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的肿瘤医案

08-25  3799  来源:新浪博客 

中医调理重在培元固本的同时兼攻邪。与西医有本质的区别。正如文中说的那样,中医慢慢的点燃人体生命之火。慢慢温暖全身。让寒邪无处存身。终于一团和泰之气。阴阳平衡。从而恢复健康。

跟我学习易经养生术,集诊和疗同步进行,可以自查自救,提倡:我的健康我作主。学会了病也就治好了,详情参看日志《易经养生术的十大优势》。

甲状腺肿瘤治验

某女患者,年龄三十三岁,厦门人。1987年秋为她治疗,初诊时到她家里,患者被人扶着从卧室出来,步伐艰难,头倾向一边,慢慢地,有气无力地,来到客厅缓缓座下。视其目光呆直,少神,面色腊黄兼青白,似乎没点血色,口中微弱地发出呻吟声。全身淋巴肿大,就手肘的淋巴也肿的有桃样大,身上除了淋巴长的比较饱满外,人身体十分消瘦,外视形体精神太差。观其舌苔薄白中微腻,舌质边淡白中灰暗,舌体不瘦,有津,切其脉缓弱细无力,弱中微见小弦,上浮似芤,重则难寻,此脉之微胃气衰败,根将拨矣。以其问语几不能答,说人头很晕身上无力,不能吃,吃下一点稀粥,不是吐出,就是腹泻,几乎不能在胃中停留。言语时口角还不时口水自流出来,看其说话十分吃力。好言几句,令其回房休息。其丈夫回言,此病在医院已经看了两三年了,医生说是“坏东西”。这是他说的土话,因为不愿意直接说是癌症,几年来为了看病去了几家医院,看了很多医生,只要听到哪里的医生好,就找到哪里去,什药好就吃什么药。劳累奔忙辛苦不说,可病情不见好转,日益加重。几年来只有到古浪屿一位老中医那里吃了十几包中药有效,可后来再吃就没效了。从有医生看到没医生,从有信心看到没信心。我在厦门的朋友与其丈夫是朋友,看其妻病的很痛苦,很想帮忙,几次对他丈夫说我会看病,能不能叫我去看一下,其丈夫没答应,心有顾虑,可过了几月其痛情越来越严重。所以以试一试的心里叫我看病。他直说对我看病不抱希望,只要能减轻一点其妻痛苦就行了。我看了一下厚厚的病例,主要看开的中药,几乎都是清凉解毒软坚的一类药,几乎认为癌症就要清凉解毒,只有古浪屿的老中医开的是桂枝茯苓与半夏汤加味,有点温阳之味。看毕沉思一下,认为邪重正虚,与小剂量药从温胃健脾着手,处方如下:

桂枝10克、茯苓10克、炒党参10克、炒白术10克、半夏10克、吴萸10克、砂仁5克、神曲5克、仙灵脾10克、生姜10克、红枣三枚,两剂水煎服日一剂。停止以前的一切用药,先吃了两包中药后再说。

病人两剂中药服完后,症状没什么变化,但观其舌脉皆较前有神。原方去党参,加上等高丽参5克,炮附片面10克,丁香3克。再服两剂。两剂又服完后,病人从卧室出来切脉,已不用他人扶助,自行出来。看其精神好转甚多,观其舌质还是郁暗,但隐隐可见生机,脉虽缓弱皆较前有神。与其言语也不象前那样吃力,衰败之象已止,食入已不吐出。稀粥可吃一碗,此时用药可渐进力度。乃以扶阳为本,少佐祛邪之药。处方:

桂枝20克、炙黄芪15克、高丽参10克、炙甘草10克、炮附片15克、吴萸10克、丁香3克、制半夏10克、制南星10克、炮山甲10克、角刺12克、茯苓10克、炒白术10克、白芍10克、当归5克、川芎5克、神曲10克、干姜10克、红枣十粒、生姜30克

药服完三剂后,效果还好。令再服二剂,共五剂。治疗十多日后病已大有起色,但观其舌质仍有郁暗,此乃阴寒内凝邪毒深固,非太阳温暖不能散去。脉象仍弱,气血严重不足,小弦,知其身仍有痛处。治病舍小求大,治标顾本,正气复来可大方治病。邪重药轻不能治病,邪重药重则可平衡,祛邪是为了扶正,扶正是为了御邪。处方如下:桂枝20-50克、炙黄芪15-50克、炒党参15-30克、炮附片15-250克、炙甘草10克、干姜10-50克、肉桂10克、吴萸10克、花椒10克、丁香3-10克、当归10克、川芎10克、丹参10克、木香10克、乌药10克、枳实10克、厚朴10克、制半夏10-30克、制南星10-30克、山慈姑10-30克、蚤休10-30克、露蜂房10克、土鳖虫10克、蜈蚣3-5条、炮山甲10克、角刺10-30克、苡米仁10-50克、枣皮10-30克、巴戟天10克、仙茅10克、仙灵脾10克、赤白芍各10克、水蛭3-10克、鳖甲10克、生姜10-250克、红枣一把

以上诸药是治疗此患者的主要用药,实际使用中还加过代赭石,白花蛇舌草,白毛藤,夏枯草,山楂,反佐其药。治疗初期处方变化很大,病情较稳才有主方。若心情有逆可用木胡蝶,菊花,柴胡,川铃子,青皮,香附,玫瑰花,绿萼梅等,变通稍加调整即可。本例患者在服用上药约三月身上的肿瘤全部消失,后又再服药三月。在为患者几十次的处方过程中,当病愈时,已是病例厚厚一本不止。在治疗处方过程一般药味数在16-26味之间,也有时药味达到三十多味,此在治疗的过程中病人身体发生了很多的变化,病人药中时会“发冒”,如酒后之昏蒙,时间长时,半天还不止。随着病情的好转“冒”的时间会减少,至正常就不“冒”。药到一定时间后体内阳气聚集,会腹痛大泻。此非用攻下药,乃阴寒化冻,邪毒排出。泻后肿瘤会滑动,再之消失。病人之肌肤也因药力而生如疹疮出脓,此例连两目眦也出了好长一段的脓,病好转则一切皮肤症状消失。大方和温热扶阳散结解毒法的运用,是治愈此例病者的关健。

因我没学过西医,初治此例患者时,只看西医诊断写的甲状腺肿瘤,西医的治疗我不懂没多问,而重用中医的诊断,以中医的思路来治疗。后来患者病愈后说了一些心里话,说她最早到医院看医生说她是“甲亢”,看了一段后变成“甲亢腺瘤”,她怕开刀,中西药吃了一段,乳房也长了肿瘤,腹部也长了一肿瘤,比拳头还大,胃下沉十多公分。吃了两年多的中草药大多都是清凉解毒的药,多少年来医生告诉不能吃一点辛温之物,连生姜都不敢用。因不识阴阳平衡,以至阳气大伤,元气大亏。毒气至瘤,还不知错在那里,真是人一点灵性都没有。病重时,病人一切后事和要穿什么衣走,都与家人说明白。我问她为什么当时看病时不把真实情况相告,她说怕我听了害怕不敢为她治,实际上她说和不说都不会影响到其治疗。此乃人之非常而常之心态,应视之为常。

在其治疗过程中饮食的调理十分关健,其人早上多有吃粥的习惯,令其喝牛奶,要吃高热量高营养物质。但有一前堤吃下去的东西要能消化,不能难受。吃牛肉、羊肉要加入中药效果更好。中药是生姜,当归、附子、大蒜。煮时不要入盐,可入适量的酒。此方组合大补元气。若不入中药患者不能食用,食物要用中药调整。禁一切腌制品,此物为阴可聚湿生痰。味精不用,一切烤,炸卤类物不要吃。

全身多处肿瘤治验

此女患者年龄五十五左右,家住厦门,1992年病重住进174医院,冬为其治。初诊时其人形体雍肿,面上浮肿,手按有印,脸色黄青白少光,言语声弱。其人脉当沉细为顺,按之却关部微有上搏之感,脉高低不均,舌质瘀暗略胖边有印齿,胎白极少似无近剥。全身淋巴肿大。头上有一肿物约宽十公分,高四公分,后项也有肿瘤,自说乳房也有肿瘤。头项肿瘤不坚硬,用手按之,有液态之感。在问话中病人说病已好多年了,口腔溃疡有时喝水都会痛,慢性咽喉炎,胆襄炎,胃炎。头晕时天地都转,不敢开目,全身很难受,口觉得干,又不想多喝水,水喝多了又难受。说个没完,我听了,令不要再说。她拿出病例实在太厚了,百页还不止。我只看了其中的中医处方,大同小异,都是一类清凉之药。只看了几页就没再往下看。病人认为我看病不认真,实际上只要病情好转就是真的认真。遂处方如下:

巴戟天10克、仙灵脾10克、仙茅10克、茯苓15克、桂枝20克、薏仁30克、吴萸10克、半夏10克、附子10克、干姜10克、黄柏5克、生姜10克、红枣5枚,两剂水煎服日一剂。服药时间早晨和上午。

病人几年的习惯都不敢吃生姜,服药有点迟疑,但两剂中药下去并无不舒。病者家人又要为其母治疗,怕我离开厦门。因病人相信我,我在原方加大药量:

附子30-80克、干姜30-50克、花椒10克、白芥子10克、葶苈子10-30克、麻黄10克、茯苓10-30克、荜拨10克、吴萸10克、砂仁10克、胡椒10克、黄芪10-30克、炒党参10-30克、半夏10-30克、制南星10-30克、山慈姑10-30克、角刺10克、炮山甲10克、巴戟天10克、仙茅10克、仙灵脾10克、知母10克、黄柏10克、肉桂3-20克、沉香10克、麦谷芽10-30克

此方是为其治疗的主方,因病随症加减,每方用药在12-20味之间选择,生姜的用量在250克左右,红枣10-20粒。服药一星期,多年的口腔溃疡好了,咽喉不痛了。治疗的食疗调整中,令其食用大蒜、胡椒、辣椒、生姜,醋合调为菜食用。患者起初大惑不解,看了多少医生都嘱咐不能吃一点辛辣之物,吃了会对炎症不利,几年来她一直遵循着这非常的教导,心里形成了一堵墙,不敢越雷池半点。真乃“善者恶”,世间一切万物人皆可用,世间一切万物人皆不用。此乃阴阳平衡的道理,明白道理治病才有道。此病人食药并用,身体趋于好转。服药一月后正气比前充足,当用泻药,泻其体内阴浊之水。

甘遂,甘草各等分,早晨空心服3克,十五分钟不泻再服2克,令其家人看护,患者服药后十多分钟腹部绞痛,上下翻动,又吐又泻,一个上午泻了二十多次,泻后不能马上进食,可食红枣,生姜,红糖,人参汤。也可止泻。又三、七天后各泻一次。后病人说不知身上哪来的那么多水,全身如“绞衣服”似的。服上药后臃肿消失,以前所有的衣服都太宽,原来医生说身胖是脂肪太多,可现在脂肪不知到哪里去了。经云有故无损,故泻后病人反体轻精神更好。病人服药三月肿瘤消除,已无性命之虑,生活如常。在此说明一点,不要把泻药当成减肥药,减肥不一定要吃泻药。

痹痛略论(一)

一讲到痹痛,人们自然会联想到风寒湿痛,各种骨质增生,关节酸痛,及一切劳损所产生的疼痛。

现代人在认识研究古人经络学说基础上,发明了不少经络治疗仪器来治疗痹痛,有一些疼痛得以治愈,有一些痹痛得以缓解,有一些痹痛起初治疗有效,久治却效果不好或无效。用尽了很多方法来治疗,或吃药、或针灸、局部热敷、拨火罐、药膏、推拿按摩,或叫物理疗法、化学疗法。

为什么有的痹痛都不会好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有一种原因是,对传统医学的认识存在片面性,不识其深奥内涵,不识其广泛性和统一性,对其认识的综合能力不足,对中医整体观和辨证观的认识不足。认为自已研究的是科学,有化验和仪器是科学,不知古人能治好病的方法才是真的科学,不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注重事物的表面性,著于某一特性,而不注重人与自然的统一性。

何为痹?经云:“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著痹。”内经对痹病的病因,病机,疾病的变化有诸多说解,但有一共同点,所有的痹病者都会给人体的经络、脏腑、筋脉、肌肤造成生理性障碍,以至代谢功能失常,气血运行受阻,阴邪污着凝聚;以至阳气不生,卫气固摄温养不能。痹痛范围沉着阴邪,这一种有害人体的物质,是一种引起疼痛的物质,是一种因气候环境变化引起疼痛的物质,是一种有形的沉积物,如同瘀血、败血、离经之血与痹杂合的一种物质,著久留而不去,故为痹痛。痹痛日久,病邪入深,荣卫行涩,经络空虚不通,则生麻木不仁,或生痿。

痹痛为阴邪,为阴气胜,为阴气实,为寒,为坚,为结,为客,为勉,为损,为阳气虚。治则:实者泻之,虚者补之,寒者温之,坚者削之,结者散之,客者除之,勉者行之,损者温之,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治法当因人因时因地而施,无统一准则,但有一共同目的,就是有利病体康复。

治疗痹痛的方法:

目前各民族各地区都有一些治疗痹痛的传统方法,如今现代医学已是前沿科学,她代表着这个时代,代表着这个时代的方向。说传统医学及民间传说,不是厚古非今,那没有意义,因为大家都是现代人,只不过是那几千年以前的方法和古人的智慧还可以为现代人服务,还可使病人的痹痛康复,谨此说明一点。

传统医学治疗痹痛的方法样式很多。有些人认为传统医学就是中医,当然中医是传统医学的一部分,准确地说传统医学还包括民间代代相传的治病方法。民间很多方法在书本里找不到,因为是“下里巴人”,常会被有文化的人小看,或叫“土法”,或叫“土医生”,但确实民间传统的一些方法用来治疗痹痛效果很好。

今就中医和民间用来治痹痛的方法谈一些看法。

做任何有意义的事都要有正确的逻辑思维,都要有理论指导系统,都要有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法,这样做事才不会茫然,才会有理、有法、有节地从事治疗。在传统治疗痹痛的方法中,有服药、针灸、火针、推拿按摩、膏药、拍打、热敷、药浴、引导等诸多方法。

在治疗痹痛之前,要用中医的“四诊八纲”对病进行分析,痹痛日久,肌肤腠理开合失利,从肉眼可观之与正常肌肤不同,以手触其患处感觉不同,或肌肉较硬、较滑、有块状、筋结状,此皆物之沉着也。若是老伤痹痛点,稍力按下,患者痛不可奈。辨证之后,分清阴阳虚实,对症治疗。

病例:中年女患者,厦门人。1998年底找来看病,问她何病,答曰:经常头晕,睡眠不好,上班站久常不能支持,后项不舒。问其治疗否,答曰:医院的医生说她是颈椎增生,吃药、针灸、火罐,治疗了二年多,起初有所好转,现症如此。诊其脉稍弦,左脉关部偏扬,观其舌少津,苔薄白偏后,舌质近粉红色,质前偏红有星点,舌体大小正常,再观其眼白前位有细微血丝曲起。综述分析,因病及事常使心情不好,肝气郁结,胸中时有闷痛,但症状不十分典型,因胸闷痛只是暂时,病人并不在意。此肝郁化火,内灼液津,经云:是夜阳入于阴,人卧血归于肝,令“相火”内动,心神被扰,故夜眠不好,醒来常觉口干。又因颈部增生,影响脑部供血不足而头晕。治疗当疏肝理气,清火佐以养津为先,中以调养气血,舒经活络,后以补肝益肾固其本。思路如此,与患者说明治疗方法,此增生须药物、针灸、火针、按摩、拍刮,多法合用方能有效,告之此土法按摩、拍刮,起初很疼,及火针可怕否?答曰:不怕。因此治法如下,先服中药。

柴胡5克 薄荷5克 木胡蝶5克 竹叶10克 连翅10克 麦冬10克 石斛10克炒山枝10克

夏枯草10克 半夏10克 白芍10克 甘草10克

两剂 日一剂水前服

服完两剂后,患者来复诊。问其服药后有什么感觉,答:没什么变化,病还是象以前一样。切脉后,脉象较前缓,左手关部脉也有所减,舌津较前多,苔薄白,较前均,舌质前尖红有所减。综析:病人情志以是趋缓,内火得降,阴当回生。是故问病人,夜间睡觉还口渴否,答已不什么渴了;胸中舒畅否,答胸已不闷,较前舒服多了。令其中药再服一剂后再来治主症。隔日病人来诊,治法第二阶段开始,治病当循序渐进,扣住病因,主次分明,先后有数。诊毕处方如下:

葛根10克 独活10克 细辛3克 威灵仙10克 当归10克 川芎10克 甘草10克 白芍20克 乌药10克 黄芪20克 麦冬10克麦芽15克 炒山枝10克

此方在配合它法治疗过程中,加减变化甚多,不一皆述。方中葛根、独活,入足太阳膀胱经;细辛、威灵仙通利筋络;当归、川芎、甘草、白芍、黄芪,益气活血养血;麦冬、炒山枝,调阴;乌药行气;麦芽健胃和肝。

药服后可渐入手法。初次按摩手法要揉,手法检查从“风府穴”至“大椎穴”,从“风池穴”至“肩井穴”,从上往下,由表及里,顺筋触按。针灸,颈部选一“阿是穴”,另针一处“中渚穴”,初次针灸运力不可太过,但观病人承受力如何,以便下次治疗。隔日患者来诊,自诉颈后还是不舒,只不过口渴、头晕、睡眠皆有所好转,精神也较前好。观此增生,痹痛日久,不合“土法”并用,难得见效。是以按摩手法由轻入重,深入筋骨触其患处,将其粘连肌腱分离开,肉较硬处,有不大索状之物,筋结。此邪物沉着粘连筋骨,若非手力将其分开,沉着筋骨之痹物,不能上浮于表。上浮之物形状各有不同,可高于肌肤,青瘀如点状,如绿豆、黄豆般大小不等,或有弯曲之筋。此皆邪实外现也,是故经云:血实宜决之,可选用大针决之黑血,可选用火针决血刺筋,火针治痹痛效果较好。但何时用针灸,何时用火针,何外敷药物,按摩的程度如何,都要视实情而定,施法因人而异。

手法处理后,选两处上浮黑筋点,即刻“火针”,针毕令其回家后中药续服,当日不要冲澡,针口不得碰到水。三日后患者再来,依前法操作几次后,患者自诉颈后已无不舒之处,睡眠好,吃饭好,精神好,工作也不头晕,心情较前舒畅多了。事毕,针“中渚”穴,针感由手上行于颈后,热量遂渐加强,此时患述头部和脖子感觉非常轻松舒服,针感沿膀胱经输布全身,凡原先有过疼痛的地方,如腰部、头颈部,悉皆微汗出,此时患者说全身从末有过的舒畅。针毕出针,开一处方令其服一段时间,或加量泡酒服用,皆可以益元壮筋骨。方如下:

黄芪20克 党参10克 当归10克 川芎10克 甘草10克 白芍10克 桂枝10克 茯苓10克 巴戟天10克 仙茅10克 肉苁容10克枸杞10克 石斛10克 麦冬10克 砂仁10克神曲5克

服药一段后,在一年之内还要来检查,须经四季后无有不是,方可言愈。此女士在半年后见到,她说一切还好,但见面色较前光润而透红。

就此说明一点,此例针法之感,属微针法,不是所有的病人都会有的,有的病轻之人,初次即可出现此针感,有的病人要调治一个过程后,方有此针感,有的病人无论如何操作,都难有此针感。此针法,法在心,意随心转,非一般仪器所为,是故经云,针者“如握虎尾,如临深渊”“浅深在志,远近如一”,然其要一也。

手法,针灸,火针,在操作过程中,医者要留心注意观察病人的表情变化,病者稍不能支持,医者都要暂停手法,特别是手法推按,器具拍刮,因手推按筋骨,用力分离粘连之筋很痛,有不少人都怕痛,宁愿痛上几十年,也不愿短痛一阵子。治病不得勉强,体弱,心脏不好的病人,最好不要用此法,针灸、火针也是如此。经云:“虚人不可针”,如中气不足之人,针之则易损阳气,手法亦然。在推拿、针灸、火针的操作过程中,不要在空调、风扇、或空气对流较强的地方进行,还是按古人之法,注意风寒为好,因为推拿和针灸、火针,人之腠理开合,较常不同,风寒易入,医者当依法施治,才有利于病人。

腰病的治疗

何为腰病?是腰背这一范围,这一部分的病内容涉及的很多,我只能讲其部分。

说到腰必讲到肾,肾为水脏,内寄少火,系之命门,肾又为水火之脏,体阴用阳,生命源于此。何也?先天八卦乾为天,为父,为纯阳,为刚,为清净光明,为上,位南,南为热属火。坤为土,为母,为纯阴,为柔,为黑,为下,位北,北为寒,属水。乾之三阳,中一阳降于坤中,坤中一阴对应上升于乾,变为后天八卦的离卦,离位南为火,外阳内阴。坤中得一阳失一阴,变为后天八卦的坎卦,坎位北为寒属水,内阳外阴。是故天气下降,地气上升,阴阳相交,水火既济,万物始生。

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生之来者谓之精……,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腰为肾之府,所属足太阳膀胱经、督脉,内与足少阴腰经联系。足太阳膀胱经为病,项如拨,脊痛,腰似折,髀不可曲。足少阴肾经生病,脊骨内后廉痛,瘘(痿),厥,嗜卧,足下热痛。外为腰背,内为肾,外病多实,内病多虚,外病久了必累及肾脏,肾脏有病也常会腰部酸痛。腰部病症常见有腰扭伤、腰脊损伤、腰骨质增生、风寒湿痹引起的腰痛等;肾脏病有急慢性肾炎,肾虚等病之分。

一.急性腰扭伤的治疗方法

民间在这方面有很多的经验,我想就知道的一点谈谈看法。

一般受伤可分为身体受外力冲击,和运动时身体失去平衡、用力不均、和其他损伤所致。治疗时应看清受伤的轻重、部位、是受何力何物所为,了解伤者的身体全面状况,作出治疗的方法。

腰部伤轻者活动受限,伤重者活动困难只得卧床,用手法检查和按摩时手用力要适中,不要造成新的损伤,伤重者暂不用按摩,可外敷草药和药酒,用针刺穴位,和局部放血的方法来治疗。针刺的穴位很多,可根据自已的经验选一、二个穴位。腰部受伤所行的经络主为督脉和足太阳膀胱经,如针人中穴,运力得当患者腰部疼痛即可减轻,运针的过程中令患者慢慢活动腰部,数分钟后受限的疼痛会减轻,此时活动范围增大,针刺时间的长短因人因病而定,针后患部即用草药或药酒外敷,敷药后如有瘀血在内,患处会有蚁行和微热的流动感,再内服一些草药根或中药。

通过以上的方法治疗,轻者一至五天可恢复,中等伤者三至七天可复,这样治后一般来说不会有后遗症。治急性腰扭伤,针刺,外敷药,内服草药,要灵活运用才会立杆见影,外敷和内服的草药一时也说不清是何名,因为民间的草药,中药大辞典书上有的也找不到,叫什么名也不知,只是从人家哪里学来好用就这样用了。

例一.某女,患者在一大厦门口的台阶处,不小心身体向后仰腰部重重的摔下去,当时痛的爬不起来,后他人把她扶起,回家后卧在床上,痛的腰身不能转侧,自已无法起来,疼的流泪,一夜无法睡好。

次日当为其诊治时,观其年纪二十多岁,平时身体较健康,患处外皮无破,但有青紫,右侧腰受伤处,手触微力就痛的不行,微肿高于左侧腰部。这种情况不宜按摩推拿热敷,处理方法:先针刺人中穴,运针时令其慢慢转身起床,站立轻轻地移开步子,边上要有人看扶,随着运针的变化,此时患者腰部的疼痛减轻,随之活动增大,令其弯腰,在针刺的作用下,患者此时的疼痛已大部减轻,活动趋于正常,可出针。但此时不要高兴的太早,还有后面事要做,为什么,针刺缓解了疼痛,输通了患处郁阻的卫气,经络得通,气血得行,但毛病还没根除,受损经络,离经之血渗出于内,形成的瘀血还未完全化行,损伤组织不可能一时复元,如不配合草药内服外敷治疗,远期效果不会好。

内服草药的方法:用草药根加排骨加酒二十五克煎煮服,同时也可适量服些药酒。外敷的草药,是草药泡的酒,或药粉,敷后瘀血很快就会消除,疼痛也随之减轻。本例患者,通过针刺,内服,外敷草药,三天后就去上班了。

例二.某男,驾驶员,中年人。不知何故腰部扭伤,不能开车。诊时可慢走路,其诉腰部有一筋吊着,活动困难,座下就很难站立。当时先针人中穴,运针后令其逐渐活动腰部,随着运针活动量渐大,可做正常的运动,出针后患部外敷草药,再内服草药根,三日后就上班。

例三.某男,是位军人,来治时腰部扭伤已一年多。问其原因,说是一次活动中用力不好所至,经过针灸治疗和物理疗法有所好转,但腰总觉的有筋吊住,不能正常活动,走路时喜用一手撑着腰部,不能弯腰,睡觉也因腰部的疼痛而醒,天气变化也会痛,站立时身体也得侧着,很痛苦。当为其治时,先用手找出腰痛点用力按推,以散其结。或问:结为何物,又为何因?结者瘀血所化,皆因当时治疗不善,延时日久所至。按后取穴人中针刺,配合活动,活动到象正常人一样,半小时后出针,再内服中药,其处方如下:独活20克葛根10克 川牛夕10克 桂枝15克 乌药30克 当归10克 川芎10克 木通10克 细辛6克 续断10克 栀子10克甘草10克叁剂。一年后见到他,问其腰部可好,答经上次治疗后,腰已不会痛了。

综上所述,急性腰扭伤后,对病人通过望闻问切,快速地选用合适病情的合理方法治疗,十分关健。腰部筋扭伤的、肌肉拉裂伤的、外力受伤的,选用的冶疗方法有所不同,新伤旧伤的治疗和手法的运用有所不同。用针灸,内服草药或中药,外敷药物,综合治疗效果比较好,治疗得当短时间就可以好。

我治急性腰扭伤的草药一般有:伤药,乌药,风沙藤根,七厘丹,细辛等。用法和书上有不一样,将药或酒泡之,或内服,或外敷,用法用量有严格标准,不能随意,从人家那里学来的草药,须自已先服用,掌握药性药量后,方可利用,学者须明白。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