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流产继发感染 名医治愈人工流产后发热

04-28  2200  来源:《蒲辅周医案》 

人工流产后发热

患者宋XX,女性,37岁,住某医院。

病史:妊娠四月半。因坐凳不慎跌倒,以致阴道流血,于8月22日急诊入院。检查外阴正常,子宫颈外口松弛,内口闭合,宫底脐下一横指,胎音不好,阴道有血,给以保胎治疗,次日阴道流血增多,似月经样,即人工流产,手术经过顺利,但术后随即发高烧,口服四圜素,而高烧寒战,连续四天不退,体温39.6℃,腹部稍胀,肠鸣音弱,剑突下至全腹均有明显压痛,有肌紧张反跳痛(+),移动性浊音(±),呻吟叫腹痛,阴道出血不多。

化验检查:血:血色素11.7,白细胞19,000/立方毫米,中性90%,单核2%,淋巴8%;尿:蛋白微量,红细胞3~4,白细胞7~8。血压120/80毫米汞柱,脉118次/分,血培养(-),当时诊断为晚期感染性流产、败血症,连续用过土、金、链霉素及多粘菌素和中药柴胡桂枝汤加减数剂,体温于9月1日渐降至正常,

但患者自觉症状仅腹痛减轻,其它无好转,身困胸闷,不思饮食,头晕,9月3日体温又升高,畏冷发烧,周身酸痛,用抗菌素皆不敏感,体温日益增高,9月7日体温39.7℃,西医会诊认为产后感染未能控制,据检查炎症不是仅限于子宫内膜,已进入肌层及结缔组织,胎盘残留不下,主张手术摘除子宫,家属及本人未同意而于9月8日请求蒲老会诊:

体温39.7℃,自诉寒热往来日数发,发寒时四肢亦发凉,热蒸时汗出不彻,胸闷,腹微满,少腹按之痛,头痛不眩,全身酸楚,不思饮食,口苦口干不欲饮,恶心呕吐一次,吐出所食之物,大便先干后稀不畅,小便黄,恶露尚有少量,为稀薄脓样,脉象模糊,浮沉皆无力,舌质暗红,苔黄白秽厚满舌,神色不衰,语音清亮,按证实脉虚,神色不衰是实非虚,当舍脉从症,因小产正虚,湿热蕴伏,以致复发热,形似柴胡证,但脉不弦,胁不满,张仲景虽云小柴胡证“但见一症便是,不必悉俱”,但其主要症候非属足少阳经证而似手少阳证,表现三焦郁闭之象,治宜调和三焦,疏解湿热。

处方:

茯苓皮三钱 杏仁二钱(去皮) 苡仁四钱 白豆蔻一钱(打) 茵陈三钱 猪苓二钱 法半夏二钱 滑石块四钱 黄芩一钱(酒炒) 晚蚕砂四钱(包煎) 白通草一钱五分 淡竹叶二钱 二剂,每剂煎两次共取300毫升,分四次服。

9月10日复诊:

服药后潮汗周身出透,身体渐觉舒适,寒热解,体温下降,9月9日上午体温35.8℃,下午体温36℃,大便六次而稀色腐有脓血,化验检查找到革兰氏阳性杆菌,红细胞30~50/高倍视野,白细胞15~20/高倍视野,今日体温36.6℃,大便仅一次,尚有欲便之感,腹满减,尚有微痛不舒,俩身微汗续出,已能吃一碗稀粥,尚恶心,食不知味,口苦干皆减,脉沉弦缓,舌苔减,病势初步好转,继续调和三焦,清解湿热,原方去黄芩、晚蚕砂、竹叶,加厚朴一钱,藿梗一钱,神曲二钱,茯苓皮改连皮茯苓,二剂,服如前。

9月12日再诊:

服药后体温稳定,头痛身酸皆除,口已不苦尚微干,饮食略知味,精神好转,前天大便四次,昨日三次,质稀有粘液,脉沉缓有力,秽腻苔再减,病势已衰,但余邪未净,继续理脾胃,和三焦,清余邪为治。

处方:

连皮茯苓三钱 扁豆衣三钱 苡仁四钱 白豆蔻一钱(打) 广陈皮一钱五分 厚朴一钱五分 藿梗一钱五分 茵陈三钱 滑石四钱 生稻芽三钱 神曲一钱 三剂,每剂煎二次取200毫升,分三次服。

9月15日四诊:

体温正常,大便每日一次,纳食增加,味和,精神渐振,腹胀已微,时有矢气,阴道已不流脓样液,脉和缓,舌质正红苔退净,停药观察以饮食休养十余日出院,不久恢复健康参加工作。

按:

本例为人工流产继发感染,炎症不仅局限于内膜而波及子宫肌层结缔组织,胎盘残留未出,对各种抗菌素皆不敏感,西医会诊主张手术摘除子宫,而中医根据脉证,审证求因,非产后热入血室,乃产后蕴伏湿热为病,患者流产小产已八次,由于谨防再度流产,先多睡少活动,时逢长夏,阴雨尤多,居处卑湿,久而伤气,湿邪蕴伏,复因损伤动胎,西药保胎无效,继则人工流产,正气再损,蕴伏湿热之邪乘虚而发,三焦郁闭,营卫不通,虽脉象模糊,浮沉无力,但神色不衰,故当舍脉从症,据汗出热不解,热而不烦,周身困倦酸疼,胸膺发闷,少腹微满,小便黄,大便先干后稀,舌苔秽厚腻,口干不欲饮,诸症皆为湿热郁闭之象,拟调和三焦,疏解表里,达邪外出,服一剂药后里通表和,肌表之邪由潮汗而解,蕴积肠胃之湿由下泄而出,体温随即降至正常,中医认为郁闭已开,三焦通畅,湿不遏郁,其热自除,服两剂后体温稳定,诸症悉减,但恶心,食不知味,腹微痛,故去清里之黄芩,宣泄之竹叶、晚蚕砂,加厚朴、藿梗、神曲,重点转向调理肠胃,一剂后饮食知味,精神好转,脉转沉缓有力,秽腻苔退而未净,湿热之势虽衰,余邪未彻,去苦降之杏仁,淡渗之通草,加陈皮、稻芽和中健胃以冀恢复脾胃功能,脾胃健强,营卫调和,三焦通利,余邪即可消除,服三剂后,脉象缓和,舌质正常,苔退净,精神、饮食、二便俱正常,停药观察嘱病者以饮食调养,病去强之以药反伤胃气,患者颇遵医嘱,不久恢复健康而出院。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