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世家“叛逆者”的自述

08-28  2565  来源:网络 

怀着精诚济世的心来到广州中医药大学,以为是纯粹的中医文化经典教育,一心博极医源精勤不倦,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孙思邈口中的“苍生大医”。可惜,这不是古代,我不是医学世家中成长的叶天士,也不是时疫爆发环境中的张机,更没有近代很多名老中医拜师学艺的契机。我心中思虑,在大学这种大班教育的环境下,该如何才能成为一个与时代同步的好中医?古人的学习条件与我截然不同,我翻遍了历代名医传记和名中医成长之路也找不到让我心动的答案。

偶然翻开艾宁的《问中医几度秋凉》,首篇对其母亲行医的记述便震撼我心, 不由得被深深吸引。通篇阅读后,我明白了所修专业课程编排的用意,也使我对中医思想和西医理念有了全新的认识,更让我开悟了属于我自己的现代中医的学习之路。尽管并不完全苟同文章中的某些观点,我依然由衷感谢作者艾宁。感谢她记述的母亲和女儿,让我思考,让我成长。

艾宁之母——上善医者魂

我读罢全书,终究不知道这位平凡而伟大的医者的名字。然而,她是我接触过那么多现实中的、书刊上的、传记里的中医中,最让我明白到“中医人”的内涵的人。

这位中医母亲幼时体弱,在极难之时拜了当地一位名老中医为师,从此把一生都用在中医上。她治病会根据时令大批备药,能以病情和生活方式互相推断,治病开药不开大药量,方精效强。她的医技可由所有被她治疗过的患者见证——“来找母亲看病的人很多,好多人对母亲推崇到迷信的程度。”药根据时令而备,人根据性情来治。事实上,现代还有多少中医会结合当季节推知疾病流行状况提前备药呢?我私下里觉得这与《内经》所云的贤人者“逆从阴阳,分别四时”有暗通之处,这位医者必定深谙阴阳应象之理,懂得顺应自然,把握阴阳,虽不治“未病”,却为“已病”做好充分准备。

然而,最令我惊讶的是这位中医母亲拒绝传授医术给艾宁。她说:中医无“绝活”。她宁可把本事带进棺材,也不传给她女儿。我良久思考后才明白,中医二字已经刻在了这位医者的灵魂里,这不仅是一门工艺,而是她的信仰和生命所系。她的生活之道,就是中医之理。因而她不为名不为利,拒绝大医院的聘请,放弃高薪工作,就为了能自如地运用自己的医术。而她的性子她的生活,没有一丝一毫偏离这跨越千年的传统文化精华,她治病,用的也是阴平阳秘之理,因而才能教病人调和性情,改善生息。中医,是她珍重有如生命的东西,从来就不是让人获利的“技术”。

这位伟大的中医医者不善言辞,但她的一言一行、举止动作都诠释着中医大义。对待一对早恋早孕的不良少年,她分文不取且帮助开导,对待精神病人处之坦然。她从来不以世俗的是非观去论对错,在她眼里,只有需要治病的人,而她必将倾力救治。这听来简单实很难,必须有超脱常人的心智和博爱之心才可能做到。我很赞同艾宁所说的“牧师可以和罪恶打交道,而平常人只能做纯粹的好事,只能独善其身,不可任意将善扩大化”,因而,这位中医母亲更让我尊敬。“于时世而行古道,处冷地而举热肠。”在思想并不开明的近现代中国,她承着来自家庭和身边环境的压力,一如既往地贯彻自己的医道治病救人。我想,也正因为这种纯粹的为救人而救人的中医之心,才能习得中医医技的最高最深之门。

医者仁心,本就为上善之魂。在艾宁的回忆中,其母总在深夜被人接去替人诊治,“偷偷”在西医院里给各种危重病人施救,遇被世人唾弃的医患者全心照料,后来卧病在床也伸出手来替人把脉。每思及此,我发现1500年前药王所嘱咐的“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生命,见彼苦恼,若几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救赴。无作功夫行迹之心。” 正正相同!这位活在群众当中,奔走在民间的用自己的生命书写着中医之道的母亲,当之无愧为当代的“大中医”。

而她对待西医的态度,又让我受到了极大的启发。近现代中国中医学生必定遭遇西医思想的巨大冲击。这位医者也上过西医院校的系统培训课程,因而也懂得西医。艾宁记述:“我母亲从不反对西医。相反,她从中医角度去理解西医。来找她的病人好多是经过西医治疗的。她总是仔细询问治疗过程,根据病情琢磨西药在人体中的作用。有时,她还把西药弄来尝,像李时珍一样,给西药定味、归类。我亲眼见母亲将中药与西药配伍着服用。”

“她给人看病,把西药作用也作为一个病因统一考虑进去,思索如何找到一个制高点、一个支点,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当遇到疑难杂症,母亲也借助西医使难以下手的病情改变一下形态,从而找到切入点。”

这样一位纯粹的中医对待西医的态度起初让我惊讶,继而拜服。我学医初时极抗拒西医,这其实是一种与现代社会的脱节的举动,更带有对中西医的认识不足和偏见。中医内涵深厚,“夫大则无外,小则无内,大小无极,高下无度”,有足够的包容力去接受西医的存在,且为其所用,端是看中医者是否有扎实的功力和宽容的心态去承接西医的挑战。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是要追逐比较谁的疗效出色,所有医学若脱离解救病患都失去意义。一个现代中医,不应该闭门造车般抗拒接纳西医的存在,而应积极了解其治疗内容,全面客观对待其诊疗过程,学会灵活运用中医的整体思维,为探索更好的治疗方案而努力。

在中医对待西医该持怎样的态度这个问题上,给我最大影响的当属对中西医有深刻独到见解,且精通中西医的医家赵洪钧先生,还有就是这位已逝的中医母亲。我从她身上学到的是:一个真正的现代中医,应有不惧一切外来医学的底气和实力,充分的了解西医,对疾病能有更全面的分析和诊治。我不应抗拒学习西医课程,这将有利于在现代社会更好地运用中医。

艾宁之女——赤诚学子心

我由衷羡慕艾宁的女儿能在对中医了解如此深刻独到的母亲的教育下成长,因而她的学医也能得到至亲最大的理解和支持。她是幸运的,艾宁在思虑她的前途时,不仅从未来生计上思考,更希望她能有济世救人的本领和沉稳的内涵。而能赋予一个人包容天地的人生观世界观的学问,唯中医能当之。

艾宁之女与我一样,考入了中医药大学,修的是中西医专业。她大二便拜了师,也没有放弃西医课程的学习。其摸脉的精准程度让她师傅和很多人称奇。艾宁记述:“女儿诊脉直接说西医的病名,说出指标度数来。这又是女儿在西医院学习的成绩。在西医院,她借查脉搏而诊脉,她借写病历而分析各种指标和数据,而这些分析又被她融进中医中,这使她与病人交流时更方便,快捷。她说,我先做一个合格的西医,而做一名合格的西医并不难。”这确实让我敬佩,其师傅则说该女入门快是源于其心灵纯净,没有受到污染。她甚至会放下紧张的备研去采访一位中药人。

她年少时也懵懂幼稚,中医却让她沉稳和成长。对比我已在大学学习的三年,不得不说中医也让我成长良多。中医之源上囊天文地理,下穷周易占卜巫噬,我从黄帝内经读到道德经再到易经佛经,从八段锦学到金刚功到形意拳太极八卦,越学习越发现中医当之无愧为中华文化的瑰宝,涵盖广泛而精深,现代各种养生法则、修身修道的终极之处不外乎中医所指的形气相随,形神俱在。

在如今的大学系统教育下,艾宁之女算是一个比较“另类”的中医学生,然而却让我如获知己,振奋我心。她的学医经历带给我激励和思考,给我一个很好的榜样作用,学好中医需诚心、细心、恒心、无畏之心。成为现代一名好中医的道路并不轻易,甚至可说任重道远路途艰巨,幸而这条道路并不孤独,很多志同道合的学子也在坚持奋斗。如今,我已然能对我未来的选择引以为傲且不言悔:我愿舍我一生利害,以至诚之心,潜心学医,上善若水,精诚济世,博爱世人。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