弱。可见把称之为“除根术”就是一种明显的欺骗。“除根术”这个概念不无有市场的因素——为了吸引病人。如果医学是一门科学,科学就不能有假。而现在这个“手术除根”却是个明显的假货!

癌症患者因手术治疗而加速死亡的现象,更进一步引起人们的恐癌心理。现在大多数人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心理恐惧。因此,我们必须像美国一样,大范围地展开癌症是慢性病的宣传,首先把这种心理病解决好,就能降低我国的癌患者的死亡率——毕竟是救命第一。每年我国有220万人生癌症,一年中被治死的达160万人。每人如果为治疗付出10万元,全国每年为治癌就花费1600万亿。我们建造起许多宏伟的医院,是以付出1600万亿和160万个生命换来的。国家因治疗癌症而付出大量外汇购买药械。许多人因治疗癌症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最近,笔者走访了一些癌症患者,翻阅资料,有所感悟,作成以下文章。

(一)癌症是慢性病,不会一下子死人的

《温州日报》2006年11月24日10版刊出的《癌症是一种慢性病》不说其内容,单讲标题,就选得很好。

报载:“美国癌症死亡的总人数2005年首次出现下降趋势。”“癌症是可以治疗、控制、甚至治愈的慢性病。”过去认为患癌必死,而且不出三个月。现在认为癌症是可以治疗的慢性病,治疗的方法就会随着认识的转变而改变。癌症患者死亡率的下降反过来证明这种认识的转变是接近了正确的方向。西医学是从西方传来的。现在美国的带癌生存者为总人口的1/29,而上海却只有1%,相差各地之远,说明上海对癌症的认识与治疗,仍然被过去的错误阴影所笼罩。许多无辜的生命,仍然还死在错误的医学认识与医疗手段之下。

认识癌症是一种慢性病,从医学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它对许多癌症患者,起到了安慰的作用。这种安慰,不是欺骗,而是讲了老实话,符合科学,符合实际。曾经被宣扬得沸沸扬扬,说患癌就是得了绝症,判了死刑。农村里把此病叫做“单个字”,很忌讳。实践证明这种态度是不科学的。人与动物的不同就在于人是有意识的动物。意识保持正常,人体生命的活动才会正常。意识主宰着生命的活动。意识紊乱,生命的活动就会陷于混乱。我们宣传患癌必死,事实在制造癌症恐怖,制造意识紊乱,相反地会增加癌的活动能力,破坏人体自身组织的抗癌活力。

“在癌症患者中,大概有70%的患者是被自己吓死的。何教授认为,患者起码有30-40%死于心理因素。”“肿瘤患者中,有66%的患者患有抑郁症,10%患有精神衰弱症,还有8%患有强迫症,这说明至少84%的肿瘤患者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过去认为得了癌症就没有几个月可活的见解和宣传,制造了癌症恐怖,对治疗不利。众多的癌病人死亡,都与这种宣传有关的。现在有一些医生为了拉生意,以宣传医学知识为名,利用媒体制造某类疾病的恐怖,例如说宫颈炎症会导致宫颈癌的发生,应该到他医院妇科检查、治疗。炎症会产生癌变,没炎症的地方,也会产生癌变,所以,癌变不是炎症的发展的必然。写这样的文章,是不安好心,没科学依据,弄得有宫颈炎的妇女精神紧张。

笔者调查,凡是使用中草药消除了患者症状的,例如患者的癌肿疼痛,被中草药止住了,说明这药已经有效,癌肿被治住了。坚持服药,一定会获得良效。如果用西药止痛,痛虽然消失,却会反复,而且这种西药止痛的能力会越来越差,直至无效为止。因为,中草药消除症状是调整平衡。人体生理平衡得到调整,抗癌的能力增强,癌肿会自然消失;至少,它会停止肿大,停止危害生命,而是与我们的生命共存。西药止痛是麻痹神经的。这种方法相当于麻痹人体自我调整的抗病能力,因此,药性一过,痛势反而会更加厉害。

可以这么说,癌症本是慢性病,而且有许多中草药方都可以治疗。它之所以弄得如此可怕,说明过去化学医学判断的失误。这样的失误,导致一些癌症患者急急乎寻求手术切除或放、化疗,其结果是加速了癌扩散或摧毁了人体自身的抗病能力,加速剥夺了他们生存的希望。西方调查发现医生罢工期间,死亡率反而降低。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手术的病人减少了60%,死于手术的人少了。

把治癌的希望寄托于手术,是愚不可及的行为。我不反对应该做手术的还得做,但决不可把它当做救治癌症病人的最大希望。

(二)生癌是毒素在身体的某个地方集结等待排出

据说,20世纪80年代研究癌症的的一个最大的成就,是发现人体细胞内天然就存在着一组能使细胞发生癌变的癌基因。现在,科学家已经能够在膀胱癌、肺癌、结肠癌等二十多种肿瘤病人的细胞中分离出癌基因。癌基因在正常情况下非但无害,不会发生癌变,而且对正常细胞的生长和分化起着重要的作用。为什么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得癌症?癌基因为什么不会随便发生癌变?这就说明人体里天然就有着制止癌变的能力。我们可以把这种能力归之为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既然人体里有这种能力,就可以想得到是因为各种内在或外在的原因,干扰了体内制止癌变的能力,诱导癌基因发生癌变。所以,只要我们能够使制止癌变的能力恢复正常,就不怕癌症了。研究发现,有许多患癌病人可以带癌生存,就是因为他的制癌能力与“生癌”能力相持,谁也胜不了谁;有的被判为晚期癌症者逐渐恢复,甚至使癌肿完全消失不再复发,就因为这种能力胜过癌变的能力。由是观之,如何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治癌方法,什么是错误的治癌方法了:凡是有利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的治癌方法就是正确的;凡是损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的治癌方法,就是错误的。

人的生命,可以分成两个系统:一个叫信息系统,它有很强的自组织能力;一个叫意识系统,具有可自控能力。这是两种相互矛盾又相互帮助的能力。例如饿了要吃饭。饭吃到胃里,胃中就会自动产生许多消化酶,把饭消化成食糜,自动地流到小肠、大肠,营养被吸收,水分带着毒素排入膀胱,作为小便排出;渣滓排到大肠,作为大便排出。这些工作都是信息系统不受意识控制自动完成的。这就叫做自组织能力。“人逢喜事精神爽”,假使人觉得精神特佳,吃饭味道特好,消化能力就增强;如果精神受到打击,消化能力就会受挫,食欲就减退。这说明人的自组织能力在很多时候,是受意识影响的。

人的思想意识,对信息系统的自组织能力,只能产生一定的影响,而不能完全主宰。因此,真正饥饿,想用意识控制,就控制不了。这是大家共知的。然而,就中医的角度看,意识对生命有很强的影响力,这是不容讳言的。古人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正气内存,病安从来。”就是指人只要思想淡泊,就不容易生病。所以,有些病是不能去想的。这就叫心理作用。心理作用会有一种指向性。指向性的意思就是:你常常想自己会生癌,癌就有可能被你想来。因为,你的心理上已经指向生癌了。

现在有一种奇怪的疾病叫做假性怀孕,就是一个很想生个孩子的女人,有时候会突然停经,肚子也会胀大,但是却经不起检查,因为,肚子里面是空的。女人的月经,是信息系统自组织的,它也会受思想意识的影响。

(三)生癌就像体表上生了肿毒,只是有一些生在体内而已

癌症患者第一要冷静对待自己的疾病,不要病急乱投医,焦急、恐惧,有害无益。我访问过许多医生认为必死无疑的癌症病人,也看了很多医生关于癌症病人存活的研究,有的都说是晚期了,医生给判断没多少时间好活了,但二三十年活得好好的。有的癌肿还在,有的癌肿消失。过去都采用手术切除来治癌的,很多人因手术后更快复发,使临床医生感到惊奇。当然不排除有的癌症患者切除后没有再复发。然而,谁也没有办法证明这是切除的疗效。因为,切除只有损害肢体的健全,没有办法证明它能提高抗癌能力。因此,这种癌症不再生的原因只可能有二种:一是该肿瘤本就不是恶性,是判断错误;二是病人本身自组织的抗癌能力增强。不要把治癌的希望寄托在手术切除上。如果,有的癌生的部位不好,马上会影响生命,那当然要马上做掉。不过,手术前必须极其慎重斟酌。既然癌症是细胞中癌基因变异,手术只能切除生癌的部位,不能把癌基因变异的原因切除掉,过去有的人认为术后复发或扩散是因为手术做不干净是不对的。这是因为病人受手术的损害,术后之所以复发,甚至使癌细胞更快生长,是因为降低了生命自组织的抗癌的能力。

由于医疗实践,发现绝大多数癌症病人切除后都会复发,导致扩散。这样才产生了癌症必死论。其实,许多人都说,生癌就像生瘰儿。生在体表称为瘰儿;生在体内的就叫做癌。我现在所讲的“瘰儿”,是中医的外科病的总称,包括疔、疮、痈、疽、瘰、疬、疱疹等。病发于体表,称为疔、疮、痈、疽、瘰、疬;发于体内,有一些则被称为癌。这些外科病都可内治,患癌当然也是更可治的,并非不做手术不可,更非必死。中医称之为癥痂积聚,虽然不完全都是,至少有一些是癌,也有一定的治疗方法。历代中医,治这些病的验方极多。不过,中医的治则不同于西医,不是根据病名,而是辨证论治。同样的肿块,生在不同人的身上,就可能用完全不同的药方。中医对于这些外科病的外科处理极其慎重,例如疔和疽,都是严禁用刀的。对于痈,在未成熟(即完全化脓)前,也严禁开刀引流的。

现在,有很多的癌症病人被中医或草药治愈,正说明,中医能够治癌。癌症之所以被现代医学说成不治,是现代医学研究还不到位。例如过去认为癌症是病毒感染的学说,现在才知道是错误的。它被癌基因学说推翻了。这说明它的病因研究不到位,只是一种猜测。这样做的结果,是导致一系列治疗方法的错误。也许有人会问:知道错误为什么不立即停止?这是因为医学进入了市场,市场有它的惯性,所以无法马上得到纠正。最近发现,很多癌症病人,即使是属于晚期,甚至被治疗得只剩下一口气了的病人,医生已经完全放弃了希望,相反地不治而愈了;反过来说,这些人如果再治疗下去,真的就必死无疑。

(四)人体上到处都会生癌的道理

假设,现代医学的癌成因论是正确的:人体无论哪个部位都由细胞构成,每个细胞里都有癌基因。某些条件下,癌基因不受管束,就发生了癌变。所以,无论人体的那个部位,连流动着的血液、淋巴液,也都会发生癌症。人体以细胞为最小单位。它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功能器官。这些器官的功能活动,构成了生命的活动。器官活动直到生命的终结,构成器官的细胞却不断地新陈代谢——老细胞死亡代之以新的细胞。人体各个器官在生产新细胞的过程里,由于各种不可知的原因,也会生产出一些不合格、不成熟的新细胞,最容易导致癌变。如果让这些不合格的新细胞登上它的“工作岗位”,它们就成了癌细胞的“候选人”。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不成熟的细胞在登上“岗位”之前,生命的控癌能力就会将它们淘汰出局,都不会变成癌肿瘤。生命的这种能力,犹如工厂里的产品检验员,未等这些“候选人”进入“岗位”,就把它们处理掉了;即使有一些因检验员的不小心,“次品”被混作“正品”。这些“正品”也会时时刻刻遭受清除。人体生命除了“检验员”之外,还有多种的监督部门。生命组织的管理,当然比工厂的管理更为复杂。新陈代谢导致癌细胞的产生,只是其原因的一种。

再如我们的思想感到环境的压迫而不舒畅,导致气血运行阻滞;我们吃的食物中有致癌物质,改变了细胞的性能;我们使用某些引起癌变的医疗器械(X射线照射、激光照射、短波、微波照射),导致基因变异;我们吸进了一些有毒的空气,改变了我们细胞的内容物等等。所以,应该说,导致细胞癌变的原因有很多种。而且,这些致癌细胞能够附着,散发出不让人马上发觉它存在的“迷惑素”,并发展它的“组织”,“占山称王”(占位性病变),导致生命的信息运行瘫痪。现代医学把这种情况,称为免疫缺陷。如前所说,免疫缺陷实际就是人的自组织能力部分失序。

人体生命就像个社会。社会由无数人民组成。以个人为最小单位。为了管理社会,维护社会安定,就产生了各级政府——村、乡、区、县、省直到中央政府。然而,无论如何有效的政府,都无法使全部人民遵纪守法,必然会有一些人成为盗贼。盗贼不认真从事生产,却要吃用,还会杀人、强奸、抢劫,破坏社会的安定。癌细胞就像正常的公民变为盗贼一样,不为整体的生命而工作,却聚众结党作乱。政府管理得好(有序),有的会被剿灭;有的会被招安;有的会隐姓埋名,不再作恶;政府管理不好(失序),盗贼越来越多,立寨为王,烧杀抢掠,祸害百姓。盗贼越聚越众,使政府管理不了,整个社会动荡,最后还会颠覆政府。对个人来说,到这个时候,就是死亡的来临。

(五)癌症能够自愈

生命对全身细胞的管理,也像政府的管理。这种管理的能力,称为自组织能力。不管癌症是大是小,是如何厉害。人只要活着,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就会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拼搏。健康,是因为自组织能力有序;得了癌症,是因为自组织能力失序。不管如何失序,自组织能力还是在努力恢复有序化。因此,有的癌症,虽已被宣布为后期,被认定为不可挽救,后来竟然奇迹般地消失,就是这个原因。

《不治而愈》中记述一个名叫克里斯汀的十九岁女孩子,1974年她发现身上有瘀块,医院检查后说她的红血球、白血球、血小板计数都极低,骨髓检查后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绝症。骨髓中的血细胞只有正常的2%经多次化疗以及多种抗癌治疗,卵巢也受到破坏了。“除了全面维持生命和安慰她以外,医生们已无计可施。……可是克里斯汀并没有绝望。……这家医院的心理医生将她推荐给洛杉矶加州大学一位研究精神康复的研究人员。通过他,她认识了一位利用以手摩抚顶祝福和催眠疗法给人治病的信仰疗法术士。在住院期间,克里斯汀进行两周每周两次这样的治疗。最后一次治疗结束时,化验结果表明她的骨髓略有回升……医院放弃了努力……克里斯汀仍然固执地寻找信仰疗法术士。她新找到的一位信仰疗法术士每周5天来给她做以手抚顶祝福仪式。两周之后,奇迹又出现了:血细胞上升到正常范围的最低水平。”后来加上一些饮食节制,病就慢慢地好了。二十年后,她已经是有了四个孩子的母亲,成为持有自然疗法执照的医生和一个福利部门的积极分子。

克里斯汀的痊愈,得益于信仰疗法术士的摩顶祝福。到底这样的祝福有什么可以用科学方法检测得到的依据,我相信没有。但是,在医院都已经放弃努力的情况下,术士的祝福却产生了奇迹。而且,这个奇迹是马上发生,还立即以实验来证实——血象逐日好转。到底是什么原因?唯一可以解释的是:生命还没有放弃希望,最后战胜了癌症。

一位67岁名叫海伦的妇女,1985年发现在“骨盆和腹腔内3至9毫米腹膜破坏点超过100个”,活检确诊为恶性肿瘤,后做了多次手术,但仍有残留。她不愿意看肿瘤医生,也拒绝做化疗。她接受了一项综合治疗计划:低脂肪、低糖、高纤维素饮食;补充抗氧化维生素和矿物质;经常锻练并结合想像肿瘤消失的自我治疗;改变对丈夫的态度——宽容。“手术一个月后,她的贫血现象消失了,肝功能也恢复了正常。”又继续活了8年,75岁因别的疾病去世。

《不治而愈》记述了许多癌症病人,有的都很严重,有的经医院施用多种疗法,把病人的健康都破坏殆尽了。可是病人仍有信心活下去,不放弃生命的希望。这很要紧。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总是要想办法和寻找各种治疗方法,就会见到奇迹。而那些一听自己患了癌症,就灰心丧气,对愈病失去信心者,就难以获得成功。

(六)禾火抗癌经验——医学理论与医学思想教育

1997年9月,禾火女士做了乳腺癌手术同时进行了放、化疗,一年半后于刀疤处复发。再住浙江肿瘤医院治疗。治疗刚结束,肿瘤即转移至左腋下。至2000年4月,“用过的放、化疗剂量已达同类患者的三倍,共计用过14个大化疗,3次重复照光,每次照光都历时40多天,照光总量达130多次。重复多次的照光还造成了Ⅲ度放射性烧伤,致使我的胸壁大面积溃烂与坏死,至今留有疤痕。”“2001年5月,癌症第三次卷土重来,仍旧是局部皮下复发,肿瘤专家劝我再做化疗,考虑到当时自己的身体条件,我决定不作化疗,带癌生存。禾火女士的这一明智的决定,救了她一命。“带癌生存”对“癌症必死论”无疑是一个不能接受的相反的新概念。

“医生说我的生命只能维持三个月。沪、杭两地专家建议我试用一种新药,该药只有20%的人有效,加上化疗,一年大约需要近百万元。有效的话,就一年一年一直用下去,直到出现新的情况为止。我没有采纳专家意见。”“为了节省巨额的医药费,我开始尝试自疗自救。2003年7月30日,我突发第四腰椎压缩性骨折,卧床不起。沪、杭、闽三地专家均怀疑是肿瘤转移至腰椎所致的病理性骨折(笔者按:为什么这些专家没有想到是为了配合化疗,用了大剂量的强的松,导致骨质疏松而致)。我仅靠床休息并加练气功,其他治疗手段均不敢采用,后来腰伤痊愈,依然健步如飞。带癌生存至2004年2月,我被查出子宫内膜增厚,我怀疑这与我长期服用内分泌药物有关。在停用了内分泌药物仍不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几乎所有医生都劝我切除子宫和卵巢,我不同意,坚持练气功。到8月份终于云开雾散,子宫内膜厚度已完全恢复了正常。”(周申生:《关爱生命,科学抗癌》,华夏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年5月)

禾火抗癌的成功关键是什么?就是不相信肿瘤专家所有的指导。就她自己主观愿望,也是不想这么做的,但是,客观情况逼得她不得不拒绝肿瘤专家的意见。化疗、放疗使她身体损毁到无法再接受,专家还是认为需要继续。专家想的是如何杀死癌细胞,禾火想是如何维护自己的生命。这就是现代西医的致命性缺陷。她觉得继续下去有死无生,不如带癌生存,还有一线希望。于是,她首次拒绝了专家的指导。禾火在关键时刻的选择,反映出她的思维推理能力。正因为她有了这种能力,才会在生死抉择的关头,救了她自己一命。

病人做了手术,切除了病灶,又经过三番五次的放、化疗,其剂量比通常的患者都高了三倍,癌症还要复发。这时候,患者自己也觉得再做下去是死路一条了,为什么肿瘤专家却认为要坚持做下去?明知病人会死,为什么做医生的,还要坚持把她往死路上送。我当然认为肿瘤专家不是有意的,然而他们为什么没有想到自己意见的后果呢?

(注:本文资料来自周申生主编《关爱生命 科学抗癌》2005年5月)。

(七)忘记自己的癌症——治癌的关键

患癌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必死无疑?其元凶就是一种以躯体为生命的思想。癌附着在躯体上,医生便会认为唯一的方法是切除。岂知躯体只是生命的物质依附,不是生命本身。身体靠生命的存在而存在,没有了生命便会朽烂。癌是因生命而产生出来的,没有生命的躯体是不会生癌的。因此,被切除了癌肿的躯体,只要生命仍在,癌细胞还要产生出来。然而,原来癌细胞附着的部位已经没有了,它只好另附他处。这才有了癌扩散。这说明切除癌肿块治癌的手术,不仅治不了癌症,却会治死生命。切除癌肿,不仅是切除部分躯体而已,而是在同时摧毁了一部分生命的自我康复能力,因而促进死亡。这不是患癌必死,而是治疗的手段错误促进了死亡。

患癌不是必死,却被错认为必死后,一个最可怕的“副作用”是意识体系的自卫系统被摧毁。人们一听到说自己得了癌症,便日夜不安。天天吃不下,睡不着,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没有办法再从事抗癌,相反地帮助了癌肿块的发展,所以,医学家才会说,80%的癌症患者死于恐惧。这就是说,我们做科普时,把不知道的事,当作已经知道的,普及开来。患癌本来就像疔、疮、痈、疽一样,并不会致人死命的,我们却把它宣传得十分凶恶,结果就使得患癌的病人,活活给吓死了。

47岁的农妇刘化莲去杭州半山肿瘤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以没有床位为由,给她开了一些药物,劝她回家。医生为什么不让她住院?因为医生认为此病已到最后关头,无法可治了。可是他却瞒着这对农民夫妇。

夫妻俩好不容易在家筹了一些钱来杭州治病,想不到的是医生的“无可奉告”,只得先住在医院附近的旅馆里,待吃完药后再去诊治。然而,药后反而感到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可见治病的医生已经失去信心。这些只是医生临时应付的。也就是说,这些药不是治病的,而是安慰剂。再去看门诊,医生查看病历后,觉得这样会纠缠的病人要采取措施打发掉,就告诉他们患的是晚期菜花型的宫颈癌,无药可治。但病人认为没有住院就死了也不瞑目。

刘化莲所好的是在32年前得病,医生向她公开摆明了病情。所以,刘化莲经治疗后回家,思想当然不再存在活下去的希望。这样做并非不无好处:使她放下了一条心,不再害怕死亡——反正无法可治。这是癌症自愈的内在条件。正如她自己说的:“忘记癌病,适当劳动可抗癌。”其实,适当劳动也就能忘记癌症。要治癌,首先是不怕癌。

(八)“活神仙”夏景清说治癌

我与杨立人先生谈及文成的夏景清先生治癌有一定的名气,绰号活神仙。夏先生原为文成县医科所所长。治愈癌症几十例。有的都濒临死亡边缘,他竟然也给治好了。他讲了两个癌症病例奇怪的自愈。一人膝上部患骨癌,肿块有巴掌大,信了基督,一年内,肿块完全消失。某次与朋友饮酒后复发,不治。另有一妇女患鼻咽癌,怀孕后癌肿消失。生产后又复发,不治。这两例无故自愈,又无故复发,都无法解释。

我想听听他治癌的经验,同时问一些他治疗的药方。岂知他的话却完全出于我的意料之外。他说:“英国有一人,也不是当医生的。一天突然心血来潮,想到癌症治疗为世界难题,有一部分病人却能够自愈。其中道理虽不能明白,但我们测定癌症自愈的数据也是十分重要的。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