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桂成:中医女性生殖节律调节理论

01-02  2774  来源:网络 

中医妇科学曾是临床四大学科之一,近百年来中医妇科学发展缓慢。我认为中医妇科学的发展首先要有源于实践的理论的提高与创新。妇科的专业理论已有一定基础,但还很不够,不能满足于一方一法而忽略理论的重要性。

要加速中医妇科学的专科理论系统化、规范化;要在继承前人理论基础上,发展宏观理论;要运用现代医学检测方法,发展微观理论;要提高妇科的辨治水平,发挥辨治特色;要大力开展教学研究活动,普遍提高妇科人才的素质,重点培养尖子人才;研究应当继承与发掘并重,理论与临床齐驱,一般与重点结合。

夏桂成,1931年出生于江苏江阴。1949年拜江阴名医夏奕钧为师学习中医,1957~1958年在江苏省中医学校学习。1958年进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1992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2年被确定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2012年获“白求恩奖章”,是江苏省中医药学会妇科专业委员会终身名誉主任委员。

•他创立完整的“中医女性生殖节律调节理论”,完善调治理念和方法,有效指导女性生殖内分泌疾病的治疗,在海内外广泛传播。

•他勤于临证,经其手治愈的不孕症患者数以万计,给无数家庭带来希望,被称为“送子观音”。

•他桃李芬芳,悉心育人,培养了一批人,带出了一个团队,其学术在许多医院得到应用,深深影响着后学。

和蔼可亲、儒雅超然是江苏省中医院夏桂成教授给人的第一印象。与夏老见面是在暮秋时节,那天,南京雨下得淅淅沥沥,他独自打伞来上班。一双黑色雨靴、灰色西裤,一头白发,慈眉善目,看上去相当清朗,白色衬衫里面还穿着一件双坎肩汗衫,这是一种貌似“守旧”却相当讲究的穿法。

在这届国医大师中,夏桂成来自妇科领域,在患者眼中,他是妇科疑难杂症的克星,尤其擅治不孕症,获称“送子观音”“夏老神仙”。在行业中,他是一面旗帜,德能俱佳,获白求恩奖表彰,还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先进典型。

师承入门径 院校磨剑锋

1931年,夏桂成出生在江苏江阴一户农家,他聪颖好学,但家境困顿,终至中途退学。由于体弱多病,父母对其从事农业不大放心,稍长经族人介绍得立于江阴名医夏奕钧门下,修学内科。

地域性医学流派苏南朱氏伤寒派发端于江阴,以近代江阴名医朱莘农为代表,夏奕钧是其传人之一,后来夏奕钧也成为江苏省名老中医。彼时,夏奕钧已学验俱丰,擅治杂症,医名甚噪。

夏桂成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视师如父,谨事慎行。从熟读经典开始,步入岐黄,在师父的指导下先《内经》后《神农本草经》《金匮》《伤寒》,鸡鸣灯影中苦读了一年,记性不错的他基本背会了四大经典。

一年后他开始随师出诊。白天侍诊,晚上就住在老师家,整理病例、研读医经、学习古文。他认真学习老师的诊疗技术及方法,细心观察病例,将案例和医学著作详加对照,认真体会。夏奕钧每晚都研读经书,常常挑灯夜读,其博闻广志、勤奋不倦的治学态度深深影响着年轻的夏桂成。

侍诊三年,为夏桂成打开一扇通往中医学殿堂的大门。1952年学成出师后的夏桂成在地方行医一年后,受邀到板桥联合诊所坐诊,不久便小有名气。

1956年,夏桂成考上了成都中医学院。是去读书还是当医生?他面临着选择:不工作家里定会经济状况紧张;但没有中医理论的提高,哪有中医技术的提高?“当时对于六年的长学制有顾虑,师友也告诉我南京中医学院马上就要组建了。”他最终没有入川,那个时代交通并不发达,路途太过遥远。

1957夏桂成考入江苏省中医学校,为该校第三期医科进修班学员。在校期间,他的中医理论基础得到夯实、强化。“如果说我取得了一点学术成果,也只能说是一点成果,与在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的学习有很大的关系。”夏桂成谦虚地表示。

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被认为是新中国中医药高等教育的摇篮,学校初期聘请时逸人、周筱斋、樊天徒等“中医八老”传道授业,许多后来有名望的名医都曾在此学习,首批进修班学员就有王玉川、王绵之、李济仁、颜正华等。

忆及院校教育的岁月,夏桂成的语速有些加快。“交替教学法”中20多岁的他为各省名老中医讲伤寒,巡回医疗义诊中的有趣事,他用那带有苏南口音的普通话一一道来。

在中医进修学校,夏桂成全身心投入学业,在这里他重温中医经典,掌握学术新知,眼界大开,受益颇丰,迅速成长。中医理论水平的提高为他日后的医、教、研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结业时他被评为优秀生。

1958年,夏桂成进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先后任江苏省中医院妇科主任、南京中医药大学妇科教研室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常务委员,江苏省中医药学会妇科专业委员会终身名誉主任委员。

一心三指间 精勤效傅翁

夏桂成从事中医60余年,精研妇科50余载,对如何为医、为什么样的医,他曾题诗一首,用于自勉。诗曰:“不愿闻达于诸侯,一心只在三指间。修得岐黄有所成,愿效傅翁济坤人。”

耄耋之年他仍坚守在临床一线为广大患者服务。目前依旧保持每周四次门诊,无论寒暑,他总是提前到达诊室或病区。他的医德医术被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患者期待着能够得到夏桂成的亲自治疗,“一号难求”被同行称为“夏桂成现象”。“患者还在等着我,明天还有门诊。”对于患者他有着一种使命感。

夏桂成常说:“医家处方治病,决病家之生死,定病家之安危。为医难,而为病家信赖如斯者更难。” 这切身体会来自于他的诊治经历。他曾诊治一患者,不到50岁,绝经3年,腹部肿大,在外院诊断为盆腔肿块,治疗的效果并不理想。后来患者因为感冒导致昏迷呓语,腹部更大,多家医院均告诉家属已经没有办法治好了,患者家属开始准备后事。恰巧患者有位亲友与夏桂成相熟,请他出诊,夏桂成谨察细思,据其脉象细数,重按有力,舌苔干燥根部焦黄,先予表里双解,热解后转用消食化积法再行调治,肿块消失。患者痊愈后家属登门跪谢。对此,夏桂成虽有成功之喜悦,更感到行医责任之重大。

夏桂成常常告诫自己的学生:“为医者当为病家谋幸福,医生多一份责任,患者就多一分希望。”夏桂成出诊时,口干才抿口水,经常半天三口水,剩余的时间全部交给患者。对于经济条件不好的患者,他常常特别照顾。

有位患者远道来就医,钱没有带够,夏桂成知道后没有思索便拿出所带积蓄,为其买药。弟子怕他受骗,但夏桂成是这么想的:“我不帮他,我心里不安,他骗我,他心里不安,医者需要一颗仁心。”

“中医学博大精深,非一门一派,一经一典所能涵盖。非勤读巧思用心于临床不可。”夏桂成把对医德的要求化作对医术的追求。在从医生涯中,他共记下了400万字的笔记。年轻时,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周末经常骑一辆自行车穿过南京的街巷,去江苏省图书馆、南京市图书馆翻阅古籍。现在,医院的图书室,医院旁的医学书店,同事们仍能经常看到夏桂成读书的身影。“只要不出诊,夏老至今仍坚持看书、学习、上图书馆查阅资料。”他的学生胡荣魁说。

古义立新说 融通铸理论

夏桂成的学术理论体系独树一帜。他穷其一生,创立了“中医妇科调周理论体系”,在此基础上形成“夏桂成中医女性生殖节律创新理论及临床应用”。相关成果曾获江苏省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这一学术成果源自他博采医源的求索以及勤于临证的总结。夏桂成善于在丰富临床经验的基础上,不断思考总结,将临床经验升华为理论知识指导临床。

夏桂成临证发现所遇经间期疾患,难以一般医理解释,遂对《妇人大全良方》《景岳全书妇人规》《傅青主女科》《辨证奇闻》等著作进行大量溯源性研究、深入理解。从《女科证治准绳》等书中受到启发,提出经间期学说,第一次使得月经周期成为一个由四个期,即行经期、经后期、经间期、经前期组成的循环。贯通四期使周期成为整体,可以及早地调控,有效把握周期的变动,治疗疾病。

在诊治经间期出血疾病时,夏桂成发现经间期阴阳转化具有“重阴必阳”的特征,并深究其中动静、升降的运动形式,以及所产生的气血变化和病理产物,确立了诊疗方案,并在临床实践中得到公认。他确立的中医药调整月经周期节律法,深化了调经的“治本”大法。

在治疗上,夏桂成深受明末医家傅青主的影响。《傅青主女科》强调“以肾为先”,重视肾阴阳的补益调节。夏桂成把这些理念验之临床,渐渐摸索出调月经周期节律法的深层次辨证治疗。20世纪70年代,来江苏省中医院向夏桂成学习中医的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妇产科教授葛秦生建立的“基础体温”诊疗法也让他深受启发。

夏桂成还反复研读《难经》《类经》等中医典籍,对《周易》《河图》《洛书》等易理术数也多有涉猎,不断运用阴阳学说、运气学说、坎离学说以及现代医学、时间医学等丰富发展中医妇科理论。其学术精华被认为有五:一是月经周期与调周法的深入;二是周期中的系统性理论的奠立;三是重视心肾子宫生殖轴结合的观点,尤其强调心肾合治;四是“7、5、3” 奇数律的重要性;五是时辰钟的运用。

擅治不孕症 德重为送子

作为南京中医药大学妇科教研室创始人和中医妇科学术带头人,他擅长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膜样痛经、更年期综合征等,而让他“名满天下”的则是对不孕症的治疗。

旧时,无法生育的妇女常会求助于送子观音,而夏桂成已经治愈数以万计的不孕症患者,被誉为“送子观音”,患者有时也亲切地呼他为“夏老神仙”。

“很多患者都是西医说没办法治了,你去看看中医吧”,“老大难”是这类患者的普遍标签。

“有的专家用十分‘科学’的语言告诉我没有办法了。”外籍华人王女士说道。这“科学”的语言或许是基于生物学、生理学的基本判断,而夏桂成的回春之术则依赖厚积薄发的中医理论功底。他认为,月经周期节律正常,生殖孕产的功能才会正常,因此,按照月经周期分期用药,使月经规律正常,则自能孕产。

这位王女士曾先后辗转于北京各大医院的不育不孕科求诊,治疗无果,检查结果显示没有基础卵泡,确定为卵巢早衰。当初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夏桂成一试,在中药调理8个月后,王女士怀孕了。“现在,我和女儿都很健康,等孩子大一点我要带她到南京,看看亲爱的夏爷爷。”

大连的倪女士结婚后一直未孕,妇科专家建议做试管婴儿。在权衡了身体损伤、成功率、费用等因素后她选择了中医药,求医7年后她幸遇夏桂成,经调治生下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

在夏桂成的行医生涯中,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他高超的医术为无数患者送去为人父母的幸福。

据国内文献报道:采用现代辅助生殖技术治疗不孕症的妊娠率为30%~40%。江苏省中医院中医妇科多年的临床数据统计及大样本临床研究结果表明,采用夏桂成中医学术思想指导临床治疗不孕症的妊娠率为33%~38%,临床疗效确切。

夏桂成有本珍贵的影集,是日本学生送的礼物。影集里是许多张日本婴儿的笑脸,这些婴儿都是得益于他的补肾调周理论才来到这个世界。经日本有关部门统计,运用夏桂成调周理论治愈的不孕症患者生产婴儿人数已逾两千。

桃李满天下 传承启后学

夏桂成对中医妇科教育事业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感情,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可谓桃李满天下。

夏桂成到江苏省中医院,即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妇科后,教学任务较重,不仅承担西医学习中医班,还承担了中医学院医疗本科班的教学任务。1981年,夏桂成参加全国第一批硕士研究生指导工作,并负责临床带教工作。

以夏桂成的弟子谈勇、卢苏、赵可宁、钱菁、殷燕云、任青玲等为代表的江苏省中医院妇科、生殖科,是江苏乃至全国有重要影响的中医妇科学术中心,他们精湛的医术、良好的疗效,吸引了大批求诊患者。这个团队始终活跃在临床教学第一线,年门诊量达28万人次,在省内三级甲等医院妇科中排在首位,其中不孕症患者占30%。此外,国内许多知名中医妇科学者如天津中医药大学金季玲教授、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连方教授等均曾师从于夏桂成。

谈起夏桂成对自己的影响,已是江苏省中医院生殖中心主任的谈勇说:“夏老看病有耐心,疑难杂症坚持中医药调治,且辨证精准。热爱学习,勤采新知,用于实践。”“夏老勤于临证,我们有疑难病例找他会诊,不辞辛苦不说,不找他还不高兴,热心临床可见一斑。”

目前,至少已有15所中医药院校附属医院、三甲医院应用夏桂成学术理论指导临床实践,均取得了满意的临床疗效,发挥了中医药治疗女性生殖内分泌疾病的优势。

临床教学之余,夏桂成参加了全国高等医药院校教材《中医妇科学》一、二、五版的编写工作,提出的“经间期生殖生理理论”和“经间期出血”病症被编入全国统编教材;他主编了《简明中医妇科学》《中医妇科理论与实践》等妇科专著,理论联系实际,为后学开拓了新的医学路径和方法。他领衔打造的南京中医药大学妇科学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江苏省评为重点学科、精品课程。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多达101篇。

2012年初,夏桂成将江苏省政府奖励的10万元奖金以及医院配套的20万奖金全部捐献出来,成立夏桂成中医学术研究基金,资助有志于在中医妇科领域进行学术研究的医师。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