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在中医药世界传播:刘保延

08-28  2402  来源:网络 

刘保延,中国中医科学院常务副院长,首席研究员、主任医师;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长期以来致力于“中医和针灸临床疗效评价方法”研究,借鉴临床流行病学、循证医学的理念方法,遵循中医自身发展规律,充分利用数字信息技术等,牵头开展了20多项国家重大科研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近年来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200多篇,出版著作10余部。

针灸在中医药世界传播过程中,魅力独具,普及度和共识度极高,全球有183个国家都在应用针灸。不久前澳大利亚悉尼召开第八届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以下简称“世界针联”)会员大会上,中国针灸学会会长、中国中医科学院常务副院长刘保延成功当选为新一届主席,为中国针灸在国际舞台进一步发挥引领和主导地位提供条件。日前刘保延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分析针灸在国际发展中的形势、挑战,以及新的发展愿景。

各国医师携手针灸病历研究

“国际对针灸的关注从医疗逐渐转为基础、临床科研,这是一个新趋势。”

世界针联成立26年,是国际上最大的针灸行业组织,有不可撼动的地位作用。去年11月在澳大利亚首都悉尼召开的世界针联第八届会员大会堪称盛会,有30多个国家近900人参会,200多人进行了大会和分会交流。

返回北京的刘保延对会上活跃的学术交流气氛很感慨,“3天时间,英语会场、汉英双语会场,场场爆满,听众对操作演示、传统理论等都非常感兴趣。”有些参会者宁可诊所停诊几天也要赶过来交流,并带来很多疑问求教。

近几年虽有“西方针灸”和“传统针灸”之分,与会者无疑更关注“传统针灸”的体验和研究,“而且不仅是针灸的临床运用,大家对针灸理论、机制等基础研究也非常关注,这是一个明显的新趋势。”

“会员诉求也有了新变化”,从前针灸没有合法地位,未纳入主流,更多的是要求合法权保护益;现在则更多希望提高疗效,期待中国政府拿出有说服力的针灸方面的科研数据,以及交流针灸的医疗、科研、教育、管理等各方面的经验做法。

针对这些新变化,世界针联新一届执委会成立通过的提案之一,就是“建立国际针灸病历登记注册系统”开展研究。针灸在世界各地以个体诊所为主,执业个体化强,从研究角度看,通过信息网络技术搭建平台,连接起世界各国的针灸工作者共享数据,既能发挥共性,又可借鉴个性。各国参会的针灸医生对此展开热烈讨论,表示愿意参与其中拿出数据,在世界范围内共同提升针灸的水平。

登记注册研究在国际上已广泛应用,但中医方面还运用较少。“以前的研究是随机对照实验的简单范式,现在逐渐转向临床科研一体化的复杂范式,我们要两条腿同时走路,逐渐从个体医疗向科研型发展,以科研促进临床医疗。”刘保延说。

学习用国际规则和方法做事

“虽然秘书处和主要领导在中国,但世界针联从筹建之初,就是一个真正的国际组织。”

世界针联是我国唯一一个与世界卫生组织有正式工作关系的非政府组织。早在上世纪80年代筹备阶段,世界卫生组织就为世界针联提供会议方便、联络及技术指导。作为NGO成员,世界针联积极参加世卫组织的相关事务,连续5轮保持着与世卫组织的合作计划,相互间关系始终健康深入地发展。

在与世卫组织的紧密合作中,世界针联也成长为严格按国际规程办事的多层次、国际化组织,会员大会是最高权力机构,日常工作由执委会行使,下面分布着13个工作委员会。

世界针联第八届会员恰逢4年1次的换届改选,世界针联经过多次充分的民主讨论,选出第八届执委会委员76人。程序上首先每个洲按照国家分配名额,再在各会员国预选,意见不统一则反复预选磋商多次。在第八届会员大会前再一次审定分配方案和候选人名单,确保无异议递交大会讨论,实行无记名投票。总计160多票数,中国代表只占6票,章程规定得票数过半才可以当选,“我好像得了130多票,这次基本上大家都是高票当选”。刘保延说。

“大家还是认可中国的领导地位,历届主席几乎都是中国人。说‘几乎’是因为第四届主席陈绍武在任因病去世,由美籍华人洪伯荣代主席一年多,其后中国邓良月当选,邓先生连任三届。”本届改选,中国方面邓良月任前主席、刘保延任主席、沈志祥副主席兼秘书长、杨金生任司库,麻颖、黄龙翔任执委,这些中国针灸学会的核心人员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虽然秘书处设在中国,主要领导集体在中国,但世界针联毕竟是拥有来自53个国家162个团体会员的国际组织,“在各项活动中,我们深深地体会学习到,如何按国际的规则和方法来做事。”刘保延举例说,如在修改章程过程中,对于个人会员能否入会参与选举的议题,经过反复的争论,最后因不够成熟没有通过。对会员也是“有出有进”,本次清退了20多个长期不参加活动的团体会员。民主讨论越发成熟,争论也变得越来越理性、善意和有序。由于世卫组织严格要求主办会议不能有商业行为,本届大会也没能和世卫组织联合主办,但世卫组织负责传统医药的张奇先生参加了学习交流会,并介绍了世卫组织新的传统医学战略。

国际针灸发展面临多重挑战

“目前针灸临床研究以经验总结为主,很难获得主流医学认同,也阻碍了针灸疗效提高。”

世界针联秘书处近日完成的一项国际针灸应用调查研究显示,全球202个国家有183个国家应用针灸,占比达91%,亚洲和南美洲的所有国家都已经应用针灸。国内外的针灸患者有所不同,国内患者以神经系统及骨关节疾病为主,国外多是疼痛性疾病患者。

世卫组织传统医学处处长张奇在去年澳门举行的传统医学战略高层会议上做主题发言,他讲到整个传统医学、补充替代医学领域中,“被大家接受最多的是针灸,惟有针灸是被100多个国家所接受,有29个国家为针灸立法”。

正如他所言,近年各国政府除推动针灸加入医保、立法予以认可外,还纷纷规定针灸从业资格必须有学院培训、考试、注册等程序,逐步规范针灸的教育和临床。一些国家在西方主流医学院校开设针灸等传统医学课程,帮助西医掌握传统医学手段。

“然而,针灸的国际发展仍然面对诸多挑战。”刘保延认为,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有力的临床疗效证据,研究方法亟待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有些国家针灸临床研究以经验总结和临床报道为主,难以获得国际主流医学对针灸有效性和科学性的广泛认同。针灸学属于传统的经验医学,而以经验为主的实践模式如何获取科学数据来说明针灸的疗效和安全性,己经严重阻碍了针灸临床疗效的进一步提高。

其次,针灸医学在国际上还属于从属位置,被归类为“补充”或“替代”医学,甚至在某些国家被视为医疗类似行为。有些国家针灸只能由西医医师操作,有些国家针灸师不能进医院只能在诊所工作,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也低于西医医师。

再次,有关针灸国际标准仍然匮乏,无法满足针灸国际化发展的需求,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针灸推广使用以及针灸立法的进程。针灸的方法有几十种,而目前除针刺以外,如灸法、刺络放血等疗法应用得还较少,多种针灸疗法配合运用的疗效优势没有能够得到充分体现;走向世界的针灸学,在实践中产生了许多新的认识,而这些认识并没有及时融入到针灸理论之中,使理论发展落后于实践发展等,这些都是国际针灸学发展中面临的新挑战。

方法学是中医和针灸临床研究的关键

“利用中医大数据系统,高度关注‘相关关系’,推进真实世界中医临床研究范式,是提高临床疗效的新途径。”

“其实,国际针灸领域面临的这些问题,很多也是我国中医临床研究中遇到的困惑和难题。”致力于中医和针灸临床疗效评价方法研究多年,刘保延对推动针灸发展颇有想法和信心。

早年毕业于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临床专业,刘保延师从田从豁、贺普仁等针灸大家,对火针疗法、针灸治疗脾胃病等做过深入的临床研究。在此过程中,他深深感到临床经验是中医新方法、新技术的主要来源,但却难以用充分的科学“数据”评价效果、揭示科学内涵,而这成为导致中医药传承发展缓慢的瓶颈问题。

为破解这一难题,他苦苦思索、不懈追寻了十几年。中医临床评价研究到底应怎么搞?刘保延提出应两法并举:一是按照国际公认的临床研究方法,对中医药的疗效进行对照验证;二是建立“真实世界”临床实际条件下开展临床研究的方法学,推进“真实世界中医临床研究范式”,通过“证据链”的形成不断深化中医针灸防治疾病的能力和水平。

“从持续发展看,尤其要关注真实世界中医临床研究范式的建立和推进,要着力建立中医临床疗效评价的方法学、评价理论。”刘保延解释,我们所提倡的中医临床研究范式,属于复杂范式的范围,强调在保持临床实践辨证论治复杂性的基础上,开展临床研究。它不同于简单范式,是将临床复杂问题简单化后开展研究。中医临床研究范式符合中医从临床中来到临床中去、以人为中心,以疗效为导向、临床科研一体化以及继承创新的发展特点,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又为此范式的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和方法学的支撑。中医临床研究范式实施的关键是如何将临床实践、医患交互等数据化,以及如何管理和利用海量的复杂临床数据。他主持研发的“中医临床科研信息共享系统”,曾获得2009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而这就是破解上述临床疗效评价难题——建立“真实世界中医临床研究范式”的关键技术支撑体系。刘保延把这种用临床数据说话的理念和研究范式,用于中医药应对突发传染病的临床研究,建立了中医药应急临床研究方法学,使得中医药防治SARS的循证证据得到国际公认。

这一套庞大的中医临床科研共享系统包括了数字化临床中医术语体系、高度结构化的中医电子病历系统、中医临床数据的管理与利用系统、中医临床研究中央随机系统、数据管理系统等,先后在全国150多家医院应用,已成为了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20多家中医院的重要支撑平台,积累了中医药治疗冠心病、糖尿病、中风、肿瘤病历数据30多万份,为保障临床研究质量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医学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虽然还不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但却可以告诉你‘是什么’。而正是这些‘是什么’保障了我们的健康。”刘保延说,要尽快从过去对“因果关系”的渴求中解脱出来,高度关注“相关关系”,从而找到不断提高中医疗效的根本途径。

筹划未来对接国内外资源

“把国内针灸研究生输送海外,以针带医、以针带药、以针带服务的发展模式大有前景。”

随着针灸在各国蓬勃深入发展,世界针联的会员成分也在悄然改变,从前个体行医者居多,现在则加入很多针灸学校、科研机构,对学术交流提出了更高要求。“今后世界针联将和一些科研机构联合开展学术活动、增强交流。不论我们的会员有无“医师”执照,世界针联都会以开放的心态,建立一个真正开放的平台。”对世界针联的未来工作,刘保延介绍了新设想。

法国代表在会上提出“希望世界针联制定针灸临床指南”,刘保延表示世界针联正在组织制定相关穴位定位、名称标准,致力推动针灸临床研究管理规范化,下一步将规范针刺方法的技术操作。新一届执委会还决定成立“老针灸医生经验传承工作委员会”,以整理传承世界各国老针灸医师的经验。

“国外对高水平针灸人才需求很大,我们可以发挥国内针灸硕博士毕业生的作用,经过一定的定向培养训练后到国外工作。”世界针联可以与同仁堂等机构合作,借助同仁堂在许多国家建立的药店以及坐堂医,把国内定向培养的高水平针灸人才源源不断输送到国外的医疗点。同时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建设国际针灸继续教育、科学研究、传播文化的海外基地。

“针灸易于普及,以针带医、以针带药、以针带服务在国外大有前景。”刘保延提出,不妨把针灸、指压、水疗、足疗等各种理疗方法都纳入针灸体系,构建新的以穴位刺激为核心的体表医学,未来针灸将进入家庭、进入社区,不仅推动国内的健康服务业,也在国外的健康管理、研发产业中发挥重要作用和影响。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