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美中在心血管疾病方面的丰富经验

05-22  2946  来源:网络 

岳美中在心血管疾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对于常见病心绞痛的早期危险性诊断,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简便易行的方法。对于心绞痛和难治性心衰,提出用人参三七琥珀的不同配比组方,在临床上前景看好。对于高血压,提出了专方治疗。以对自身高血压的治疗,证实了半夏白术天麻汤的疗效,进一步验证了专病专方思想的可靠性。

胸痹心痛

病因病机

岳美中根据《黄帝内经》总结胸痹心痛的病因分为内因和外因,内因则为机体阳气素虚,卫阳力量不够,时有厥气上逆,寒气聚于清阳之府胸中,久留而不去,导致胸阳亦微。外因寒气侵袭胸阳,内外相和导致脉管蜷缩而绌急,故心绞痛发作。依中医理论,胸阳衰弱,浊阴干犯清阳之府,乃是该病之基本病机。当胸阳衰弱之时,血行则缓慢,瘀即随之而成,甚至造成阴血凝固。此乃胸痹形成血瘀之病理。在治法上活血化瘀,兼以宣痹行气,当以切合病机。因气为血帅,气行则血行,宣痹须行气,宣痹行气即可收化瘀之效。

治疗方法

岳美中认为胸为清阳之府,心体阴而用阳,一有浊阴,则发生胸痹之证,必须采用阳药及通药以廓清阴邪,不可掺杂阴柔滋敛之品以助长阴邪。胸痹证若有舌苔则多为白苔坐底,上罩一层薄黄苔,且多滋润,不可误认为热像,一为阴邪踞阳位,不免表面阳化,二因阴邪逼胸阳上腾,也可使表面阳化,所以上罩薄黄滋润之苔,是基于阳化而又无力祛除阴邪以廓清阳位,切不可从阳论治。

胸痹夜间发作者多为心阳虚微,轻则用干姜、桂枝、薤白温通心阳,重则用附子、肉桂回阳救逆。

胸痹

岳美中总结认为胸痹证,胸闷兼有隐痛,是胸阳不振,导致痰浊壅塞胸部,仲景以宣痹通阳法治之,多指现代医学冠心病心绞痛。

瓜蒌薤白白酒汤:瓜蒌1枚(捣),薤白24克,白酒四盅。同煎取二盅,分温再服。适用于喘息胸背痛为主。

瓜蒌薤白半夏汤:瓜蒌半枚,薤白9克,半夏9克,白酒四盅。同煎取一盅,温服。适用于胸痛彻背不得卧为主。

枳实薤白桂枝汤:枳实9克,厚朴12克,薤白12克,桂枝3克,瓜蒌15克。以水三盅,先煎枳实、厚朴,取二盅,去渣,入余药再煎成一盅,温服。适用于心下气冲逆为主。

薏苡附子散:薏苡仁、炮附子各等分,共为细末,每服6克,白开水送服。适用于胸痹证或缓或急为主。

心痛

心痛多相当于现代医学的心肌梗死。

①芳香开窍:心肌梗死发生猝心痛,在病理上中医认为是气滞血瘀,经脉不通,不通则痛引起的急证,岳美中认为此等紧急情况下须采用芳香开窍以通之的治法,有一定的疗效。《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苏合香丸主之。苏合香丸,各中药店备有成品,药味不录。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宽胸丸(荜茇900克,高良姜、延胡索、檀香各450克,细辛150克,冰片30克)一号亦可用之。另对心绞痛发作,也有温通解痛的作用。

②活血化瘀:冠心病临床所见的心绞痛、胸闷、心律失常、心肌梗死、舌质紫黯,源于心阳式微,或心气不足,而导致心脉痹阻,气滞血瘀。所谓不通则痛,是冠心病的共性。中医学多用活血化瘀法治之。

化“死血”方:当归尾15克,川芎9克,丹皮9克,苏木9克,红花9克,延胡索9克,桂枝9克,桃仁9克,赤曲9克,降香3克,通草3克,大麦芽6克,穿山甲9克。水煎成,入童便、酒、韭汁,饮之。治疗瘀血严重者。

变通血府逐瘀汤:当归尾9克,川芎9克,桂心9克,瓜蒌18克,薤白12克,桔梗6克,枳壳6克,红花9克,桃仁9克,怀牛膝18克,柴胡9克。本方是治心肌梗死比较全面的一个方剂。此方曾在临床上进行疗效验证,证实该方对改善症状、心功能的恢复有较好的效果。

加味冠通汤:党参12克,当归12克,薤白18克,红花9克,延胡索12克,广郁金9克,丹参12克,糖瓜蒌24克,鸡血藤24克。用于血瘀痰阻之胸痹心痛见胸闷气短,天阴更觉胸膺发憋,性情急躁等。

③回阳救逆:急性心肌梗死猝心痛时,患者面色苍白,心悸气短,恶寒冷汗,四肢厥逆或疼痛,或下利清谷,甚则指端青紫,唇青面黑,舌质紫黯,大、小便失禁,脉微欲绝或见结代。用回阳救逆急救,张仲景四逆汤主之。

心悸

岳美中认为冠心病阳虚证较多,但也有一些患者,频发心绞痛,心律失常,心中动悸,是因真气内虚,心血不足,气阴两伤之故。须用纯甘壮水之剂,填补真阴,用炙甘草汤益阴复脉。

若有冠心病有在逢夏即重者,多呈心部隐痛,渴而多汗,气短神疲,懒于动作,不思饮食,脉弦细芤迟。用李东垣清暑益气汤益气养津。人参1.5克,黄芪3克,炙甘草0.6克,白术1.5克,升麻3克,陈皮1.5克,当归1克,苍术3克,泽泻1.5克,炒神曲1.5克,麦冬1克,青皮0.7克,酒黄柏0.3克,五味子9粒,葛根0.3克。水煎服。

在临床中,有临床实验证实采用岳美中的经验方人参三七琥珀以1:1:1治疗冠心病心绞痛或2:2:1治疗充血性心衰,均取得了较好的疗效。但是尚需大规模临床验证。

风湿性心脏病

在临床上,久患此病者正气虚弱,易于感受风寒邪气而使病情加重。岳美中强调:“先其所因,伏其所主”;祛邪为主,除邪务尽。并多年来摸索出经验方由人参、天冬、熟地黄、菖蒲、茯神、紫草、连翘、甘草组成。此方临床多有效验,方中人参、菖蒲、茯神用量均在25克以上,不得减少,否则影响疗效。

高血压

岳美中对高血压的治疗提倡专病专方治疗,尤其对于舒张压较高的患者,经验更为独到。

气虚证

岳美中认为此类患者之气虚,可有肾气虚及中气虚之不同。用苦寒泻肝或二仙汤之类不起效用,用大量黄芪有时可有一定作用。一般黄芪用一两以上,配陈皮一钱。王清任《医林改错》中的补阳还五汤也有一定效果,但有“火热”者不宜用。还可以用李东垣的升阳益胃汤,是治疗“肺与脾胃虚”的方剂。岳美中常用此方治高血压,气短倦怠,左脉弦滑,右脉虚大,兼见湿热偏盛症状为标者。方中君药是黄芪,臣药是人参、炙甘草、半夏,其他如白芍、羌活、防风等皆为佐使之品。黄芪原量占全方的四分之一强,说明该方以补气升阳为主。

阴虚阳亢证

岳美中认为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镇肝熄风汤(怀牛膝30克、代赭石30克先煎、生龙骨10克先煎、生牡蛎15克先煎、生龟板15克先煎、生白芍15克、元参15克、天冬15克、川楝子6克、生麦芽6克、茵陈6克、甘草5克。功用:镇肝熄风。主治:阴虚阳亢,肝风内动之证)或建瓴汤(怀山药30克,怀牛膝30克,生赭石24克,生地黄18克,生龙骨18克,生牡蛎18克,生杭芍12克,柏子仁12克。功用:镇肝熄风,滋阴安神。主治:肝阳上亢之证),对此证有效。

痰浊上扰证

以加味半夏白术天麻汤每能见功。岳美中认为半夏白术天麻汤对于湿痰中停,胃气不降,症见眩晕较甚,如坐舟车,血压高低波动颇大,舌苔白腻,脉诊弦滑者较好。岳美中常用《医学心悟》所载之方,重加黄芪至24克以培补元气,生龙骨、生牡蛎各18克以潜降浮阳,临床疗效尚佳。若失眠多梦,可增生石决明、合欢皮、首乌藤治之。他认为半夏白术天麻汤,此方不单纯是治太阴痰气上逆之方,更是一个调节人体机能的重要方剂,尤其是对调整血压忽高忽低者有良效。不但对发作性头痛食后嗜睡之低血压有效,对于由于肠胃虚弱头痛体倦之高血压也有效。本方具有的双向性,是因为其可使气血充盈,以恢复机体自身调节的功能。但其施于虚性高血压,若肝阳上亢,偏于实性者则单用本方不宜。

岳美中晚年在住院期间,有时血压突然升高至200/90毫米汞柱,出现头晕目眩,闭目不敢睁,怕见光亮,恶闻噪声,稍有转侧则呕吐食物,甚至呕吐绿水,身出大汗,两脉弦缓,舌质暗红,苔薄白。予半夏白术天麻汤原方,服药2剂,诸症悉平。岳美中自身非一次验证,住院3年多,屡发屡用,每次都效如桴鼓。

岳美中临床经验还远不止如此,如对心阳衰微的两种诊法:一,在手背近腕处抚摸其皮肤,一般比他处凉,或者在心阳衰微的前一二日出现,有小手掌大,范围越大越重,过肘就很危险了。二,如果病人约早晨3点钟以后,自觉不能安睡,烦躁起坐,喘息,冷汗,或胸中作痛,等到6点钟时,则应逐渐安顿,如果不能逐渐缓解,则病情更重。岳美中这种方法,简便易行,如果能在临床再验证的基础上作为常识进行推广,可使一些危重患者早期得到诊疗。

推荐搜索: