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医案十三、肠梗阻

04-28  3149  来源:《名老中医阎镛疑难病医案医话》 

经方医案十三、肠梗阻

例1

郭某,男,26岁,沿村堡农民,1963年10月诊治。患者因急腹症人院,诊断为肠梗阻。若病情剧烈疼痛后转为平静应当从速手术,世有痛而不痛难治之说。医护人员深恐耽误时机积极准备手术,而患者坚决不同意,病人家属及医护人员再三动员,患者却不与合作,要求服药治疗,无奈转中医诊治以尽人事。处以大黄牡丹皮加味。

方药:生大黄15克,牡丹皮12克,桃仁12克,冬瓜仁15克,芒硝9克,干姜3克。水煎服,时已下午5时。针足三里(双)。

外用老葱数千克,摘净切碎,用砂锅炒热,布包,轮换热熨腹部痛处。3小时后(晚8时)已有动静,有轻微肠鸣,有矢气,遂起针。9时许,大便始通,量少许,停熨腹部。10时多,大量大便,十分通利。病人稍进饮食,后安然入睡,次日清晨,病人不辞而归。经追访,已康复如常。

例2

徐某,男,40岁,新胜村农民。患者平索劳动不偷懒,出力猛,常忍饥劳动,前天在砖窑劳动,劳困过度。次日清晨,肚痛,大便不通,经数医用电针、针药治疗无效,傍晚肚腹膨胀,疼痛更剧,二便不通,家属急送入院。

诊断为肠梗阻,拟先以中医方法治疗,并准备手术,又准备好血浆,若中药无效可及时手术治疗。

内服中药同例1。

外用葱切碎炒热,装入布袋熨脐部,下填毛巾数层以防烫伤,葱冷后另换热者,共熨6-7小时,先有矢气,后小便通,晨5时许,大便也通,病告痊愈。这次用葱近15千克。

例3 

1963年5月,治愈一例吐痰症的病人,西医诊断为肠梗阻,计划手术治疗,因患者无钱,才让用中药治疗。

药用大黄牡丹皮汤、乌梅丸化裁。

药有大黄12克、牡丹皮10克、乌梅10克、生赭石12克、二丑8克、蜣螂6个。水煎服,药到病祛。

本病为虫引起,故用乌梅麻醉虫体,生赭石重镇止逆,通燥结,蜣螂俗名推粪虫,用其性也,医者意也。古人讲:虻食血而治血,其理皆同。蜣螂用牛粪中者,每次用量5-6个,水洗数次,以净为度,与药同煎,作用良好。

讨论:

本案1与2例,皆结合外治,中医有良工不废外治之说。外治历史悠久,张锡纯常用此法结合内服药治疗肠梗阻,每获良效。盖热熨有驱寒、消肿、止痛、引热外出、助正气之功,可促进病灶部位血循加速与药物易吸收之效,惜不为人们重视。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