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的故事

08-28  4208  来源:新浪博客 

经方的故事 一

1。针灸大师承淡安,形胖、恶寒,手炉日夜不离手,师祖朱莘农治以二陈平胃散合黑锡丹。

2。省委书记陈光耳鸣、失眠,心烦,朱莘农处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加虎睛一对。

3。一男发热后气息全无,人欲裹草席而埋,我父怜之,触左下腹有长条物,脐动,言可救,以大承气汤撬牙灌,药下腹中雷鸣,大泻,人起。时父二十余岁。

4。一青年军人哮喘,父教以浓盐水灌,一小脸盆盐水饮尽,不吐,再进半盆,大吐痰涎一盆,病愈,不发。

5。我弟媳体瘦,胸闷,我父言不用治,多休息。她大怒,言中医忽悠。住西医院,输能量,住院两日出现恶寒发热,中午12点准时恶寒,瑟瑟发抖,盖三条被子仍恶寒,一小时后发热,热则去衣被,空调调至极低温度仍热,一小时汗出热退;第二天寒热复至。西医专家、检查纷至沓来,原因不明,用药无效。折腾三天,无奈找我父,切脉后言此病易治,一剂就可愈。当夜服下一剂小柴胡汤,第二天中午寒热不作,立即出院,言西医害人。

6。某高官发热住院,用一月高档抗菌素,高温不退,值父出诊她邻床,顺请我父治疗,看完各项检查报告,言一剂可愈。问其因,言是病毒感冒,果如其言,一剂而愈。我问其方,言银翘散。

7。我父治脾胃病出神入化,喜用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左金丸和失笑散。一日与其消化科学生和中医院同事闲聊,我言父治胃病如神,他们颇不屑很不服,言未给中医院留下印象。我曾问父是否将他的脾胃病临床经验出版,他说不用,医生都觉得自己了不起,看不起别家学说,闻之唏嘘。

8。中医院有过世的陶年唐院长擅治肝病,名震沪宁线,喜用鳖甲,用得无锡曾断货。其治肝病用方繁杂,曾建计算机治肝病的诊疗系统,可惜死后再无人提及。我仅跟他炒方一次,我想告慰他,说您的经验至少还有我继承,急性期为少阳阳明合病,慢性期为少阳太阴合病,这可以说是您一生肝病的经验。

9。我治已病危的传染病医院一肝硬化腹水病人,体瘦腹大,脐围110厘米,体质尚可,两便不通,我给了六克的十枣汤丸药,红枣20粒煎汤送服,当夜大泻二十余次,脐围缩小二十厘米,医院震惊,后服实脾饮愈。

10 友陪人找我咨询,其友夜间小便增多,夜尿十余次,心下痞,不欲食,苔滑脉沉,自说肾虚能否吃海狗肾鹿鞭,我说你病简单,想几天好?病人说已三年未好了,看了多少专家都治不好,你看得好我给你送锦旗、敲铜鼓、磕三个响头,满脸鄙视和不信,她神情让我较真了,说看好就来磕头,三天愈,不行我给你磕头。以外台茯苓饮合真武汤,我友说三天果愈,病人却不敢来。

11晚年胡希恕给人讲金匮开篇,言此是后人杜撰,我不讲,下面医生哗然,罢课。我很悲愤,胡老,您为何不写论文、出专著?搞个著作等身,滥竽充数,名气在外,谁敢狗眼无珠?大医常孤,难道我一定学你和父亲,一生不出版论文和专著?

经方的故事 二

我学中医完全是家学影响,谈不上喜欢。进南中医时面黄体瘦,属柴胡体质,偏偏又是A型血,有点忧郁又任性,很想家,经常旷课跑到山西路,为的是吃一碗太湖馄饨店的馄饨,有无锡的风味。天性喜欢独行,常一个人跑夫子庙玩。一个学期旷课八十多节,得了个警告处方,险些进不了医院。前四年去看我的老师姚小平,他说他那时偏激,我觉得是我不懂事。黄师那时教各家学说,属选修课,我是听了些课的,对黄师还是有印象,面黄偏瘦,也是柴胡体质,看人目光很专注,上课很生动,下课后同学喜欢找黄师提问,黄师很耐心。

我实习是在苏州的太仓,碰到两个好老师,一个是内科的沈炳章,他在当地很有名,善治脾胃病,喜欢用理气药,每张方都有七八个理气药,效果也不错,常听他跟病人说,甜的不吃,辣的不吃,酸的不吃,咸的不吃,我心思只能吃苦的?还有一个老师是儿科的朱克,三十出头,是西医,很瘦,他的声音非常有磁性,象毕克的声音,对我们学生很友善,请我们到他家吃饭,他太太是老师,人也好。实习结束时他送了我一本书,是宫廷秘方,说我会成名医,我更用得着,还给我签名留念。后来听说他生肝癌去世了,我把书加了封面,为了纪念他。

到了大四我开始学习认真了,经常在李时珍像前的广场上背书。也开始泡图书馆,我后来常用的大剂量白芍、升麻治月经过多就是那时候学的。学校门口的门诊部我也常去,那时只要说是南中医的,想跟老师抄方,老师很高兴的。我是跟汪履秋抄方,他关节炎病人特别多,喜欢用桂枝芍药知母汤,但量不大,桂枝用十克。我现在也常用此方,量要大一些。据说孟厨江很厉害,他人开的方吃三天体温不退,他加了味通草当天体温就下来,他那时已有研究生了,轮不到我们了。那时候对老中医是很崇拜的,现在读到他们的医案还是很亲切,勾起往事的回忆。在那门诊部我是第一次知道中药可以现场炮制的,隔着玻璃可以清楚看到老药工姜汁炒、醋制。

我的实习是在省中医院,可以领略江苏省最高水平的中医。我影响最深的是夏桂成老中医,是江阴人,喜欢根据基础体温来调节月经,我治妇科乐于此道就源于此。前不久一女三年不孕,不排卵,我让她测基础体温,吃了三剂防风通圣丸,体温就升高了,吃到第十剂时告诉我觉内热,吃下中药就呕吐,我让她停药,说可能怀孕了,后来通知我已怀孕,很开心,虽有蒙的成分,但夏老教我的东西一直在用。省中医务科长冯老师特别喜欢我,常跟人说我偷学的事:徐福松是男性科的权威,有一个笔记本,开方时常神神秘秘的看几眼,处方的药和病历卡上不一样,我让我的同学殷旭东在里面抄病历卡上的药方,我在外面炒处方上的药,回家后整理。可惜我素来不喜欢看男性病,这些资料放着没用。冯老师对我很严,看我扎针后说,用的穴位不错,但是像曲池、内关这些感应强的穴位平常不要用,病重时才能用。我将她说的运用于中药上,很少开大剂量和大处方。内科跟过几个老师,周晓白是搞脾胃的,说我方杂,可以拆开来一个个用,我后来开方一直很纯,和他也有关。还跟过刘沈林,单兆伟,他们一直在研究萎缩性胃炎,讳莫如深的感觉,而且很忙,毕业后我用的是家传方,对他们的学术也不了解。在呼吸科我的老师是周萍,比我大几岁,有小儿麻痹症,据说省中医院建造的拨款是她爸同意的,她人特别聪明,会算命,说我太撅,人生挫折多,但43岁后会成大事。我很喜欢陪她上夜班,她看得多是英语书,一次一个病人高热不退,请曹院长会诊,拿个电筒全身照,在找什么,周老师轻轻告诉我在找疹子,在腋下找到两个,大家如释重负,说可以用氯霉素了,周老师大声说到底是院长,我们白天找半天也没找到(她和我根本没找,在喝茶聊天,呵呵)。周老师后来出国了,很想念她。南中医的肾病是很有名的,我在下属的中山医院,还有一个在鼓楼旁的小医院实习过,发现效果很差,而且都用激素,合作医院的管床医生都无笑容,我后来一直不研究肾病源于此,我后来不迷信名医博导也源于此,忘不了一医生跟我讲的,省中医院名气这么大,为何疗效这么差。不过那些病人都是比较重的,现在都是要透析的。那时活血化瘀很热,我在实习期写的毕业论文就是【活血化瘀治疗心肌梗塞】,现在看来觉得肤浅,心肌梗塞还是温阳化饮为主。实习时未见黄师,可能在日本吃生鱼片呢。

我的大学就这么前松后紧地过去了,毕业时同学和老师都认为我会成江南名医,真的如此吗?

经方的故事 三

在我从医的年代,西医已几乎完全代替中医治疗肺系发热。我给人看高热,旁边就有风凉话,中医哪能看好发热,赶紧去输液,出了事谁负责,说的语重心长。而中医在干吗呢?也在吃西药,挂盐水,用清热解毒退高热,一群庸医。百姓是很健忘的,他们的祖宗八代都是吃中药的,偏偏这些不肖子孙忘了中医的恩惠,盲目相信西医,更有甚者联名要求取消中医,荒唐透顶。百姓急啊,吃中药一天体温不退就要叫,怕烧坏小孩大脑,西药七八天体温不退却自说病情重,什么逻辑?我最近看一富豪之女,4岁,支气管肺炎,体温39.4,血象不高,我说服完中药如呕吐,出汗,腹泻,不要紧张。虽是冬令,辩证却是风热,开的是麻杏石甘汤加减(小柴胡汤合方白虎汤也可),除第一副药头煎服下无事,其他药服下就吐,吐后汗出,又拉稀,24小时内服了三剂,体温正常,又服了三剂柴朴汤止咳化痰药,病愈。富豪服啊,中医真快。回忆师祖朱莘农号称朱一贴,治发热多是一贴药,那才叫神仙下凡。我跟人聊天,说用中医治发热是在家里,享受着舒适温暖的床,品味天地之精华,感受各地的植物芳香,那是VIP的待遇。那些不信中医的人躺在拥挤的房间里,闻着怪怪的消毒水味,接触满屋的病毒细菌,听着让人心烦的咳嗽和呕吐声,让冷冷的水流过全身,损你的脾阳,耗你的肾阳。发热是肯定能好,咳嗽就难说了,以后的并发症如痛证、月经过少、食欲下降、过敏性哮喘等等等等等,又有几个病人和医生能明白。我朋友说是生物链,是西医给中医创造病种,哈哈哈哈。可我却要呼吁尽量不要输液治疗。我痛恨病人的无知,中医的不作为,输液的误人。西医也怨,他们不想用输液,口服就行,但百姓要求快,要输液。这些不合理早晚引起恶果,引起超级细菌超级病毒的爆发,早晚会靠中医来救命。

旧时的中医将治发热的方搞得很神秘,这是他们的饭碗,我们能理解。但传来传去,大败于西医我就费解了。中医治高热是很复杂的,六经辩证,四季发热还不一样,掌握了方法效果还是很快的,不输于阿司匹林布洛芬激素等。无锡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两个西医,姓钟的家有X光机,一天一千元收入,文革是家里抄出二十万的现金;另一个姓曹,衣服上八九个袋袋,全装的钱,将扑热息痛研粉卖给病人,青霉素打半支留半支再卖给别人,比金子还贵,也是巨富。可见发热的市场有多大,中医把这市场完全输给西医,羞耻啊。连中医自己都不信中药能治高热了,悲哀。

最后我谈一下治高热,柴胡剂大家已很熟悉了,它治的是少阳发热也就是温病说的风热或肺热,我退高热的主要是两个合方,小柴胡汤合方白虎汤,大柴胡汤合方白虎汤或再合大承气汤,黄师的退热方柴胡黄芩连翘甘草也是好方,可看作成小柴胡汤加连翘,但要注意剂量,肺燥就是上方加麦冬,这样用下去有九成会好,24小时内退热,留一成给西医。太阳发热也就是风寒发热,病人是觉得冷,没有发热的感觉,发热是量出来的,不是病人的感觉,但是体温都很高,40度是常有的事,这就需要麻黄剂。我按照麻黄一两作三克,将麻黄剂分三类。一是麻黄汤和麻杏石甘汤,后方是风热方,相当于银翘散,前方才是风寒方,但麻黄汤的发汗作用不太强,我很少用,有壮人服之一点汗都没有的失败医案,因为江南多湿,需要化湿药,我常用九味羌活汤或荆防败毒散。第二类是大青龙汤和越婢汤,前方发汗力强,用的好一剂就灵,刘慧民给毛主席治发热就是用此方,一剂见效,但此方要注意大汗后会亡阳,有用后死亡的病案,救逆法是桂枝加附子汤,茯苓四逆汤或真武汤,都要用附子,体质好而壮的人可用;后方有时不发汗的,不用于发热,腰椎痛或浮肿常用到它。第三类是小青龙汤和麻黄附子细辛汤,此两方是治虚证恶寒的,但前方可兼治咳嗽哮喘鼻炎,两方都治发热,服后汗出热退。桂枝类方也是治虚证发热的,不复杂。风寒发热的病人挂盐水的效果很慢,一周都不退热是常有的事。夏季是湿温病,香薷饮是主方,我的【十世遗风医案】中有,在理论板块,大家可参阅。我把经验贡献出来,没有保留,各位可以使用,四季发热都试试,没有病人自己或家属发热使用,练习三年气死西医,抢回地盘。我治高热不用西药,成功率在90以上,也有治不好的,只要掌握个原则,务必在24小时内将体温退至38度以下,药可以服三、四剂,否则病人都跑了。什么热入营血,想都别想,仍给西医去,他们也要吃饭,中医此时要用犀角和羚羊尖,没货。仲景治发热是三付药一起煎,用小火慢慢煨,只用头煎,分三次服,24小时可服九剂,我没这么用过,以后我来试试。

经方的故事 四

惊闻日本将中医药从保险中剔除,内心很不平静。日本中医药工作者联名几十万患者请愿,恐怕难有改变,毕竟占人口比例太小。如有几千万大众请愿,事情就会转机。唇亡齿寒,我要天问:日本中医工作者在治什么病,是否都是西医治得好的病。

我们可以假设,中国如没有中医药,会是什么样子?和西方一样用西医治疗,寿命也不会短,也就是说中医可有可无。针灸推拿可以作保健用,中药可以做食疗用,理论可以做养生用。中医真的可以不需要了。而现实真的如此,40岁以下不吃中药的人占极大多数,他们不信中医,不了解中医。方、何之辈提出废除中医,不是偶然的。我再次天问:那些七十岁以上的老中医,特别是那些在学院里做教授,博导的,享受国家的津贴和科研经费,你们是神鸟,研究了多少个疾病是西医看不好的?而且确有疗效,让我们这些菜鸟具有重复性的。

中医要生存,关键是疗效。如果中医能看好西医看不好的病,西医认可你,百姓认可你,制定政策的官员认可你,没人跟你捣乱。现在可以告诉大家,我取名十世遗风,是朱氏第十代传人,有很深的家学。我开诊时治疗肺系脾胃系疾病十拿九稳,开了三年,没有多少病人的,百姓不认可,都找西医看。别说十代,把仲景搬出来,二千年历史百姓都不认。如果不是熬白了头发,把颈椎病腰椎病有所突破,我早关门了。一男,32岁,100公斤,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化疗后瘫在床上,腰痛如刀割,第四腰椎处阴影缺损,考虑为肿瘤转移,骨科要注射骨水泥,血液科不同意,主任是我友,请我治,二十天可起身,四十天几如常。再次化疗后又瘫在床上,又是四十天搞定,现缺损在愈合中。西医高度认可,只要有腰不好病人都介绍我治,但百姓不信,说是吹牛,实欺我民间草医。我等着,会求上门。

中医要生存,关键有特色。现代人多肥胖,西医弄不好,抽脂啊切胃啊,都是治标,以后还得肥。肥胖的危害极大,脂肪肝、二型糖尿病、高血压等都与此有关。你看美国军人都无肚肥,是怕有了无战斗力,朝鲜战场上拼刺刀就不如瘦瘦的中国人。看好此病有极大的社会价值,二型糖尿病的胰岛素抵抗就会消失,二型糖尿病就有机会根治,早期高血压也会治愈,这会极大减少国家的医疗开支。针灸有一定疗效,但容易反弹,40岁以上的肥胖效果差。对肥胖我是初战告捷,最近用防风通圣丸治好了一糖尿病,但仍胖,让他续服半年(这个医案等治疗结束如大家有兴趣会向大家汇报)。

中医能生存,会大大降低国家的医疗开支。现代女性月经少,原因是肥胖、流产、过多输液、还有是轴有问题。现代小孩过敏的多,庸医认为跟大气污染有关,实跟过多输液损伤阳气有关。现代很多病归于输液过多,最重要的原因是发热找西医看。我在第三期介绍了发热的经验,反响不大嘛,甚失我望。网上朋友如有资料可以发一下,一家医院抗生素占用药比是多少,国家一年静脉用抗生素要花费多少,如果这些病人只要一半用中药来治疗,会给国家节约多少钱?一定是天文数字。药厂不必难过,你们可以同时卖中药,甚至可以卖到外国去,利润比西药高。当然节约的钱多付我顾问费也应该。中医也不必难过,少了点灰色收入会心安点,省得国家取消中医的参保,你们要下岗,跟我炒方还得讨我骂。少输液后其它病就少生,又是一笔巨大开支。日本人玩虚的,一个方小剂量服个二三年,浪费国家钱财,是该取缔。但有了问题该好好反思,日本人还是聪明的,我相信搞个古方维新,跟黄师大大地学,以后还是会进保险。

中医能生存,可以极大地减少病人痛苦。肿瘤病人化疗后出院,呕恶、食呆,下利、乏力,西药弄不好吧,可用补中益气汤或柴苓汤,都神效;小孩老感冒,家人烦,可用桂枝汤合玉屏风散或薯蓣丸,也神效;顽固性头痛伴便秘的,痛起来高考都不能参加,影响前程,要一天用一瓶止痛药,西医望而生畏,服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神效;高血压初发,血压高,头晕头痛,呕吐或恶心,吃了西药,一辈子都要靠西药维持,用吴茱萸汤立效,而且断根;女子痤疮,颜色黯,服抗菌素一个都治不好,美女变丑女影响泱泱大国形象,用柴胡桂枝干姜汤神效。中医之妙,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谁要取缔,立马报应,生个瘙痒,西医弄不好,痒得你痛不欲生。

我希望中医界多研究西医看不好的病,特别是常见病,实事求是,不必苛求神效,有个六七成的把握就行,医案老老实实写,看坏了没人说你不好。不要动辄什么方加减治某病有效率多少,显效率多少,最后还加个西药,我加减看不懂,有效显效也不懂,我只懂你看好了没有,没看好可能原因是什么。不要去搞什么艾滋肿瘤那些玄的病,这些不急,让西医去搞,先去研究让我们可以生存的病。我是江湖郎中,嘻嘻哈哈皆是文章,不当之处,内行海涵,一笑置之。那些专门胡说八道的外行,我们既往不咎,看了我此篇还说要取缔中医,那真是白痴不如。

经方的故事 五

黄师的体质学说是很伟大的,许多人可能还未意识到,我们从赵本山说起。本山最近讲笑话,说年轻时他是大眼睛双眼皮,现在是双眼睛大眼皮。本山年轻时属柴胡体质,虽说柴胡体质的人多单眼皮,我临床所见双眼皮的也不少。随着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原来的双眼皮可以转成有趣的一单一双,或两单。本山的笑话无意说了他为何小中风的原因。

柴胡体质的人多谋略善思考,因为多思所以体多瘦或中等,没精力长肉。身材不高的居多,毛主席也是柴胡体质,身高1.71米,老蒋也是此体质,身高1.70米。教科书说毛主席身材高大,满面红光,都是胡说,战争期间营养不良,又整天东躲西藏防暗杀防空炸会满面红光?柴胡体质的人多有大成就,他们精力充沛,思维敏捷,察言观色,手脚勤快,又能干,很得领导欢心,容易提拔。性格稳重,常默默,不易接近。这种人年轻时谈恋爱是个问题,身材多矮,面色又黄,有点自卑,不讨女孩喜欢。我跟人说谈恋爱要在夏天,如果嫌男的矮,可以再偷看一下下肢,下肢多毛的小矮个多是老板命。我也是柴胡体质,初中时脚上多毛,自己剪掉后稀稀拉拉,把我的财运剪没了,命运多舛。如果柴胡体质加上个矮加上脚上多毛,如果还是个B型血,谈吐有料的,这种男人属珍稀动物,很多女人还不要,赶紧抢回家,生米煮成熟饭,想着法夸他美妙,等着发财或做官太太。我有两朋友,兄弟俩,哥哥面黄体瘦,矮个,脚上多毛,弟弟体胖,高大英俊,肚大,脚上少毛,都开厂,金融危机一来,弟弟熄火,哥哥业绩有史来最好。所以美女少看看帅哥,多看看我们这些小黄脸。

防风通圣丸体质的人面红或黑,个子也不高,性格外向,很随和,很有人缘,会讲故事会哄小孩,很让人开心,是很好的朋友,讲义气。能吃能喝能睡,但到了35岁以后肚子大而硬,会得代谢综合征,多短命,需防风通圣丸尽早干预,让这些人长寿一点,世界就多一点快乐。项羽属此体质,力大无穷,却无刘邦柴胡体质那么多阴谋诡计,战败是难免的。帝王多为柴胡体质,防风通圣丸体质的人可以开疆辟土,当个将军不错,幻想当皇帝如董卓辈,只能落得个肥肉当蜡烛用。

体胖的女人多聪明,有语言魅力,花言巧语哄得自己男人团团转,自己贪吃贪睡不干活。碰到我孙悟空知道她们白骨精的巧言令色,让她们减肥,却控制不了食欲,多快乐早死,丢下老公和子女,不负责任。体胖女人多智商高,不轻易相信人,虽减肥多次都无常性,中医应该好好研究此病,既要有速效让她信服,又要有慢效来巩固疗效,让她们慢点死于太阴,可以多骗骗老公。我碰到一独生女,19岁,胖,我就是不让她吃减肥药,让她步行减肥,她说吓人的,要给人骗走的;让她爬山,说要晕过去的;让她跑步,说要到很远的体育场,不方便的。父母宝贝着,就这么年复一年让她混过去。

中国男人历来喜欢白肤美女,美是美的,就是毛病太多。面白唇红女子,多痔疮、过敏性皮炎或哮喘、多外感、多小叶增生,婚后多子宫肌瘤、盆腔炎,一天到晚要伺候,烦人。呼吸科经常会碰到绝世美女,魔鬼身材,面如美玉,眼光流彩,如秋水,丰胸尖臀,人间绝品,但一咳嗽就咯血吐痰,恶心。都是些荆芥连翘汤证或黄连阿胶汤等,好好伺候这些美女,她们有巨大的宣传力,是我们经方医生的形象代言人。

经方的故事 六

以黄师为首的经方拨乱反正派虽奋力拯救日趋衰微的中医,希望给阴阳气血都虚的中医界以滋补,补以太上老君还魂丹、御用的人参果和蟠桃、大力水手菠菜,还是挡不住西医一家独领风骚。

中医要发展太难了,所有的问题不是外界引起的,恰恰是中医自己。看到一个个西医肥得流油,心动了,欺骗自己要提高自己不合理的收入,看病都用西药,既使常见病不用西药,一碰到难题都用西药,谈何学说创新,攻克技术难题;论文造假,科研造假,出书造假,学说界整个虚伪。我不明白中医温病为何要招博士,温病是最常见的疾病,那些德高望重的教授应将丰富的经验传授给广大本科生,而不是几个博士。温病教授们有没有看到学了五年的本科生毕业后连发热都不会看,只能用西药,不知他们有何感想?不要低估我们年轻的一代,我们当中也有不爱钱,想用中医做点事业的,可缺乏经验,撞得头破血流,叫天天不应,整个人郁闷绝望,丧失信心。老教授们教我们一两招,让我们一用就灵,尝到中医的美极鲜,会有很大成就感,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会坚守中医。在西化的今天,那些老专家们,是否应该做点什么?了解残酷的中医现状吗?你一个人滋润地生活,让年轻一代悲观,让中医悲鸣,也许这就是现实。中医搞什么药理试验,中医的核心在配伍,单味黄芪是升血压的,可黄芪桂枝五物汤是降血压的,这是在人身上试出来的,倒过去做动物试验,荒唐。将试验用的经费到民间去购买确有疗效的处方,公之于众,不是更实际些。为何不去研究一下如何把一贴经方做成一粒粒药片?以便于推广。厂商定价也不靠谱,十克的颗粒剂价格竟是原药材的五倍。中医是暗无天日,都想在中医灭亡前捞一票。不要看中医院大楼越造越高,业务收入年年提高,那是繁华的假象,是拜大量用西药和检查化验所赐,真实的一面是百姓越来越不信中医。

看看唐后的中医书籍,就是一个唯心主义,都是天下第一,搞玄虚。仲景古方和针灸经络都是有那些会气功或有透视功能的非凡古人创造,否则不会这么准和高效。古人读书做官第一,将医术作不入流的技术,所以自己不宣传神奇。我们凡夫俗子哪能明白这些精华。后人都自造方,自以为超越前人,结果是一代不如一代,朗朗乾坤搞得乌烟瘴气。中医是满足人的所有弱点的,比如个人主义、妄自尊大,开方自定规矩就是没个规矩,自成一派就是没落消失的一派。对中药各说各的,黄元御说桂枝是升肝的,李杲说柴胡是升气的,叶天士说柴胡是劫阴的,胡老说柴胡桂枝都是降的,柴胡不劫阴,让后学不知取舍,晕。还有更玄的,秋天生不出小孩,怎么办?搞点秋天的桑叶为药引,桑叶主肃降嘛,小孩顺产了,不知是小孩该出来呢,还是桑叶的作用。那春天不生呢?是不是地上拔点草,草主升发嘛,医者意也;也许还要长在东方的草,医者易也。更有奇的,吃牛肉胃胀,言百药不效(怎么可能,大承气汤一泻就好),搞点稻草,稻草可以栓牛嘛,而且要栓牛鼻子的那根草,要搞成灰,一吃就灵。中医就这么荒唐着,编吧,吹吧,尽管胡说,都是老大。不合理的起因总会有灾难的后果。

中医象航行了两千年的坦可尼克号,一头撞上了西医这座冰山,千疮百孔。在利益面前,人性贪婪的一面如魔鬼出壳,最后的伪装都没了,大医精诚哪有钱来得痛快。教学有问题,科研有问题,临床有问题,论文有问题,制药有问题,药材有问题,定价有问题,客源有问题,整个产业链都有问题,而且每个环节上的问题都是致命的。坦克尼克号是早晚要沉没的,问题是谁可以逃生,往哪逃?到哪去建立拯救自己的若亚方舟?我心目中中医的世外桃源是:门诊中医都不开西药,也不许开西药,这是拯救中医的最有效方法,先苦后甜;处方是不给病人的,这是知识产权;药方和挂号价格是自定的,这是科技的力量;经方可以是一粒粒卖的,这是产业化的标志;优秀的经方医生年收入至少有二三十万,这是知识的力量。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